有煮就有主? 萬華活水泉教會做醉酒髒臭街友的教會

3755_有煮就有主?-萬華活水泉教會做醉酒髒臭街友的教會
萬華活水泉教會吳得力牧師。(夏俊明/攝影)

【記者夏俊明高雄報導】在台北萬華的街友間流傳著這麼一句話:當活水泉教會的廚房有煮,前面會堂就會有人喊:「主阿!主阿!」

源自1991年內地會宣教士(先是柯詩婷,呂信娟,後有郭寧惠,林迪真)來台對街友、幫派、上癮和妓女的負擔而成立的萬華活水泉教會,1999年由第一對台灣的傳道人─吳得力夫婦承接牧養工作,持續與宣教士配搭至今,一直按照起初訂下的原則:1.喝酒醉的,歡迎來參加禮拜。2.不想洗澡的,歡迎來參加禮拜。平等接待每一位來到教會的人。

服事街友的十多年來,吳得力牧師也曾經陷入低谷,經過上帝破碎,看見自己假冒為善的軟弱,才明白街友事工不僅是面對基層中的基層,更挑戰服事者最深處的老我。如今,他倚靠神,正面看待這些事情,生命與眼光如其名,從新得力。

驚覺自己如同粉飾的墳墓
十一月13日在高雄舉辦的台灣基層宣教事工展上,吳得力牧師在工作坊中娓娓道來活水泉教會的故事。

當年吳得力還在神學院讀書時,曾在台北的大型教會門口,看到有流浪漢正在找垃圾桶裡的東西吃,湧上心頭的想法是能否有教會可以歡迎街友、流浪漢走進去的?

1999年,他蒙召加入活水泉教會的服事,經歷到許多挑戰過去信仰生活與觀念的事情,從中被更新,有兩件事印象最深刻。

曾經有廠商送蛋糕給活水泉,但他把送來的蛋糕蒸得軟爛裂開,還是堆在盤子裡端出來,當下被宣教士責備:「不可以拿不好看、自己都不想吃的東西給別人吃。」雖然吳得力沒有變臉,但心裡卻有不悅,認為有得吃就好了,為什麼還要怕街友覺得難看?

三年後在一場公開分享的聚會,當他正沾沾自喜談到自己為活水泉街友們帶來的祝福時,主卻以馬太福音廿三章27節責備他,原來身體雖然服事、心底卻瞧不起的假冒為善,比街友身上的味道、酒醉、滿口髒話,更令神厭惡。「我一直想要改變他們,但神先改變我」。

以愛出發卻被街友嗆聲
另一個經歷是他被一位廚藝很好、酒醉就鬧事的街友瞧不起,站在牧者立場,他本來邀請對方擔任廚房服事是希望輔導他,並藉此支開他進入廚房,避免因著酒醉而與前來聚會的其他街友鬧事。然而,當他以愛為出發點的舉動還被該位街友嗆聲「沒有我看你做得了什麼菜」時,一度想過是不是還要繼續幫助他,還是讓他回到公園算了?但吳牧師也知道對方其實很想改變,而這裡是唯一還願意接受如此的他的地方。

正頭痛的時候,吳牧師想起《醫治受傷者》這本書的教導,與其假裝相信「除了幾個不值得一提的人之外,教會一切都很好」,不如正視教會中間一直充斥被罪擊敗的人,當他跟纏累自己的罪終日掙扎,教會如何去挽回?

而他的選擇又該是什麼?藉由與街友在一起生活,讓他不斷省察自己內心的假冒為善,真正回歸牧者與上帝話語的權柄,帶著他們讀聖經認識耶穌,才有能力悔改,而不是只是催逼著要叫他們藉由找工作改變自己。

曾陷五年低谷 自憐自哀
隨著跟街友長時間接觸,吳得力也提到曾經消沉五年,陷入自憐。當活水泉教會沒有煮飯時就只剩下工作人員,又看到別人的工作滿有見證時,他從羨慕變成忌妒、化作苦毒,甚至一度希望別人也像他一樣失敗。

當他驚覺自己的狀態已經越來越嚴重,開始閱讀聖經輔導書籍,學習回到耶穌面前,為所忌妒的人祝福。漸漸地,神帶領他離開羨慕、忌妒、苦毒的循環。神也藉著民數記第十六章,提醒他所做的牧養工作在神面前豈不是被看重的!而他自己究竟在乎的又是什麼呢?

請教兩位前輩之後,吳得力知道自己的崩耗反應經常發生在牧養邊緣人的傳道人身上,於是他就接受自己的處境,並學習重新對焦救恩,祝福別人。

讓被社會討厭的人 來找耶穌
「『讓討厭的人來找耶穌』,這樣的服事宣言真的很砸自己的腳。」吳得力回顧過往,知道就是因為先被神調整自己,才有可能接納街友們來到教會,「無論他們正處在什麼狀態」。

活水泉教會歡迎醉酒與不洗澡的人,並告知萬華地方的百姓─「基督教會有耶穌基督的贖罪祭,基督徒有呼叫阿爸父的權利,可以幫助我們清醒。」而教會也正在學習的是,在律法與福音中間,需要有人告知愛,也需要有人幫助悔改。

吳牧師希望隨著台灣教會的增長,能讓這一群被社會「討厭的人」,也能進入到各地的基督教會。
編按:活水泉教會事工原則是不接受媒體採訪,吳牧師認為在工作坊中既已公開講述,便在會後被動受訪時,祈以較完整表述,見證上帝榮恩。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