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之下無新事》碎片的戰爭

3578-碎片的戰爭

◎佘日新(暨南大學國際企業學系教授)

《戰爭與和平》是俄國大文豪托爾斯泰的曠世巨著,以1812年俄國衛國戰爭為中心,反映了1805年至1820年的重大事件,包括歐斯特利茨大戰、波羅底諾會戰、莫斯科大火和俄國人眼中的拿破崙潰敗撤退等,愛恨情仇在字裡行間流轉,卻流不掉盤根錯節的糾葛。

進入廿世紀,兩次世界大戰的陰影令人餘悸猶存:1914年7月至1918年11月在歐洲啟動的第一次世界大戰,戰火最終延燒、波及大多數國家。為人類歷史上第一場全球性的戰爭;1939年至1945年所爆發的全球性軍事衝突,涉及全球絕大多數的國家,是歷史上最大規模的戰爭,有上億軍事人員被動員並參與這次戰事,也是自有紀錄以來涉及最多大規模民眾死亡案例的軍事衝突,總計將近5,000萬至7,000萬人因而死亡。

文明衝突越來越難解
兩次世界大戰中慘痛的代價與教訓使得美、蘇對峙的兩極強權盡可能壓抑、節制,恐怖的平衡雖有枝枝節節、片片斷斷的危機事件,但所幸未釀成第三次世界大戰。人類在戰爭的恐懼中,經歷了近五十年的經濟繁榮。冷戰的象徵,柏林圍牆在1989年被拆掉的同時,也宣告了共產主義七十年的社會實驗沒有成功;拉丁美洲在第三波民主化的發展中,夾雜著毒品和軍火的游擊戰役不斷;有歐洲火藥庫之稱的巴爾幹半島的爭端未曾停歇,甚至再現二戰期間屠殺猶太人的種族滅絕;兩河流域的文明古國伊朗與伊拉克交替地引發政教分合與西方文明的衝突;美國於1991年初以高科技終結了波灣戰爭,卻也在東西矛盾中越陷越深;中國在近廿年來的迅速崛起與積極參與國際社會,引爆了另一波的矛盾與潛在衝突。

哈佛大學杭廷頓(Samuel P. Huntington)教授1993年發表的論文「文明的衝突與世界秩序的重建」,認為文明衝突將是未來衝突的主導模式,他在1996年同名的巨著中仔細地主張全球化不應該等於西化,全球化之後的文化接觸將會產生更多摩擦。未納入書中的是科技進展,文化接觸在網際網路的科技進展與全球化所造成的貧富差距惡化下,杭廷頓的預言在更複雜的結構下,如亂了的毛線球,越來越難解!

難以預防的碎形風險
因為後現代的演繹,文化逐漸遂行化成為次文化、甚至次次文化,每個小小的族群都有自己的認同(Identity),近乎信仰的文化差異,一方面不易改變,另一方面不容冒犯。現代化及社會變遷,宗教原本可填補人從傳統中跳脫後的真空,卻也因為對同類的喜愛以及對異類的憎惡是人的天性,分化與異化埋下了各種衝突的潛在因子。

11月13日,巴黎恐怖攻擊是繼911後,造成慘重死傷的重大恐攻事件。半個月來,各種評論針對巴黎恐怖攻擊進行分析,但到底衝突肇因於種族、宗教、政治、社會、經濟、或其他理由已經說不清楚了,複合型的對立衝突凸顯人類社會在歐洲文藝復興之後的另一波轉型壓力。

大規模的戰爭轉型為越來越細瑣的戰事,系統性的風險也因而轉型為更難以預防的碎形風險,當伊斯蘭國(IS)在23日最新發布的抗戰影片中列出全球60個對抗IS國家,中華民國國旗(國名Taiwan)赫然入列,認證台灣為抗IS成員,讓許多網友既高興(身份被認同)又害怕(面臨恐攻威脅),這個錯亂的情緒只源於歐巴馬一句讚揚台灣在內的許多國家在共同對抗伊斯蘭國的努力。

社會越多元,我們越無從判斷站在社會對立面的社會邊緣人是誰,也越無從防範潛在的風險、或處理升高後的危機!錯亂的恐慌是碎片的戰爭,一步一步地啃噬著個人與社會。

戰爭與和平這兩個對立的狀態是千古以來人類共同面對的糾結,不分種族與國家,這個糾結不斷以嶄新的樣貌挑戰著人類發展。當歷史的軸卷漸漸展開到上帝心意的結局,基督徒不僅要再一次確認「祂坐著為王」的信念,也要致力成為和平之子,因為基督已經勝過罪惡與死亡,我們也必然得勝!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