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士永:宣教士接續奉獻 讓醫療傳道在台落地生根

3761_劉士永_宣教士接續奉獻_讓醫療傳道在台落地生根
劉士永(李容珍/攝影)

醫療宣教在台灣

【記者李容珍台北報導】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研究員兼副所長劉士永,在十二月5日舉辦的「基督教宣教士來台150週年紀念活動」第二場「治療身體、拯救靈魂:醫療宣教在台灣」講座,以「交錯於鴉片與槍砲中的慈悲」為題,談到當十九世紀帝國炮艦敲開中國門戶之際,西方傳教士們也試圖把治療身體與拯救靈魂的目標合而為一。馬雅各醫生父子兩代之奉獻,讓西洋醫學先驅的醫療傳道在謠言、敵視與烽火中於台灣落地生根。

該活動由台北天母扶輪社、中研院台灣史研究所、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宇宙光全人關懷機構、全方位恩典社會福利基金會等共同籌辦。

比鴉片和戰爭更有意義的福音
劉士永表示,清末1842年鴉片戰爭,在英國長老教會小報上刊出:「中國是我們的福音工場,讓英國人決心送遠比鴉片和戰爭更有意義的福音過去。」從1860年天津條約後,淡水、打狗(高雄旗津)及基隆三個港口開放為商滬,在船堅砲利的背後帶有慈悲心懷的外國宣教士馬卡西、杜嘉德首次來到台灣。英國宣道會於1865年派遣馬雅各醫師從打狗進入台灣,而後進駐台南開設第一間診所,開啟台灣傳道醫學之門。

他提到,當有人談信仰與科學是對立的時候,蘇格蘭的愛丁堡大學卻有著很特殊的氛圍,除醫學外,有大量畢業生到亞洲擔任傳教醫師。當時的基督新教接受自然哲學,認為人類不可能透過科學印證或探索上帝的智慧,但人可以透過科學印證上帝是智慧之光。上帝如同創造宇宙的第一個動力,當祂把所有藍圖畫好後推動那個動力,如同推動大掛鐘的鐘擺,讓宇宙自動運行。科學是從細微及巨觀之處看到上帝智慧之處。當醫師剖開死者身體時,不能複製這個人,卻能讚嘆人體構造之奇妙,這是上帝之光。所以馬雅各是在這樣的背景下來到台灣。

宣教師到台灣不但把西方醫療帶進來,也與在地文化行為交融在一起,外表上他們是金髮碧眼西方人;但在心靈上或治療病人時,已經融入當地社會。當馬雅各在府城台南看西街開第一間診所時,先是因為教案或是謠言,包括當時的人對西方醫療的解剖、標本等的不認識,使得馬雅各被認為是「拿人作藥」等,被迫逃往打狗。等到鋒頭過後,他再回到台南,看西街診所病人眾多,已不堪負荷,需要找更大的看診地點,而從診所擴展為醫院。

他說,馬雅各不僅做醫療,也把西方知識帶到台灣社會,並教人用羅馬字拼音。當時醫師們合編一本西方教科書《白話字內外科看護學》,全用羅馬字拼音,是用台語發音方式的西方醫學書。

醫宣夫妻相攜、父子相傳
劉士永表示,當老馬雅各離開台灣,兒子馬雅各二世於1901年來台南,新的新樓醫院剛建起,馬雅各二世成為新樓醫院新的院長。台灣傳道醫療有夫妻相攜及父子相傳,除馬雅各和馬雅各二世,還有彰化基督教醫院蘭大衛和蘭大弼醫師。知識的傳播上,從先前的《白話字內外科看護學》,到之後楊雲龍編的《產婆研習所教科書》,這些西洋知識皆以教會醫院為根據地向周邊傳播,進入台灣社會。

日據時期,這些教會醫院被日政府管制接收,成為日本官立或慈善醫院。戰後,不論是彰化基督教醫院蘭大衛及蘭大弼父子、將一生奉獻澎湖的白寶珠宣教師、致力於烏腳病防治的芥菜種會創辦人孫理蓮、在花蓮門諾醫院為小兒麻痺症患者進行手術的薄柔纜醫師、還有創辦台東基督教醫院的譚維義醫師…等。這些宣教師雖然來自不同教派,但他們救人的心一致,使得台灣教會醫療傳道綿延至今150年。

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謝國興所長表示,宣教是宣教師來台灣主要目的;但所帶來的教育和醫療在台灣影響非常大,特別對台灣現代化的發展,值得我們研究。主持人李崗也表示,在台灣,很多人對台灣歷史不曉得,也很少做研究工作,文化創意產業最大的障礙是「我們沒有文化、歷史,不知道過去,只做表面流行的東西」,他希望對台灣歷史不是用藍綠觀念來看,而是對文化提升及對歷史有所貢獻。

「基督教宣教士來台150週年紀念活動」,18日晚上7時30分在基督之家有人文台灣音樂會。18-27日在台北信義區公民會館四四南村有人文台灣展覽會。25日晚上7時30分在同場地有搖滾聖誕夜。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