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節是以馬內利!─文藝復興畫家筆下的耶穌降生

3764-耶稣是以馬內利-1

◎羅頌恩(東海大學美術系兼任講師)

在聖誕節的氣氛帶動下,接近年末與跨年的時刻,就算是非基督教文化的華人社會,十二月仍然是節慶的日子。然而,就是因為美好氣氛的熱鬧感,沖淡了許多聽見聖誕佳音的機會,久而久之,人們就只是知道耶穌出生在馬槽的神奇故事,卻忘了他就是「以馬內利」。

在許多耶穌誕生的主題畫作之中,有兩件祭壇畫是值得注意的。它們現今收藏在德國德勒斯登的「古典大師美術館」(Gemaldegalerie Alte Meister, Dresden),分別是柯理基歐(Antonio da Correggio, 1489–1534)的《平安夜》(1522-1530)以及拉斐爾(Raffael, 1483-1520)的《西斯汀聖母》(1512-1513)。在這兩位文藝復興畫家的筆下,為我們展開了兩種不同處境中的「以馬內利」(神與我們同在)!

3764-耶稣是以馬內利-2

柯理基歐的《平安夜》
從巴洛克時期開始,柯理基歐的《平安夜》便廣受人們喜愛!它的主題是「耶穌降生」中的「牧羊人朝聖」,與另一主題「三王朝聖」相互對應。在這位義大利文藝復興畫家的筆下,聖嬰耶穌是整個黑夜的特殊「光源」所在,而右後方帶有鵝黃色的山巒風景,則顯示出破曉時刻的自然光線。刻意地安排,兩兩相對,是為了呼應當時教廷的聖誕彌撒文化——在25日的日出之際開始第二彌撒(Secunda Missa Nativitatis)。選擇在這個時間點進行崇拜,一部分的意義是要以陽光來到世上的自然法則回應約翰福音裡的宣告:「基督是世上的光」,是人得以看清世界的依據。此時,屬世的第一見證者便是從曠野來的牧人,即為畫面左半部拿著木杖的角色。

關於真光,柯理基歐以聖嬰所發出的光芒為起點,並讓周遭的人物產生肢體上劇烈的反應,以此對比出馬利亞手中的耶穌是唯一「不動」的角色。有些學者認為,這樣的表現深受當時義大利崇尚古典哲學的影響,偏好從非基督徒對真理的思索中再思信仰。當時,人們會以亞里斯多德的「第一不動原動者」來理解約翰福音開頭的奧秘——基督作為創世開端的原初之道。

柯理基歐的《平安夜》引領人的心思意念再次回到「道就是真光」的主題。透過繪畫圖像的實踐,讓這個關乎生命的抽象題材有了可以看見的形體。然而,在十七世紀科學革命之後的新世界裡,這樣的表現逐漸失去表達「真理」的正統性,逐漸不再滿足許多人們想靠近真理的心。
3764-耶稣是以馬內利-3
拉婓爾的《西斯汀聖母》
當我們從柯理基歐的《平安夜》來到《西斯汀聖母》的面前,會發現相隔一代時間所創作出來的藝術表現是如此不同!在同樣是追求古典美感的時代光譜之中,拉婓爾以對稱構圖與圓順造型予以回應。至於色調的表現型態,藝術家不以光影顯示,而是用柔和不耀眼的調子呈現一種雅緻的美感品味。然而,如此的藝術表現並沒有在巴洛克時代引起人們的注意。反而在這般被忽略的處境中,此幅畫來到了多數屬於路德宗派的新教地區。

從主題的表現上來看,《西斯汀聖母》有兩個特色需要留意。首先,有人認為它是「異象」而非繪畫:畫面是被草綠色的布簾所「揭開」的,使人看見聖母抱著聖嬰從上踏著雲朵而來,兩旁的聖人教宗與聖使女芭芭拉則是謙遜相伴。雖然它的「聖母子」形式接近東正教繪畫的「Hodigitria」(道路指引者)或者「Eleusa」(憐憫者),但作為藝術表達而非宗教聖物的存在,《西斯汀聖母》的「雅緻美感」實是一種圖像語言,用非文字的方式表達對「降卑」的讚美,以及主動而來的美善作為。

第二個特色,嚴格說來,《西斯汀聖母》是「聖母顯現」的傳統主題,而非聖誕節慶的畫類。但筆者刻意將它放在「耶穌降生」上思想,為的是再次將觀看焦點拉回到人子嬰孩身上。因為在拉斐爾的圖像詮釋中,實在是潛藏著一種深刻的、可以被今日人們經歷的「道成肉身」。

「新時代」的以馬內利
《西斯汀聖母》是在脫離了羅馬天主教的文化框架之後,才逐漸被新教文化中的人們瞭解,也使得基督教藝術的發展有了一個嶄新的認知定義。例如十九世紀初期,「拿撒勒人畫派」(Nazarener)的錫本豪瑟兄弟(Franz und Johannes Riepenhausen, 1786–1831/1781–1860)便以版畫和油畫的方式將《西斯汀聖母》的誕生表現出來,強調了「現代使徒路加」拉斐爾的靈感是神聖的宗教經驗(藝術傳統上,路加福音作者被視為畫家使徒)。雖然這是濃濃的天主教藝術色彩,但卻是開啟了對原畫作額外延意的藝術詮釋路徑。

1886年,身為新教牧師後代的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 1844–1900)更是加劇了延意的強度,以至於斷裂!他認為《西斯汀聖母》是為了年輕有為的男子而畫,是一位「理想妻子的意象,一個聰明、精神上有教養、安靜不多話和極美的女性,她正將自己頭生的孩子抱在懷裡。」這種把「聖母子」去聖化、世俗化(走向世界)的詮釋,表面上是一種脫離基督教關聯的抗拒。然而,當我們對照時代氣氛,會明白這樣的抗拒有其原因,它反映了德國虔敬派正在委身於孩童教養的工作,以及在社會中建立照顧弱勢人群的相關機構。

在那樣的時代處境之中,拉婓爾畫筆下不帶喜悅神情的耶穌與馬利亞,是貼近那些走向社會的人的感受。若將《西斯汀聖母》重疊在柯理基歐式的「耶穌降生」之上,會相對清楚地發現這裡沒有榮耀光輝,或者普天同慶。相對地,觀者開始看見了耶穌嬰孩眉宇間的上揚、直視前方的憂鬱眼神。似乎是向觀者表明,這位人子在出生之時已知日後的各各他道路。

這種沒有迴避苦楚的憂鬱感,向著觀者迎面而來的主動性,正是虔敬派信仰實踐的底蘊,也是今日在傳報聖誕佳音時可以把握的「以馬內利」。因為,正當馬利亞陷入懷孕的驚惶之際、正當約瑟在煩惱社會性的輿論壓力之時,道成肉身就開始成了他們一生之久的陪伴。也就是約翰福音中耶穌對我們所說的應許——雖然在世上有苦難,但因著「在基督裡」我們就有平安(參約翰福音十六章33節)。

因此,慶典般的十二月可以是我們陪伴友人的開始,以被恩典把握的生命態度與他者共同面對擔憂的事。因著如此的陪伴,而開啟不斷經歷在基督裡的「以馬內利」!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