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之下無新事》紛爭與傾覆

◎佘日新(暨南大學國際企業學系教授)

沙烏地阿拉伯一月2日處決47名恐怖分子,其中居然包括頗受矚目的什葉派教士尼姆爾(Nimr Baqer Al-Nimr);尼姆爾並非恐怖份子,只是言論極端,被處決背後真正的原因據說是他咒詛現任內政部長的父親。

而在激憤不滿的伊朗示威者闖進駐德黑蘭的沙烏地大使館事件後,沙烏地阿拉伯隔天宣佈斷絕和伊朗的外交關係,並要求伊朗外交人員48小時之內離境。伊朗總統魯哈尼對示威者闖入沙烏地駐德黑蘭大使館進行破壞與縱火的行為表示譴責,同時為了確保好不容易迎來的石油禁運解除、經濟情勢將改善的大好勢頭,伊朗當局表示將保護外國使領館的安全與社會的穩定。另一方面,伊朗最高精神領袖哈梅內伊卻誓言,沙烏地將要為了處決知名什葉派教士尼姆爾之後面對「神聖報復」。政與教、白臉與黑臉的橋段不知是否事先套好,對於處理緊張的國際關係的策略性模糊有助,但對真正解決問題似乎不見得有效。

創世記就有的貪婪爭奪
人類相爭相殘,其來有自,從創世記起就是一部人類相咬相吞的歷史,尤其是在資源不足的時刻,更顯出人因罪性與貪婪而起的爭奪。亞伯蘭為了旗下的牧人和羅得的牧人相爭,就對羅得說:「你我不可相爭,你的牧人和我的牧人也不可相爭,因為我們是骨肉,原文作弟兄。(創世記十三章7-8節)。以撒與以實瑪利之爭,禍延子孫,迄今堪稱罄竹難書。利百加為了孩子們在她腹中彼此相爭,自言自語:「若是這樣,我為什麼活著呢?」(創世記廿五章22節)

雅各一生與哥哥相爭,遠走他鄉直到年老髮白。雅各的爸爸似乎是個與世無爭的人,但基拉耳的牧人與以撒的牧人爭競,說:「這水是我們的。」以撒就給那井起名叫埃色(就是相爭的意思),因為他們和他相爭(創世記廿六章20節)。拉結與姊姊大大相爭、並且得勝,於是拉結給新生的嬰孩起名叫拿弗他利(就是相爭的意思)(創世記卅章8節),天哪!這是祝福嗎?

自相紛爭就成為荒場
廿世紀拜石油化工之賜,波斯灣再現古國的風華,但繁榮中多的是窮奢極侈的物質主義、少的是對人類文明的實質貢獻。世界最大的產油國沙烏地阿拉伯慣用的手法,就是靠石油市場,施展等同於核武的影響力馳騁於國際之間。沙烏地2015年想以提高日產量逼退美國頁岩油業者,由2014年12月的950萬桶增至7月的1,060萬桶,油價在這段期間下跌30%,造成國際原油價格跌跌不休,沙烏地歲入嚴重縮水,去年度赤字創紀錄,今年度削減支出,縮減油、水、電補貼。但要由奢入儉是何等困難,當伊朗禁運於去年底被解除後,敘利亞內戰所導致的難民輸出,摻雜在中東的複雜情勢不僅涉及地緣政治的千頭萬緒,甚至更加凸顯歐、美、俄等強國在當地的利益與衝突,唯一未現赤字的是今年葉門的經濟增長。

所羅門王曰:「設筵滿屋,大家相爭,不如有塊乾餅,大家相安。」(箴言十七章1節)在四福音書的三卷中,耶穌都表達對於相爭的憂心:凡一國自相紛爭,就成為荒場;一城一家自相紛爭,必站立不住(馬太福音十二章25節);若一國自相紛爭,那國就站立不住(馬可福音三章24節);凡一國自相紛爭,就成為荒場;凡一家自相紛爭,就必敗落(路加福音十一章17節)。

荒場、站立不住、敗落都不是我們希望看到的景象,但人似乎就禁不住要爭競、紛爭,總天真地誤以為自己會是得勝、得利的那一方。下週的今天,台灣將選出新的領導人,我們雖離波灣遙遠,但千古的教訓與當代的血淚,都如毛澤東沁園春七律中的「斑竹一枝千滴淚」詩句,從靈魂深處迴盪著我們對安居樂業與平安喜樂的呼求。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