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我思》魅力型領袖與大型教會

3771_魅力型領袖與大型教會

◎方  穎

城市豐收教會康希牧師等六位的失信案,在歷時兩年半之後,去年底做出罪名成立的判決。

每次看到這個案件的新聞,就會想到我逝去的大學時代。那時候,除了念書、跟各種令人眼界大開的思潮奮鬥外,教會,仍是我的家。

回想大學服事與所認識的他
那時候的我,在那個頗有規模的教會裡,算不上最勤奮、最投入的同工。最投入的同工,會早上六點參加晨禱,八點打電話跟小組員約禱讀或吃早餐,九點開始上班上課。每週除了星期天的主日,還有小組聚會、小組長訓練,外加指定的裝備課程。週間晚上的時間,常看到教會辦公室的電話被學生小組長佔滿,正打電話關心小組員。

在暑假中,學生同工們還會參加一年一度的Asia for Jesus 特會,那時的講員,正是康希牧師。他年輕、帥氣,對神充滿熱情,每一個故事、見證都充滿對神完全的擺上,看著他,心裡覺得:這就是我的榜樣。我們重複著他的教導、效法他的行為,許多身旁的朋友更開始去城市豐收教會的藝術學院進修,對他們的課程設備師資讚不絕口,彷彿不去就落伍了。

那時候開始,康希夫婦也開始醞釀所謂的「跨界計畫」。記得何耀珊牧師在台灣發行第一張專輯時,康希牧師在台上熱情的說:「你們將會看到上帝如何使用何牧師改變流行音樂界、影響這世代的年輕人……」為了參與在這件「大事」中,我們當然也不落人後的買了她的CD,希望自己不要錯過上帝的作為。

但三張CD後,何耀珊牧師轉戰好萊塢,離開了台灣市場,甚至是亞洲市場。後又因為China Wine的MV引起爭議,開始有教會跟他們做切割;最終她因為生子,2010年退出流行音樂圈。康希牧師開的「上帝支票」,顯然沒有兌現。我覺得自己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會眾」,被一個魅力演說家吸引了。對他來說,一、兩張CD的錢是多麼的渺小,但是對我當時一個窮學生而言,卻包含了多巨大的奉獻與相信。

反思服事動機到底為何?
後來因為出國留學,我離開了那間教會,那間使我的青春歲月忙碌不堪的教會。我回頭看那時候的教會風氣與服事型態,不知道那是否是一個正確的選擇。參加晨禱很好嗎?很好。參加裝備課很好嗎?很好。花時間在關心未得救的靈魂很好嗎?很好。但花了大把時間在這些好的事情裡,卻覺得哪裡不對勁?

我整理出兩項原因:一、花了那麼多時間在這些教會活動上,我們的課業如何?畢業之後的工作,我們開始預備了嗎?因為要「先求上帝的國和上帝的義」,所以這些問題我們都不需要想嗎?

二、更重要的一點,我們服事的動機到底是什麼?當中有很大的一部分叫做「同儕壓力」和「罪惡感」,而且領導者們很知道怎麼使用這一點。開會的時候特別表揚某些同工,有意無意的暗示你還做的不夠。利用報表、數字來顯示服事的成果,好像直銷或是保險業務般刺激人數的成長。同樣是小組長,人家一學期就人數成長為雙倍,你卻業績掛零,一定是禱告的不夠,或者是關心的不夠。

在人數快速增長之外
這個手法不獨出現在我求學時期的教會,也存在於城市豐收教會,或是相類似路線的大教會中。魅力型領袖登高一呼,用含「上帝應許」的口號刺激群眾,然後各區牧、區長、小組長分層管理,使用管理學中的刺激、獎勵、指標管理等技巧,確保目標貫徹執行。

小組長就是最顧人怨的中階主管,對上要應付下達的指標,對下要宣導政令,激勵部屬(小組員)齊心努力。如果不是那麼努力熱心的小組長或是小組,就自然而然地被邊緣化,不受上級長官重視,有意無意的還會被貼標籤,當作異議份子處理。這樣的教會通常很有效率,而且口徑一致,在這樣一拉一推間,人數成長快速,效果顯著。

以上的教會組織動力,從領導管理的角度可能是一個很高明的做法,但從牧養羊群的角度,我覺得卻是一件糟糕的事。我不禁問:這些領導者,他關心我的靈魂,還是關心他的目標?他們傳講的信息到底是忠於聖經,還是把聖經當作他們理想的背書?他到底把我當人看,還是當作一個數字?當我不認同上面的政令時,我對這個教會而言是否還有價值嗎?

有領導恩賜更應小心影響力
然而,因著牧養服事,我真正的成長了。我看到一個個的個人因著在基督裡改變,跟著他們一起掙扎生命的問題;接受的裝備課程亦被帶去留學生查經班,造就許多初信的朋友。但,傷害仍在,自從離開後,就不想再跟這個教會多接觸了。

後來,在大學時期帶領我的牧師出事了。出事前,因為我已經出社會一段時間,對人性稍多了解,我隱隱查覺到這位牧師的不對勁。曾經,我多麼努力的想跟上他的腳步。現在,我越來越害怕這種魅力型領袖,寧可找一個不激動的牧師,有條理、有邏輯的解釋上帝的話語;找一個真正關心我的牧者做我靈魂的引導,讓上帝在我身上完成祂所要做的工作。

美國一位高中教師曾在1967年做了一個課堂實驗,讓學生了解納粹為什麼能在德國控制所有人民的思想。一開始他只是設計了幾個規則要學生遵守;接著加上口號“Strength Through Discipline. Strength Through Community.”後來學生逐漸成了一個排外的團體,並排擠不忠心的成員,短短五天之內,整個班就成了納粹黨的雛型。

這個實驗最後因為太過危險,被迫中止,但它證明只要掌握一些要素,群眾是可以輕易地操縱以致做出不理性的事。因此,格外有領導恩賜的牧者們,不更應該小心你們的影響力?

相關文章:《牧者回應》教會該深得我心嗎?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