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仨」同行學會愛─張栢淳與陳靖娸的故事

3781_我們仨同行學會愛

文字/Elaine  攝影/Jason Ho

自小父母離異,贍養費的斡旋讓栢淳常被夾在父母之間,叫他不勝其煩,「又不是我導致他們離婚的,為什麼要我因為他們的問題如此煩惱不已?」父母離異,讓結婚等同離婚的觀念於栢淳的心裏根深柢固,他向自己承諾過,自己一定不會結婚。

定下九個月愛情限期
中學二年級那一年,栢淳的媽媽偶然經過一間教會,看到歷奇營的宣傳海報,就為栢淳報名了。營會中,栢淳認識了其中兩位弟兄,他們熱情地邀請他參加教會聚會,在盛情難卻之下,栢淳開始去教會,更因為學會彈奏吉他的關係,獲傳道人邀請加入青少年敬拜隊。「我對吉他相當熱衷,一練習就長達六小時。彈奏吉他成了我吸引女孩的方法,亦因而受到一位姊妹的青睞,開始了第一段戀情。」

初嘗愛情滋味的栢淳,為了擺脫父母離異的陰影,用心投入這段感情,對於女友呵護備至,管接管送,但最後戀情只維持了九個月,便因撞見女友有第三者而告終。「那時失戀的打擊讓我傷心欲絕,回家途中我不斷火車上流淚。相隔兩年,我才認真開始第二段戀情,可是這段戀情亦只維持了九個月。」

接連兩次的失戀打擊,讓認真看待愛情的栢淳完全失望,使他下定決心,為每段戀情加了一個期限——九個月。「既然我用心去愛,付出也得不到收穫,那為什麼我還要付出呢?我自此決定不會再浪費那麼多時間在女孩身上。」

2005年七月,栢淳於教會找到了第三個女友,他暗暗下定決心,要在九個月後甩掉這個女孩,豈料這個女孩自那刻起,不只打破了九個月的期限,最後竟是讓這個情場浪子許下終生承諾,她就是靖娸。

腳踏三船分分合合
「靖娸自小在恩愛的父母疼愛下成長,她覺得第一個交的男友就是結婚對象,一旦交往就要全程投入,但她初戀就遇到了我這個『賤男』。」以「賤男」、「衰男人」來形容自己的栢淳本質並非如此,他只是改造自己的價值觀與思想。

與靖娸交往八個月後,栢淳開始對她若即若離,「我由始至終抱著到了九個月,靖娸就會甩掉我的想法,所以不如我先預備拋棄她,總好過再度被人傷害。」栢淳那時一直與不同女孩有曖昧關係,高峰期更曾一腳踏三船,為了陪伴各個女友,更試過一天之內看同一個演唱會兩次。栢淳與靖娸在分分合合的關係中不斷拉扯,不明就裏的靖娸,開始發現事實的真相。

靖娸本於對栢淳本性的信任和對初戀的執著,讓她覺得這份愛情可以等待。「他從未公開過我們的關係,有很多蛛絲馬跡讓我知道,其實他背後有很多女孩。有時他會在教會無故失蹤,經常打電話找不到他;他亦與別的女孩外出,我也曾親眼撞見他與另一個女孩在一起。那時很難過卻只能埋在心裏,不敢與其他人傾訴,又怕影響其他人對他的看法,但其實很多人都看得出來。」縱然很多人勸靖娸放棄,說栢淳不值得如此等待,但她卻單純相信上帝會改變他。

栢淳與靖娸在教會相識多年才交往,當時年紀雖小,卻在愛情上面臨重重考驗。

栢淳與靖娸在教會相識多年才交往,當時年紀雖小,卻在愛情上面臨重重考驗。

過往戀情使心卻步
隨著靖娸對栢淳的一往情深,讓栢淳的內疚感開始增加,也讓他開始了心裏的掙扎。靖娸的言行有時會勾起栢淳以往戀情的經歷,讓他感到卻步,冷淡的對待她,更把她放到末後的位置。「我故意對她說:『是我賤、是我衰,你不如跟我分手吧!』她卻回答:『你是很好的,上帝的愛要我包容你,是祂答應要我與你在一起的。』我心裏也不免想:『你不要這樣好嗎?我不是好男人。』」

即使栢淳曾有片刻想過回頭,然而「很多人都認為我是『賤男』,我就唯有繼續賤下去。難道要我突然對靖娸說:『我很愛你』嗎?這是誰也不會相信的,那時因為無人相信,讓我繼續向著這個方向走下去。」而他對教會沒有歸屬感,去教會只是為了向上帝交差,以兩個小時的時間來證明,自己也願意將軀殼留在教會崇拜聽道。

同時,教會裡用多個規條限制自己,隨著內疚感日益增加,讓栢淳對信仰產生質疑,最後他一怒之下,到海邊向上帝大叫:「我現在不信你了!你有本事就給我看看你有多厲害!我不想再去教會了!我不要每次去教會都被其他人指指點點,弄得我好像很差似的。我覺得不回教會很爽!」上帝果真聽了栢淳的呼求,亦如栢淳所願,彰顯祂的大能。

重病驅走混亂關係
2007年十月,自對上帝呼求的一個星期後,栢淳因頭痛欲裂進了醫院。入院後還不知天高地厚,一直沒進過醫院的他,因為可以結識護士而雀躍萬分。「豈料進去遇見竟是清一色的男護士,我就想馬上離開,醫生卻說我不能走。原來我患了腦炎。」腦炎嚴重可至昏迷,甚至下半身癱瘓,栢淳每天頭痛,食不下咽,又不斷腹瀉,三個星期的住院,體重只剩49公斤。

那時受盡折磨的栢淳承受不住,向上帝祈禱求祂醫治,更於住院期間讀完整本屬靈書籍。「住院這段時間裏,唯獨靖娸風雨不改,從不間斷來探望我,又叫弟兄姊妹為我祈禱,其他女朋友卻從沒出現過。上帝就好像藉著這個病,叫所有不清不楚的關係通通消失。」在廿種腦炎病毒裏,只有三種有藥物根治,而栢淳幸而就是患上這三種的其中一種,最終痊癒。

大病初癒後,栢淳下定決心改變生活,但不知從何入手,唯獨將一切交在上帝手裏。「我向上帝承諾,我會放棄以前糜爛的生活,不會再投入亂七八糟的關係裏;我決定要用功讀書,完成自己的本份。醫生怕我會復發,建議我做運動,讓我開始喜歡上跑步。最重要的是,我學習讓全部人知道,我張栢淳有女朋友,肯定靖娸的存在及身份,介紹她給我身邊的人認識。」

急於求變陷入嚴峻考驗
揮別過去一切的感情,栢淳與靖娸的感情看似出現轉機,靖娸多年的等待看似終於見到曙光,然而這段感情卻要進入比先前更嚴峻的考驗。栢淳急於求變,希望追回以前流失的時間,希望能成為一個好社工,要完成自己設立的一個又一個目標來取得成就。

「我是變好了,但只有專一的部份改好了,依然將靖娸放於最後。我本著一個心態,就是『改變』需要付出心思與時間,因為那些成就是需要時刻奮鬥才可以追趕得上,到年紀大了就為時已晚。我的心態也有轉變,以前我總覺得靖娸會與我分手,她無法給予我安全感,讓我無法專一與她在一起。經歷風雨後,我肯定她怎樣也不會離開,所以我將她擱置在旁,自個兒享受努力過後取得的證書與成就。」

這段愛情,就如以兩人三足的方式進行長跑比賽,栢淳講求速度,靖娸講求同行。栢淳抱的心態是要拖著靖娸向前衝,即使她跑不動,也要向前衝。「我想勝過時間,但靖娸卻愈來愈辛苦,我會嫌棄她跟不上我的腳步,但過往她卻是以包容和忍耐待我。我漸漸以自己的觀感,成為她的人生教練。然而她想要的卻是一個男友,一個能給予她真正陪伴和溝通的伴侶。」

對於靖娸而言,面對栢淳的改變讓她更添難受,更教她難以與栢淳相處。雙方的追求並不一致,更讓她曾萌生放棄的念頭。「很多時候我跟他說的話,他卻沒放在心上,或是一無所知。教會的朋友覺得他改變了,我也不想破壞他的形象。當他慢慢改變,我曾經有想過,上帝是否給陳靖娸的使命就此完結,我在張栢淳的生命中便能從此功成身退?」當靖娸陷於生命的掙扎,八年的感情教她難以輕易割捨,最後在牧者的幫助下,讓栢淳開始反思真實的信仰,也讓他正視與靖娸的關係,開始與她真正同行。

兩人曾於去年一起到非洲馬達加斯加進行短宣。

兩人曾於去年一起到非洲馬達加斯加進行短宣。

誓約前牽起彼此的手
栢淳在改變後上進心相當強烈,往往認為自己要做好本份,上帝才會親自幫助他,即使他的心接受信仰,還是事事從人的角度來思考。他一直覺得自己是一個罪人,始終不完美,總覺得自己還未能受洗,牧者見此便告訴木百淳:「上帝並非要我們完美才能成為基督徒,而是讓一個不完全的人,在祂手中被塑造成像基督的人。」

那時栢淳才明白,靖娸猶如上帝給予他的天使,以基督的愛來愛他,讓他想回應這份愛,他決定向靖娸求婚,靖娸也答應了。他們接受牧者輔導去面對婚前的種種難關,最後靖娸也得到栢淳的道歉:「他以為自己這幾年努力改變了好多,但他意識到自己忽略了許多真實的需要,而我也不懂得如何包容,這是我們需要學習的事情。我生命的破碎,由父親牽我踏上紅毯的那一刻,才完全得到醫治。」

調整了兩人的步伐,栢淳學習放慢腳步,去關心和了解靖娸的需要,將腳下一早被甩掉了的帶子重新綁上,讓兩人開始同心同行地準備生命的新一章。2015年十二月26日,張栢淳與陳靖娸於上帝面前許下至死不渝的諾言。

「上帝以十年的光景,用恩典琢磨了我們,我們到今時今日,依然有要被祂改變的地方。」無論困苦疾病,兩人共誓要一同跨過,「往後我們將會面對許多風風浪浪,過程可能是辛苦,但這段三人行的關係,由上帝帶領我與靖娸,將會踏上最美滿的路程。」(香港影音使團提供)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