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信之人的生命經歷改變?《復活》帶觀眾抽絲剝繭

3784_未信之人的生命經歷改變_復活帶觀眾抽絲剝繭
劇照來源:Risen Movie Facebook

【特約記者羅怡婷/編譯】以未信之人在生存危機之中遇見耶穌,生命從此徹底翻轉為主題的電影,在好萊塢不乏前例,例如1951年的《暴君焚城錄》(Quo Vadis)、1953年的《聖袍千秋》 (The Robe),或者1959年的《賓漢》 (Ben Hur)等。儘管與首部同類型電影已相隔近70載,今年(2016)2月在美國上映的《復活》(Risen)依然運用了這個歷久彌新的題材,回應人類自古以來未曾改變的追尋。

電影《復活》以虛構的羅馬士兵克拉維埃斯(Clavius)為主軸,敘述他如何從一名未信者的視角,見證耶穌釘十字架、復活、升天的故事。飾演克拉維埃斯的英國演員范恩斯(Joseph Fiennes)表示:「克拉維埃斯代表我們每個人。無論是否關乎神學,每個人都在追尋。都在展開某種形式的探索或發掘。」

在《復活》中,羅馬士兵克拉維埃斯是本丟彼拉多(彼得佛斯飾)手下的頭號大將,當耶穌被釘十字架時,他正坐在第一排目睹事件經過,親眼看見耶穌受死,屍體被封在墓穴之中。因此當屍首消失、耶穌顯現的傳言肆起後,克拉維埃斯疑心大起,開始追查屍體的下落。然而他竟遇見活生生、談笑風生的耶穌(Yeshua,由克里夫寇帝斯飾),從此生命被改變。

雖然這樣的劇情走向未脫觀眾的意料之外,但雜誌《宗教與電影》的創刊編輯布列茲克(William Blizek)認為這正是此部電影的重點。「如此的鋪陳安排不僅穩當,而且奏效。這部電影是個有關轉變的故事。一個人在其中變得更好。」對非基督徒觀眾而言,可以看到一個未信者如何成為基督徒的歷程,生命如何因為轉變得到安頓。

但另一方面,加拿大滑鐵盧大學(University of Waterloo)的宗教研究教授寇溫(Doug Cowan)認為,這類對基督徒而言有如心靈雞湯的電影恐怕較難大賣。他舉1988年的電影《基督最後的誘惑》(The Last Temptation of Christ)為例,電影的爭議性越高,觀眾的好奇心也越強,通常也越能帶來更高票房。梅爾吉勃遜(Mel Gibson)自導自演的電影《耶穌受難記》(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也不例外。前者描述耶穌與抹大拉的馬利亞結婚生子,後者以寫實露骨的手法詮釋耶穌受死的經過,血腥程度甚至令有些人抗議猶太人被描繪為殺害耶穌的嗜血兇手。

儘管高度的話題性為這兩部電影創下前所未有的票房紀錄,寇溫認為《復活》這類型的電影有其價值,不可或缺。或許非基督徒觀眾不見得因此歸主,但基督徒觀眾應當能透過這部電影,加深對信仰的堅持。

據他認為,好萊塢之所以反覆拍攝相同的電影題材,正是因為人類的追尋未曾改變,例如「我們是誰」、「我們從哪裡來」、「生命的目的為何」等,無論有否答案,都是不斷會被人類提出的疑問。

主角范恩斯則相當讚賞導演別出心裁的手法。劇中克拉維埃斯承受迫切的時間壓力,必須在期限內證明復活一事是場騙局,因此整部電影像是一個刺激緊張的偵探故事。畢竟在改編與史實之間拿捏分寸並非易事,一方面恐怕流失基督徒觀眾,但另一方面又怕電影過於枯燥乏味。他認為在《復活》一片中,基督徒觀眾不僅能看到對基督信仰的尊重,非基督觀眾的觀影樂趣也絲毫未受減損。

基督教廣播電台BreakPoint的梅塔克薩斯(Eric Metaxas)表示,在復活節前對信仰最好的反省,莫過於神學家提姆凱勒(Tim Keller)曾提醒的「質疑我們的質疑」。兩千年來,懷疑論者無法合理解釋何以耶穌的墓穴是空的,而復活的證據卻是如此確切。透過電影,基督徒在克拉維埃斯的身上,看到自己在生命被接納、轉變前的模樣,而非信徒或慕道友則必須正視復活與否這個難以迴避的大哉問。

這個問題的答案再也清晰不過。馬太福音廿八章5-6節已經告訴我們:「天使對婦女說:不要害怕!我知道你們是尋找那釘十字架的耶穌。他不在這裡,照他所說的,已經復活了。」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