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啟示錄〉站在活人與死人之間─從電影《震盪效應》談堅持誠實的孤獨

3786-震盪效應-2
圖片提供/索尼

◎徐硯美

這世界有太多人為活著的人說話,也太多人為死去的人發言,但,鮮少有人站在活人與死人中間,阻止人們不明究理的死去。生死,是現代社會的一種弔詭,新聞、媒體、電影的傳播,讓死亡、末日離我們那麼近,事實上,我們對一切已然麻木無知,失去危機感的我們更被剝奪了「病識感」,我們不會知道自己有病,直到我們為著慢性殺人的媒體、消費狂熱而狂熱,為著隱性傷害的無知、愚昧執著而執著。活著,是我們自私的聲音,死亡,亦被作為我們自私的詮釋。

所以,一個願意站在活人與死人中間的人,揭露的,不是生存的目的與死亡的原因,而是人性的自私使一切的目的與原因都淪為了悲劇。

超級星期天  誰是上帝?
電影《震盪效應》真人真事改編,敘述一位美國非洲裔的法醫班奈特奧瑪魯(威爾史密斯飾),在解剖檢驗一位退休傳奇美式足球明星馬克偉柏斯特(大衛摩斯飾)時,發現這位年僅五十歲的男性,擁有相較於一般人更強而有力的運動員體魄,腦部卻有異常的萎縮,卻又有別於既往臨床醫學中早發性阿茲海默症的症狀。

於是,奧瑪魯為了查明原因,不僅申請自費保留偉伯斯特的腦部檢體,更進一步去調查他過去在美式足球國家聯盟內的就醫紀錄,此時,他發現偉伯斯特長期有著譫妄、幻聽、失眠、頭痛等症狀,然而,國家聯盟卻僅開以一些抗躁、抗鬱以及鎮定劑等藥物,並未「正視」他的疾病。

奧瑪魯覺得事有蹊蹺,決定要將真相追查到底,然而,即便他有著數個碩博士學位,堪稱是腦神經科學的專家,但是,他仍需要面對兩件事情:一,是他的身分,他是一個來自奈及利亞的新移民,這在當時,乃至現在的美國,都是一個在職場或在專業領域上受到不平等對待的一個身分;二,是他必須要挑戰的是全美國最多人收看以及參與的運動聯盟。

因為,他發現偉伯斯特的症狀是來自於美式足球員從少年時期到運動員生涯的巔峰,他們的頭部即使有戴護具,仍必須承受一般人難以承受的撞擊,而且,不只是一次兩次,而是「上萬次」。重複性的創傷,讓大腦產生了嚴重的病變,電影裡奧瑪魯說:「他們就像變成了另一個人。」也因他是醫學史上首次發現這種病症的人,因此,該病症由他命名為慢性創傷性腦病變(CTE)。

3786-震盪效應-1

不願面對真相  只因自私?
可是,這樣的發現,無疑是要求全美國最「狂熱」的一個運動,得冷靜下來,好好想想,如果這樣的運動帶給運動員如此大的傷害,那麼,身為經營它的聯盟,是否應該提供更完善的防護或者是醫療,甚或是球員退休的照料等後續事宜。

然而,當時奧瑪魯收到的回應是:「過去,星期日是屬於上帝的,現在,星期日是屬於美式足球的。」、「一個城市因為失業率高委靡不振,只有靠著美式足球,市民才能找回動力。」、「美式足球聯盟賺錢,有多少百分比是用來捐作公益,在慈善事業上面不遺餘力。」、「只要有一成的美國家長對於自己的孩子從事美式足球的運動有疑慮,那整個聯盟都會崩毀。」

奧瑪魯被無數的匿名電話威脅,他的恩師被美國FBI以莫須有的罪名誣陷,他的妻子被跟蹤導致流產,他被迫辭去工作,賣掉他存了大半輩子的錢才買的房子,離開原來的城市,跟妻子到別的地方重新生活。

整部電影在說的,不僅僅是一個傳奇球星偉伯斯特受害,而是一個又一個的退休球星,在離開球場之後發病輕生,或做出傷害家人等不可挽回的恐怖行徑。一個又一個家庭失去的,不僅是在球場上光榮獲獎的球星,而是失去一個曾經是愛妻子疼孩子的父親。而且,電影結束時揭露一個數據,至今,有超過20%以上的退休美式足球員,受到這樣的疾病所苦。這不由得讓我們反思這樣的一個「時代現象」,究竟,我們不願意面對的真相是甚麼?是美式足球員的「病症」,還是,我們的「自私」?

喧囂的時代  誰說實話?
電影當中,當奧瑪魯的臨床病例一一的公開在醫學期刊上,原本身為偉伯斯特球隊中的隨隊醫生朱利安(亞歷鮑德溫飾),發現自己不能再繼續沉默下去,更不能繼續站在維護自身利益,不顧球員健康的聯盟那邊,於是,他主動與奧瑪魯聯絡,並協助他深入聯盟內部,挖掘真相。然而,最諷刺的是,他們在一場對談中揭露出聯盟裡的醫療團隊,不僅不具有公信力的醫學院背景,更重要的是,根本沒有具有腦神經科學的專業。

而在一場戲中,朱利安帶著奧瑪魯與聯盟的醫療主席會面,主席先是抨擊奧瑪魯的醫學研究荒謬無知,又強調聯盟是城市、國家的經濟支柱,更是精神支柱,他動用各式各樣的數據,要奧瑪魯知難而退,但是,奧瑪魯不斷指著他的臉,對他說:「說實話!你是舉著手在上帝面前念過醫生宣言的。」

其實,沒有人可以在實話面前說假話的。當事實擺在眼前,當一具又一具退休足球員的屍體,冰冷的躺在解剖台上,用他們的傷,與家人的痛來告知活著的人甚麼是事實時,利字當頭的人可以撇開眼不看,但是,心,卻是無處可躲的。

沒有真理  哪有自由?
在電影中,最令人心碎也令人感動的莫過於奧瑪魯的妻子普雷瑪數次鼓勵幾乎要放棄的奧瑪魯。在湖畔,她對奧瑪魯說,世界上沒有絕對的巧合,一個非裔的新移民,在美國能夠解剖一位美式足球員,又發現這樣的病症,再加上遭遇到這一切的磨難,這樣的「機率」是多麼的微乎其微。在一般人眼中是「巧合」,但是,在這對基督徒夫婦的心中,卻是上帝的「安排」。甚至,普雷瑪因為長期生活在威脅與恐懼之下,導致胎死腹中,她與奧瑪魯在醫院當中相擁而泣的過程中,我們看不見任何的怨言。

其實,奧瑪魯的全名在奈及利亞文的原意就是:「把真話說出來。」這難道是「絕對」的巧合?還是上帝早已賦予他一個使命,要將人們從「謊言」中解放出來,讓瞎眼的得看見?電影的最後,人們逐漸重視到他所提出的病症,他受邀到聯盟的醫學會議中發表演說,過程中,導演安排了在奧瑪魯的眼中,想像已逝的偉伯斯特坐在台下,奧瑪魯對著台下的每一個人說出一切的事實,而這樣的事實,安慰了在不明究理中失去親人的家屬,也還給了這些在莫名痛苦中死去的球星一個答案,讓他們得到真正的安息。

在聖經中,有祭司亞倫在瘟疫發生時,站在活人與死人中間,以壇上的火,止住了瘟疫,電影中,有奧瑪魯站在活人與死人中間,以誠實,止住了傷痛。那現實中,要到甚麼時候,我們願意站在活人與死人中間,止住那些使活人受害,使死人受冤的事情呢?

 

震盪效應  Concussion
上映日期:2016-02-26
級  別:輔12級
導  演:《告密者》彼得藍斯曼
演  員:《決勝焦點》威爾史密斯、
《不可能的任務:失控國度》亞歷鮑德溫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