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自然》國在山河破

3787_國在山河破

◎林君儀(高中教師)

杜甫〈春望〉云:「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這是杜甫在唐肅宗至德二年,流落長安第二年的春天,登高望遠,感傷國事,所寫下的一首憂國憂民的詩。

殘山剩水令人不忍卒睹
國家已經破碎,只有河山依然存在,長安城裏的春天,到處長滿一片雜草。這首詩意在言外,表現了杜甫憂傷、焦急萬分的情狀,因而幾乎「白髮零落不勝簪」了。

杜甫若生於今天,他亦將有另一層的憂慮感傷。國家雖然倖存,然而河山已經破碎,所餘殘山剩水令人不堪卒睹,只讓人獻愁供恨、怵目驚心了。當年杜甫還有花可看、有鳥可聞,有花草樹木供他憑弔逝去的帝國,然而廿一世紀的今日,希冀「看花濺淚、聞鳥驚心」,卻不是每人可得。

台灣今日的河山,濫墾濫伐濫葬,人民的短視近利、割雞取卵的行徑,破壞了大自然的生成規律、復原能力,使得山河柔腸寸斷。走過溪谷、經過山林,彷彿聽見河水的嗚咽聲、丘陵的憤怒聲,到處是斷垣殘壁,大地無言,一片寂靜。

脫離自然還享有什麼?
曾幾何時,被葡萄牙人譽為「福爾摩沙」的寶島,許多地方只剩下一片頹圮光禿的山林,且夾帶無數的垃圾穢物堆積。口口聲聲喊著:「愛台灣、愛鄉土」,「建設家園、發展社區」,然而大家卻對鄉土的大自然如此不珍惜?

那些貪圖利益的投機客幾曾想到永續經營呢?何曾為子孫創造一個安居樂業,「青山常在、綠水長流」,美麗舒適的環境呢?

「國在山河破」,毋寧比「國破山河在」更堪悲。一個山河破碎的國家,居民可哀復可憐,因為他們無法培養與天地萬物感通的氣度胸襟,無法陶冶超然物外、逍遙自在的心靈。

一個人如果脫離了大自然,還能享有什麼呢?世界如果都是水泥叢林,看不到窗外的藍天,聽不到綠樹鳥鳴,人們將像被關在牢籠裡的動物,我們就像行屍走肉、沒有靈魂的人了。

「守土護園,人人有責」,對自然環境的被破壞,我們雖無白髮可搔,但亦感到焦慮憂心。

請救救那些尚未被蹂躪的處女地吧!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