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媳婦當女兒 學習當婆婆媽媽

3789_ 學習當婆婆媽媽

◎溫小平(作家)

兒子大樂跟女友小致愛情長跑六年,決定結婚時,考量房租較便宜的因素,他們打算住在新北市,我的心裡是老大不願意,這樣不是離我們好遠…;小致媽媽跟我一樣擔心他們的居住問題,他們遂想改住在內湖,離娘家、婆家距離一般近,對雙方父母都很公平,有什麼事情都方便照料。但是這樣兩邊都不靠,生活才麻煩呢!

討論許久,雙生涯家庭的他們思考,一旦有了孩子,既要上班,又請不起保母,娘家爸媽體力不許可,勢必要由我們公婆照料,只好鬆口答應住在我們附近。可是,匆忙間如何找到適合的房子?

天上掉下來的房子
他們把找屋看屋的重責大任交給我,我第一個把關,把不合乎條件、屋況太差的先淘汰,然後他們再利用假日看第二遍。三個月之中,我陸續看了近百家房子,電梯大廈公設多價錢貴,小套房則很快就不夠住,只能考慮公寓。

小致希望找二樓以下的街邊,因為她以前住公寓五樓,天天爬高爬怕了,萬一懷了孕,提菜籃、推娃娃車,根本不適宜登高,大樂則希望是住在安靜點的巷子內。

直到婚禮前一個月,新居還是一無所獲,勉強找到屋況尚佳的公寓四樓,我們力勸小致同意接受時,突然天上掉下來一棟房子──全部管線更新、外觀拉過皮、新裝潢、進口家電及衛浴齊備、零公設、位於鬧中取靜的二樓,屋主急於回美國,於是降價求售。

我這位準婆婆童心未泯,跟大樂商量先隱瞞實情,想給小致驚喜,當她發現眼前是二樓的夢幻屋,眼淚都要掉下來了。我們很快的付了訂金,第二天就簽約,以低於市價的一成多成交,簡直是不可思議的順利。

婆媳一起旅行  不怕嗎?
他們的住家離我家兩條街,住得不遠,卻無法天天見面,總想找些理由讓他們回家,卻不可得,我只好學著適應。聖經上說:「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才能學會獨立自主。 

終於機會來了。擔任教職的小致想利用短暫的兩週暑假,出國散心,大樂卻無法請假,於是,大樂問我可以代替他陪小致旅行嗎?

我反問他,他們婚前,我們老少一起去日本東京旅行,結果以吵架收場的事情難道忘了?他不怕我惹小致生氣?

大樂知道我這媽媽是刀子口豆腐心,他說,以前是女朋友,現在都結婚了,是一家人,不會有事的。況且讓我們吃醋的大樂不在身邊,可能無法點燃婆媳間的火苗。小致也覺得我比較有旅行經驗,很高興我可以陪她。

我挑了日本南九州的團,旅行團的人見我們同進同出,以為我們是母女。他們說,婆媳出遊很少見耶,你們感情不錯喔!我尷尬的笑笑,不曉得是否禁得起考驗? 

一起旅行的好處是,因為朝夕相處,更了解彼此。我倆的血型都是B型,我了解自己,相對的也就比較了解她。兩個如此相近的人,不起摩擦的學問的確很大。

南九州火山多,溫泉也不少,高血壓的我向來對溫泉不感興趣,小致卻覺得那麼棒的溫泉旅館,不泡溫泉有點可惜,既然是陪她旅行,就陪她到底吧!可是一旦要在對方面前寬衣解帶,的確很尷尬。小致倒大方,反而是我這個做婆婆的遮遮掩掩,很不自在。

或許是裸裎相向,彼此的隔閡化解了些許。回國後不久,小致突然跟我說,她想去看不孕門診,問我可不可以陪她?雖然我沒有給小致壓力,但是,結婚三年始終沒有動靜,她擔心自己成了高齡產婦。

陪媳婦看不孕門診
我不希望越俎代庖,特別問她,這不是大樂的事嗎?娘家媽媽不是更適合嗎?。

小致認為,結婚以後跟我們就是一家人,所以應該找我們商量,包括她的職場轉換、生涯規劃也是。

先是看了中西醫合併治療的不孕專科醫師,我除了陪她候診,也照著處方幫她熬滴雞精,她努力的把一罐罐湯藥喝下去,可是,喝了一段時間,卻沒有效果。她開始著急,到處打聽可以懷孕的方法。

之後,小致上網找到一家開業不久的不孕診所,不需要打許多針、吃許多藥,費用也比較便宜,大樂無法請假,遂再度問我可不可以陪她?
      
診所的環境不錯,空間不大卻還算舒適,只是候診的人很多。等待的時間,小致問我,為什麼願意陪她?是否我明明抱孫心切,只是不好意思明說。

我連忙澄清,先後順序要搞對,因為他們有孩子,我才有孫子;絕不是因為我們要孫子,所以他們懷孩子,我們絕對尊重他們的選擇。主要的是因為她有需要,我當然義不容辭。

醫生說明治療必要的程序、療程時間,採取的方法,費用大約十萬左右。同時,他也提醒,最佳黃金受孕年齡是23-34歲,過了這個年齡,成功率逐年遞減。

擔任教職的小致剛好放暑假,她已在黃金懷孕年齡的邊緣,又剛好在適當的月經週期內,既來之則安之,就試試看吧!當天做了基本檢查與處置,定好療程,約好後續的看診時間。

接下來,陪媳婦覓醫、看醫生、打排卵針,成了例行工作,我倒不覺得累,只希望她能一試就中,否則怎麼吃得消高昂的診療費用。

媳婦掛急診  婆婆一路陪
兩週後,到診所抽血、驗尿,從懷孕指數證實小致懷孕了,醫師高興的說她運氣真好,第一次就中獎。但還要繼續觀察,必須在兩個月後,各項指數穩定增加,才能確定懷孕成功,所以我們決定先不對外聲張。

不料小致懷孕一個多月時,夜裡十一點多,突然接到大樂焦急的電話,他說,小致發高燒,因為懷孕,又不敢隨便吃藥,問我是否可以陪他們去掛急診?我立刻開車去載他們。小致除了發燒,一直說她肚子痛,是否吃壞了?還是胚胎有問題?她悄悄擦拭眼淚,不斷責怪自己,大樂束手無策,我只能安慰她放輕鬆,不要緊張。

等待驗血驗尿結果的過程裡,我望著小致略顯蒼白的臉,想起我懷大樂四個月時,陪外婆去日月潭遊玩,走了長長階梯後,開始腹痛,幸好沒事,但也夠我嚇得半死。所以我了解小致的掛慮與憂心,她好怕失去這個孩子。

隔天一早大樂要代表公司出外演講,我也有演講活動,等檢驗報告還要一段時間,他倆擔心我體力不濟,勸我先回家睡覺。

當時我的確很睏,急診室又不舒適,渾身痠痛,可是,我在心底問自己,如果此刻躺在急診室的是女兒小慧,我陪不陪?答案沒有第二個,我再忙再累也會陪小慧到底!

站在對方立場著想
我又想起聖經裡那位有愛心的婆婆拿俄米。當她的丈夫、兒子都過世後,她勸兩位媳婦都回娘家去,拿俄米說自己已經無法生出兒子來做她們的丈夫,拿俄米沒有強逼媳婦跟從她返鄉,而是站在媳婦的立場為她們著想。

小致嫁到我家,就是我的家人,我也要把她當做女兒看待。更何況,前後兩次罹患癌症的我,進出急診室的經驗豐富,此時,心裡慌亂的他們一定需要我,我當然應該留下來。

於是,我告訴他們,我要陪他們直到報告出來,這樣我才安心。

後來,這個孩子沒有緣份做我們的家人。然而,小致休養半年後,再度嘗試,終於成功,生下孩子。我不但在醫院裡陪她安胎三個多月,同時也幫她坐月子、照顧孫子女。

雖然婆媳彼此的相處難免起爭執,但是關係卻是愈來愈好,我們逛街、看電影、購物…,彌補了女兒結婚後,我的心靈空虛。雖不敢誇口自己作婆婆有多棒,但我努力像小致的媽媽般照顧她──好像我是她的婆婆媽媽。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