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年我與糖尿病共舞的日子

3789_這些年我與糖尿病共舞的日子

◎巴底買

公元2000年,世人迎接千禧年的首道曙光,我迎接的卻是糖尿病,回想起這16年病史,可分為:無知,恐慌,就醫,偏方,抽檢,放棄,後遺症出現,面臨失明,挫敗,交託上帝,重整,直到採取飲食控制才漸入佳境。

從嘗試偏方到放棄治療
起初三多症狀(吃多、喝多、尿多)出現時我並不以為意,所以當馬桶出現螞蟻,甚至當時因車禍腳踝受創傷,過了半年無法痊癒等等,殊不知,傷口不癒合是因血糖太高作祟。

直到某一天極度口渴,買一大杯西瓜汁猛吸,沒想到回家更渴。我急尋一家檢驗所,測得血糖超標400mg,比正常值高四倍,急得不知所措。接著開始定期到診所拿大包大包降血糖藥,也花錢買血糖機追蹤,但因成效有限感到挫折。

接著我改到大醫院看名醫、營養師,調配飲食,增加運動,每月驗血;但因外食不便,正確知識與意志力也不足,也嘗試過四、五種偏方,例如吃土芭樂、葛根粉、糙米濃湯,但無法驗證其效果而放棄,血糖依舊居高不下。到了2010年,我開始自暴自棄,也跟上帝賭氣:「看你愛怎麼玩!」

沒想到我的糖尿病後遺症開始浮現,視力變模糊,尿液不順又頻繁,尿蛋白超標;腰腹出現泳圈,雙腳麻麻沉重,抽筋慘叫頻繁,皮膚乾皺癢處多,容易疲倦頭暈,感冒咳嗽拖很久。當我再度赴眼科看病時被警告:「你再不積極控制和治療,眼睛會失明!」於是我不再拒絕打胰島素,也願意正視視力惡化問題。

治療過程引發憂慮恐慌
後來我接受雷射治療黃斑部病變,視力稍有進步,但血糖值檢測徘徊在9.0-10,讓我十分挫折,不知問題出在哪裡?最後我陸續做了右眼白內障手術,植入偏高價位的水晶體,視力反變差,讓我非常驚慌,求診他所,各個院方說法不一,更讓我無所適從。

2014年開始我參與台中市衛生局課程,對老化及慢性病的起因、病況和照顧才有比較清楚的概念和認知,也開始進時飲食控制,並且每天喝水至少1500C.C.;每天做運動90分鐘。 

飲食嚴控制  防血糖飆升
此時我到另一家大醫院眼科做四個月的打針療程,處理黃斑部水腫病變,視力從0.2/0.3進步到0.6/0.6。糖化血色素逐漸從10.4降到8.3(標準值是5.7-5.0)。半年多來,體重、排便、膚色、腳麻和精神也有正面的回應,包括胰島素阻抗造成的腰粗亦改善。

「失去健康的人才知健康的可貴」,聽來是老生常談,卻是很多人的真實體驗。受病魔折騰的朋友或家屬,除了徬徨、驚慌、無助,最好的道路是呼求上帝的智慧、憐憫和引導。我的身體會衰老,我的精神會衰弱,但上帝仍是我心裏的力量, 祂永遠屬於我。」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