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身山林幽谷重新得力

3790_隱身山林幽谷

◎林君儀(高中教師)

「天空溺死在方形的市井裏,山水枯死在方形的鋁窗外」(羅門〈都市‧方形的存在〉),於是我們從一排排高樓林立的方形都市來到山林幽谷,探賞自然資源及人文史蹟。「布洛灣」,各距太魯閣、天祥約十里,昔為太魯閣族部落的所在,其音譯意指「回音」。

海拔三百七十公尺的布洛灣,南依塔山,北依立霧溪,是一處雙層的高位河階,生態資源豐富。其間分布亞熱帶闊葉林的植物,有茄冬、大葉楠、雀榕等,綠意盎然的山林蘊育許多動物,小如昆蟲、大如松鼠、台灣獼猴,此外還有大冠鷲、烏頭翁、綠繡眼等進廿種常見鳥類。

國家公園內塵囂不復見
清晨倚坐在山月邨飯店木屋前的露台,觀看太魯閣國家公園的美景,耳聽鳥語蟲鳴的天籟,山嵐冉冉上升,雲霧悠悠飄移,布洛灣正下著寒雨,極有韻致的雨聲,迷濛的煙雲,一似空山靈雨的景致,使我得以遊目騁懷,極視聽之娛。峽谷青山下的唐式木屋環成一圈,中間是廣闊綠色草坪,草地上時有珍禽飛過,一早至少已看見三種少見的鳥類了,嚶嚶鳴囀不斷;旁邊是魁梧的樹群,昨晚已見識到許多山中的稀珍異獸藏身其中。這裏的每一個角落都是驚喜和感動,頓時讓人抖落一身的塵世喧囂與紛擾了。

在層巒疊巘的國家公園內,宛若仙境的桃花源中,緋寒櫻在深冬中綻放殷紅的花蕊,白梅早已開放在枝頭,一片梅花香,使人禁不住深吸一口氣。踏進布洛灣,看見春櫻、臘梅,才知春在枝頭已十分,早春滋味已先被我嘗著了。長長一季寒冬,彷彿得了色盲一般,眼睛所見無非深黑即藏青顏色,直到來到這裏,粉紅黛綠的花兒,千巖競秀的蒼翠,才又開啟我的視覺,驚覺大自然的妍麗多彩。

綠樹夾道如幽深隧道
前一日踏察太魯閣峽谷,我們由布洛灣溫室右後階梯走到燕子口步道,沿途翠竹綠樹夾道,蟲鳴鳥叫不絕於耳,那是一條非常迷你且資源豐富的步道。我們繼續從燕子口走到九曲洞,一整個早上好像不斷「行行重行行」。長長幽深黝暗的隧道,我們小心翼翼的靠邊行走,無止盡的「黑暗」,不知哪裏才是盡頭。但大家認分謹慎小心地走著,在這裏沒有任何支援,凡事須靠自己堅持。

我們研究生六男四女由老師帶領到此進行一趟「深度文學」之旅。學期剛結束放寒假,我們迫不及待來體驗文學的真實性,而非印象派虛構抽象的堆疊與形構,文學是放置在生活中而非課堂上的。原本安排在山巒環繞下聽名師授課,後來發覺已經置身大自然中,自然即吾師,不須再聽經說道了,每人只想用全身的感官去認識大自然之為物呢!

想聽如絹銀練述說亙古對山巖的眷戀,想走完全程漫漫長路,經歷黑暗中的氛圍及對光的渴慕;想看天外飛來巨石有如盤古開天闢地;想仰望滿天繁星及探索夜行類動物的行蹤,因此我們來了,所有這些文學的符徵,足夠我們吸收、不斷做筆記了,因此不須聽名師的呶呶了。

刀劈斧削巨岩寫實呈現
只是兩小時,卻像一世紀那麼久,終於一線光明破空而來。出了隧道,心理還沒準備好,壯闊的峽谷景觀突然迎面飛來,刀劈斧削的巨岩,令人悚然而驚、欣然而喜,唉!隔著重重山巒、悠悠歷史,我們今得以在此相見。我見青山多嫵媚,想青山見我亦如是。情與貌,略相似。眾鳥高飛、孤雲獨去、相看不厭,只有峽谷青山。一路激湍懸泉與峽谷巨崖生動呈現,令人驚心動魄,好像看了3D立體動畫電影,而現實卻比電影更逼真更寫實呢!

由燕子口到九曲洞常見到幾隻雨燕飛掠而過,黑色的剪尾在半空中斜飛,忽隱忽現,有種飄忽、把握不住的美。途中經過無數隧道,隧道都是由層層巨巖開通的,當初是如何打通的?原來由退除役官兵以爆破方式炸毀山石,再用手工挖掘開鑿。爆破的同時犧牲了無數官兵弟兄,他們的血肉和這些巨石混合開闢出了這條通道。官兵功業長留天地間,一片丹心貫日月,沿途經過「天祥路段」、「岳王亭」,都是紀念古代先賢,所謂「典型在夙昔」,人真是須要有學習榜樣、效法對象。

水石之美淋漓盡致發揮
一直走到「九曲洞口」人車分道處才可休息,我們真累斃了。這些文弱書生,平日走不了多遠路徑,今日每人卻奮畢生之力,一步一步行過大地,如聖徒前往朝聖般。這樣說似乎誇大其辭了,我們亦非夸父,讀書人只期望有日像他一樣棄杖成林,化成一片桃花源吧!
想起前天在清水斷崖見到大海蒼藍景色及砂卡礑美麗溪水,令人難忘不已。
砂卡礑溪水該怎麼說呢?
像豔麗夢幻的顏色一般,美得如此不真實,它是清澈碧藍的,彷如遺世深藏的溪谷。砂卡礑步道沿著溪水向前延伸,河床上巨岩林立,溪水流經此處都呈現一種碧綠泛藍的色系,令人迷惑。太魯閣水石之美,在這裡發揮得淋漓盡致。沿途有文字介紹寫著:
砂卡礑溪十六公里的流域中,所形成的峻秀峽谷,清澈的溪水、美麗的岩石褶皺及蓊鬱的森林,讓砂卡礑步道兼具景觀與生態之美。砂卡礑溪溪床上大大小小的奇岩怪石中,以大理石與片麻岩最多,湛藍湍急的溪水滑過溪床,與溪石合奏出清亮的自然樂音,而溪水也將岩石琢磨得圓潤柔美,褶皺在兩岸山壁和溪中岩石上形成一幅幅抽象壁畫,美不勝收。

走在清澈溪水邊,泠泠盈耳的水聲幽然美聽,似乎凌波仙子步履而來,而和旁邊的昆蟲、蝶類、山鳥真是相親相近呢!一下子令人遠離市廛脫離俗氛了。

三天兩夜的太魯閣的大自然之旅,觀看立霧溪鬼斧刀劈的岩壁,隱身在美地與草木蟲魚同群、彷彿在人世隱跡卻在另一處重生,某種感官沉寂另種感官復活,正如我們「若與耶穌同死也必與祂同活」。是的,當我下山時,胸臆中脹滿了清新的空氣,我已重新得力。以賽亞書說:「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重新得力。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他們奔跑卻不困倦,行走卻不疲乏。」(四十章31節)

因為一切都更新了。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