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審判! 不能不面對的真相─電影《謊言迷宮》揭露轉型正義的必要

3790-謊言迷宮-1
圖片提供/海鵬影業

◎胡慧馨

面對歷史的錯誤,真正的勇氣就是揭露真相的不堪,讓受害者有機會伸冤平反。真正的公義,就是讓施暴者受到教訓,讓事實成為後世的前車之鑑。

德國紐倫堡大審判,是歷史上國際法庭首次公開審判戰犯,做出的判決讓德國人民得以從納粹的扭曲思維下覺醒。而1963年的法蘭克福大審判,是首次由德國人自己審判德國戰犯,代表了戰後德國的自省精神,從反思的角度,卻更有價值。

往事不堪  調查備受阻撓
獲選本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九強之一的《謊言迷宮》,描述德國當年震驚世界、破天荒自審納粹戰犯的法蘭克福大審判始末。這場與奧斯威辛集中營相關,長達兩個月的審判,經西德媒體對審判內容做了廣泛詳細的報導,扭轉德國人對納粹盲從的認同,奠定日後接連不斷針對納粹暴行的審判制度。

片中專門處理交通違規案件的菜鳥檢察官萊德曼,聽到有人告發二次大戰期間在奧斯威辛集中營殺人無數的警衛逍遙法外時,決定展開縝密的追查。1930年後出生的他,和絕大多數的德國人一樣,對納粹黨羽在集中營殘酷暴虐的惡行一無所知。

在戰爭已結束10幾年的氛圍中,納粹的支持者仍遍及公家單位與公司行號,對集中營毫無所悉的萊德曼,單純以為只要按照程序起訴,就可將犯下謀殺惡行的漏網之魚繩之以法。

沒想到,基於對往事不堪回首的選擇遺忘,或對戰爭慘敗落魄的憤懣,或對戰時暴行的沉默姑息,或對納粹是時勢所趨的認同,萊德曼意圖揭發真相,為受害者伸張正義的熱情,卻不斷遭到同儕的取笑揶揄,合作單位的排擠孤立,反對者的暴力威脅,甚至連母親都不樂見他對調查納粹的行徑。

要不是有見義勇為的總檢察長,不斷提供人力、財務的資源,不時提醒他如何迂迴處理;要不是深受感動的美國國防官員主動提供協助,相信再正直、公義、熱忱的熱血青年,要在汗牛充棟的檔案室找尋資料,要在數百本電話簿上案牘勞形,要在堆積如山的名單中鉅細靡遺的查詢,恐怕早就讓光輝的人性燒成餘燼。據報導,為了這次審判,檢察人員和法官共參閱了4000多種文獻資料,動員了19個國家、359個證人到庭提供證詞。
3790-謊言迷宮-3

真相不明  正義無法伸張
因著萊德曼不屈不撓的精神,終於讓德國展開破天荒的審判。儘管遭起訴的納粹份子還是像過去那樣,習於在法庭上為自己辯護,但充分指出他們參與暴力的證據,也使受害者的傷痛得以撫平。

不過,在納粹的暴行還未徹底揭露時,大多數德國人的心態就像片中萊德曼的同事提出的懷疑:為什麼要追究戰爭的罪行呢?許多人只是服從命令,殺人是因為情勢比人強,身不由己,何必對集中營的警衛趕盡殺絕呢?特別是德國好不容易才慢慢走出戰敗的陰影,為何還要不斷以審判納粹來自揭瘡疤呢?

對旁觀者來說,戰爭是往事,是歷史,但對深受其害、人生因而全然變調者來說,如果沒將真相昭告天下,內心何以得到安慰,正義如何得到伸張?

就像片中的畫家,為何老是借酒消愁?原有美滿家庭的他,在納粹的迫害下失去一切。最讓他痛心的是,兩個可愛的雙胞胎女兒被送到聲名狼籍的人體實驗室,每天接受各類病毒、細菌的注射,甚至被開腸破肚,從事各類醫學研究。而其他還有數百萬因著種族滅絕計畫流離失所、家破人亡的受害者,如果沒有讓殘酷的真相得以公開,沒有讓行惡狡詐的人遭受制裁,內心豈能平復?

即便沒有參與施行暴力,卻目睹集中營慘絕人寰景象的人,也是深受煎熬。就像記者聶卡,因在集中營看到太多暴行,良心不安,讓他堅持揭發集中營真相,為受害者尋求公義。

可惜人性偏好享樂,情願醉生夢死,歌臺舞榭,這種只求粉飾太平不要真相的掩蓋、壓抑,只會讓加害者無法獲取教訓,殘酷的歷史無法警示未來。因為沒有公開的勇氣,歷史恐會不斷重演,就像萊德曼在調查中發現,許多隱身在相關單位,私下認同納粹的公職人員,不但反應冷淡,故意找碴,敷衍行事,還不時洩露逮捕訊息,讓人犯輕易逃脫。而過程中不斷提供他密報的警察,還因此被停職,這時心思單純的萊德曼終於了解,人性中的公義充滿種族差異的偏見。
3790-謊言迷宮-2

勇於面對  才能真正重生
萊德曼原本以為起訴集中營的謀殺者,將是德國修復歷史不堪的創舉。不料,在抽絲剝繭、追溯真相的過程中,他看清的不僅是人性在戰場上顯露的殘酷本質,也要面對心目中最敬重的父親,還有女友的父親,都曾在身不由己或愛國心使然的情況下,參與納粹的暴行。當他認清印象中的美好,不是真實世界的全貌時,不知所為何來的失落,對人性扭曲、變態的難以承受,讓他曾一度離開調查團。

「人都是不完美的,就算想做正確的事,也不容易。」這是萊德曼繞了一圈後的感受,在當時政治極權獨裁,經濟動盪的氛圍中,許多人因為盲從、愛國、認同、自保的情境下做出各種權宜之計,結果不全是自己所能掌控。

經過20個月焚膏繼晷、不眠不休的追查,在1963年12月20日舉行的公開審判中,被告的納粹分子趾高氣揚,甚至一度還獲法庭警衛的致敬。但是,隨著倖存者控訴在奧斯威辛集中營遭遇的恐怖經歷後,在座者都禁不住流下眼淚。最後,有17人被判有罪。

二次大戰後幾十年來,德國願意不斷透過書籍、電影反思過去帶給猶太人與世界的傷痕,這股勇於面對、揭露不堪,修復歷史錯誤的勇氣,反而造就德國驚人的復甦與成就。反觀台灣對228事件的態度,就顯得較低調不願面對。其實呈現歷史真相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讓人記取教訓,讓蒙受不白之冤者,得以昭雪,獲得公平的彌補,讓施害者得到應得的教訓,這才是公義的宗旨,而非單純對峙報復或激發仇恨。

《謊言迷宮》描述的史實,讓人了解審判的目的不僅是為了懲罰過去,更是為了警惕未來,讓容易被遺忘、被忽略的歷史教訓,永銘人心,不再重蹈覆轍。
 

謊言迷宮  Labyrinth Of Lies
上映日期:2016-03-18
級  別:保護級 
導  演:朱利歐里加雷利
演  員:亞歷山大菲林、德莉可貝許特、格爾特福斯、安德烈席曼斯基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