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思》復活使愛比死更堅強

3793_復活使愛比死更堅強

◎李約

未知生,焉知死?這是孔子務實的生命觀;不過我們也可以反過來問,不能面對死亡,如何好好地活在這個世界上呢?

肝腸寸斷喚不回摯友生命
兩年前,好友朱惠慈送我一本盧雲的小書《最大的禮物—生與死的靈性關顧》,那時我正在照顧癌末的好友邵潔,她認為這本書可以幫助我;於是在陪伴邵潔看診時我一口氣看完,之後再回過頭去,一頁一頁細細品味。

想不到惠慈更早離開這個世界,她與邵潔相隔不到半年。同一年裡,我失去兩個知心的好友。

這種痛,無法以筆墨形容。直到如今,偶或寫出一段自己感到得意且順暢的文字,不自覺地閃過一個念頭:惠慈看了會怎麼說?接著恍然想起,她走了,再也不會幫我看文章了。邵潔離開以後,房間一直維持原樣,我一走進總錯覺她還在裏頭,或者錯覺她只是暫時不在,如以前出國或者出差一般,過幾天就要回來;然後就想到,她再也不會回到這裡了。我們一起同工、也一起生活超過廿五年,早已是一家人;連妹妹都說:「你跟邵姐,你們更像親姊妹……親人的離世,那是肝腸寸斷也喚不回。」

思念故人也定睛在復活主
然而若從盧雲的觀點來看,死亡是失去,死亡也是一件禮物;那麼,我的確是從兩個好朋友那裡,接受了兩件寶貴的禮物,她們的離開,促使我更專注定睛於基督、更渴望向神探究生命的奧秘,也更珍惜我還活著的時刻,更愛身邊的每一個人。

盧雲在結論談到耶穌的復活:「復活確實向我們顯明,愛比死更堅強。……當我們定睛在復活主,不但可以發現愛比死更堅強,也會發現信心比懷疑更穩固。」

傷心但卻不至絕望,痛苦於死亡的隔離,卻仍然常常在生命的存在裡感受到喜樂的力量。淚水中常帶著歡笑,沉寂裡卻湧出更深刻的體會,這是近於半年之內的心情。常在思念故人時哭泣流淚,但我學習一個功課,在痛苦的淚水氾濫之中,仍然堅持向主獻上感謝和讚美,因祂本為善,祂的慈愛永遠長存。

我們在這世上時,或許永遠也不能明白,為什麼祂決定把這兩個敬虔愛主的姊妹,都在看起來還可以被主大大使用的年歲裡,就這樣接走了,使她們身邊的家人和好友心碎?

空墳墓使門徒心裡憂愁
基督復活了,祂走在以馬忤斯的路上,走近那兩個門徒的身邊。他們的眼睛竟然迷糊了,看不出走過來的那人是誰。他們不但眼睛迷糊,而且還「臉上帶著愁容」,可能這是一個原因,因為心裏憂愁,以至於眼睛迷糊了,看不出旁邊這人是什麼人。於是他們跟祂談話,把這幾天發生的大事告訴祂:

「祂是個先知…說話行事都有大能。祭司長和我們的官府竟把祂解去,定了死罪,釘在十字架上。」(路加福音廿四章19-20節)

如果十字架是人所遇見的最大困境,那麼空墳墓可以說是人生的絕路了。死了的主至少還有一個屍體,可以讓人憑弔和追念,可是連這個屍體都不見了,只剩下一個空的墳墓,這不只是絕望,這簡直是恐怖!

在以馬忤斯的路上,這兩個門徒就是遇到了這樣的危險,他們好像已經走到了懸崖的盡頭,後有追兵(因為把耶穌釘死在十字架的人,一定會繼續追殺他的門徒),前臨斷崖(以色列民素來所盼望的救贖主被釘死、埋葬了,現在竟然找不到他的屍體),完全沒有出路。然而婦女們的話語使他們感到困惑,她們去了墳墓那裡,說是祂活了。

屬基督的永不被丟棄
盧雲說:「復活是上帝對耶穌、對所有祂的孩子信實的表現。復活,是上帝的方法,向我們顯明沒有什麼屬祂的會被丟棄。屬祂的永不失喪——甚至我們必死的肉身也不會。」

活在這世間的美好記憶、彼此相愛的一切,不會因為離開這世間而消逝,都被保存在神那裡。有一日我們仍會與所愛的人相逢,也會驚喜地擁抱起所有以為消失的美好記憶……這一切,都因為我們要聚集在那位復活的君王面前,祂要與我們同在,祂會擦去我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坐寶座的說:「看哪,我將一切都更新了。」(啟示錄廿一章5節)

邵潔在生命最後階段裡,曾經跟我分享哥林多前書十六章的22節最後一個字「主必快來」,原文只有一個字Maranatha,她告訴我,這是早期教會互相打招呼時的用語。他們以主必快來互相提醒,或者以此作為禱詞。我把這個辭寫下來,貼在浴室的鏡子上,早晚都以此提醒自己。
這也是她留給我的美好禮物之一。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