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為基督徒立下順從神,不服從人的先例

3793_復活_為基督徒立下順從神_不服從人的先例

◎周學信(中華福音神學院神學與教會歷史教授)

在復活節清晨的一切活動中,其實復活一事,乃是違法的。但鮮少信徒留意到這件事實。多數信徒多半引用以下這段聖經,作為護教之用。偶然提及耶穌基督的復活時,眾信徒莫不以屬靈或心理的角度來分析。然而,復活一事絕不僅僅關乎個人,更非單單指涉「靈魂」從死裡復活。

復活─與當時掌權者的對峙
「彼拉多說:『你們有看守的兵,去吧!盡你們所能的把守妥當。』他們就帶著看守的兵同去,封了石頭,將墳墓把守妥當。」(馬太福音廿七章65-66節)

「忽然,地大震動,因為有主的使者從天上下來,把石頭滾開,坐在上面。」(馬太福音廿八章2節)

信徒們都相信、也承認耶穌肉體的復活。耶穌復活乃是神蹟,既超乎自然,亦大大悖離自然定律裡的一切可預期事件。更重要的是,復活戰勝了死亡,勝過罪惡與邪惡的權柄。但復活遠不僅止於此。復活的行為是觸犯法律的,是種與當時掌權者的猛烈對抗。

復活節前幾日,耶穌在彼拉多面前宣告祂的國並「不屬這世界」。許多基督徒再三引用耶穌這句話,有如老調重彈般地捍衛耶穌使命乃是「屬靈」的說法。有人說,倘若耶穌意圖挑起政治抗爭,在面對彼拉多當時已有絕佳機會;但耶穌並未如此行,只因祂力圖避免對抗。有時,牧師依循如此脈絡,衍生其論述如下:當耶穌站在彼拉多跟前時,祂原可呼召天使天兵作為護衛,或者可在被釘十字架之際,呼召天使天兵來施予拯救。但耶穌並未如此行,因其使命不具有政治性,為此之故,在政治抗爭發生時,呼召天使以為策應是沒有必要的。

事實上,耶穌只是將戰役往後遞延幾日。直到復活節當日早晨,耶穌的國與彼拉多的國發生了衝撞。耶穌發動天使天軍的攻勢來對抗彼拉多的軍隊。耶穌的國,代表了一個全然不同的國度。世人清楚看見,在復活當日早晨,彼拉多手中並未掌握任何可逆轉復活一事的政治勢力或法律權柄。

復活─超乎人間法律及魔鬼轄制
耶穌復活,可謂基督徒首次發動的公民不服從運動。這事件完全在人間法律以及魔鬼的轄制與掌控以外。上帝所違背的法律正是那套奉帝國旨意為依歸的制度。透過復活,我們認識到在用字遣詞上,以屬靈對比政治是錯誤的,將之視作完全互斥的兩者亦是不正確的。在動盪的時代裡建立如此的認識,對台灣基督徒而言格外重要。

近來筆者再三聽聞牧者謂教會應當迴避政治,稱教會的四面高牆內,並無政治的容身處。又云教會事工乃是屬靈,與政治毫無干係。然而在經歷復活節之際,如此主張有待重新審視。回想初代使徒,他們是如此行的-當他們被禁止宣揚復活信息時,他們回答:「順從神,不順從人,是應當的。」初代使徒了解他們的「屬靈」活動有違民眾甚至掌權者的要求,但在使徒心中,當下應當如何抉擇卻再清楚不過。

復活的子民不應迴避呼召
在復活日清晨,上帝的天軍擊潰彼拉多的大軍,打碎了他的帝國之璽。身為復活的子民,在牧養時須心存復活當時所爆發的政治對抗。這同時意味著,我們不應迴避挺身對抗今時今日的彼拉多。光說信徒所事奉的國不屬這個世界仍然不夠;以敬虔之心分別「屬靈」使命亦無法使我們逃避作為復活耶穌的僕人之責。神學家潘霍華(Bonhoeffer)曾寫道:「遁逃入隱匿之處無異於拒絕呼召。任何意圖隱身匿蹤的耶穌群體已不再是跟隨耶穌的群體。」(Bonhoeffer, Discipleship, 113)

今時今日,是否仍有敵對福音的彼拉多?今時今日,是否存在意圖消滅教會救贖使命的勢力?當權者是否不斷告訴上帝子民,要求支持同性婚姻與有關學校性教育的新課程?立法委員與特定團體是否試圖自公共場域排擠教會、壓制基督徒的聲音、妖魔化信徒的想法?倘若是的,信徒必須挺身對抗這些掌權者。復活一事已經為耶穌的跟隨者立下「服從神,不服從人」的先例。或許,彼拉多的帝國之璽必須被再次打碎,政治上的「誹謗褻瀆」必須再度掀起,因為真正的君王乃是耶穌。在今日的復活節中,「順從神,不順從人,是應當的」是當代教會時常遺忘的功課。(羅怡婷翻譯)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