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為難民做什麼? Alice Su:支持、陪伴及賦權

3797_可以為難民做什麼_蘇奕安_支持陪伴及賦權
Alice Su用照片分享在中東難民的見聞。(盧明正/攝影)

【記者盧明正台北報導】我們可以為難民做什麼?曾在中東擔任記者的Alice Su,四月8日晚上在「世界微光」主辦的「當我和難民在一起」分享會中,以「流離失所:中東難民生存記」為題表示,我們能為難民做的就是支持(Advocate)、陪伴(Accompany)及賦權(Empower)。

今年25歲的Alice是台裔在美國出生,曾在台灣就讀一年的小學,也在上海讀國中及念美國學校,並在美國就讀普林斯頓大學公共和國際事務系。大學時對中東局勢感到負擔,因此學習阿拉伯語,在學期間並曾前往阿曼、埃及及摩洛哥等地。2013年大學畢業,她身上只帶一萬美金就隻身前往約旦,在當地電台當實習生,展開為期兩年的記者工作,還到過以色列、巴勒斯坦、黎巴嫩、伊拉克及突尼西亞等地做深入採訪。3797_可以為難民做什麼_蘇奕安_支持陪伴及賦權_3

與難民成為朋友
「為了瞭解難民的生活,最直接的方式就是與難民成為朋友。」Alice住在約旦兩年期間,她的第一個朋友就是敘利亞的難民青年。她描述第一次進入難民營的情景,原來就是在沙漠地帶圍起籬笆,無家可歸的難民被安排在十分擁擠的帳篷裡,生活十分不便。難民朋友對Alice說,除非有人可以做擔保,否則沒有人可以離開難民營。

由於Alice貼近難民的生活,才也知道難民需要什麼?她說,難民在尊嚴上是很需要別人給他們的賦權與機會(Opportunity)。有一次,她採訪一戶來自敘利亞的商人家庭,他們就直接告訴她「我們最需要的是工作機會」,因為這樣可以讓自己重新站起來。

她在醫院採訪時,不經意看到在當地不容易見到的3D列印機,原來是外國人捐贈給醫院的醫療設備,讓那些因戰亂失去手腳的殘疾者,可以打印出義肢來,讓生活能力獲得改善。

「當生命遭受威脅就是需要外界救援(Relief)與保護(Protection)。」有時Alice的工作不只是記者,而是經常扮演幫助難民的角色。她的筆記本裡,不僅寫了曲折離奇的難民故事,還備註了許多受訪者因逃難而失蹤的親人名字,而她也將這些名字提供給聯合國人權組織,協助找到失散家人的下落。

Alice說,當她看見這麼多難民遭受生命及財產的威脅,愈是顯得自己的無能為力,自己也不可能替難民承擔這些痛苦。但是,「唯有基督信仰才是能夠繼續往前的力量!」而她能做就是將難民的聲音透過媒體傳播出來,用禱告許他們一個未來(A Future)和希望(Hope),這也是眾多難民的心聲與盼望。

為難民禱告 希望有一個未來
Alice在中東的採訪工作是透過普立茲危機報導中心(Pulitzer Center for Crisis Reporting)支持的獨立記者,報導涵蓋範圍包括中東、北非及阿拉伯半島,特別是報導約旦和黎巴嫩的難民問題。2014年,她還獲得潘基文親頒聯合國記者協會(UNCA)的「伊麗莎白紐弗紀念獎」。

Alice(中)與父母親合影。

Alice(中)與父母親合影。

Alice姊妹在家中排行老二,其父母已移居上海,這次一起返台及參與演講活動。父親說,當初她聽到女兒大學畢業要去中東,想到那裡還在打戰「都怕死了!」,後來他為女兒禱告,求主帶領她一切平安,心裡就不再懼怕。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