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上帝的記憶中》失智症患者需要團契與集體記憶

3797_失智症患者需要團契與集體記憶

【特約記者鍾小玲╱編譯】在澳洲雪梨市南部的米蘭達區,一所老年照護中心附屬的一個小教堂,每週四都會舉行崇拜,約翰每星期都會去參加。直到幾週以前有些不尋常的事發生了,約翰還是前往這個小教堂,不同的是,他參加的是天主教彌撒,而不是他一向參加的基督教崇拜,因為他忘了彌撒和崇拜的時間調換了,還是照著他的老習慣在週四前往。

不過,這也不是約翰頭一次忘事,他已經越來越習慣了。2010年當約翰77歲時,被醫師診斷出罹患失智症,約翰的妻子貝弗莉說,約翰很接納這樣的診斷結果,甚至認為這是件值得感恩的事。

如同搬離了熟悉環境
約翰已經開始失去短期記憶,有時候連說話都有困難。在接受治療之前,約翰已經停止參加一個由當地教會退休人士組成的查經班。約翰說他什麼都不記得了,無法再參加這個查經班對他來說是個很大的打擊,對他的個人信仰有重大影響。

《失智症:活在上帝的記憶中》(Dementia: Living in the memories of God)一書作者、蘇格蘭亞伯丁大學的史雲敦教授(John Swinton)表示,約翰有這種感受並非不尋常,很多失智症患者經常覺得自己好像搬離了熟悉的環境,首先是朋友好像開始消失了,因為很多患者只記得朋友過去的樣子,不過如果朋友依然活著,患者就認不出他們現在的樣子了。

需要別人記憶中的你
史雲敦教授指出,在西方文化中,人們理解自己身份的方法是記得自己是誰,那是一種自傳式的記憶。當你問自己是誰時,馬上會回想到一連串有關自己的故事。為了記得孩童時的事,人們會去問媽媽,然後假裝自己記得那些孩童時的回憶,但其實是別人幫我們記憶。問題是如果那就是你,當你的記憶開始出問題,也就是當你忘了自己是誰的時候;有很多你自以為記得的事,是別人記得有關你的事,所以你真正需要的是別人記憶中的你。你的故事對你自己當然很重要,但到頭來我們其實深深活在我們周遭人的記憶中。

史雲敦教授表示,我們的身份與他人及上帝密切相連,上帝創造我們並給予我們在基督裡的身份。如果你開始遺忘自己是誰,其實你還是你,只不過你得依賴他人對你的記憶。

即使遺忘許多 仍有信心
布萊頓(Christine Bryden)罹患失智症已超過廿年,她根據自己的經驗寫了四本書,最新一本著作名為《在我遺忘之前》(Before I Forget)。這是一本回憶錄,她說寫這本書就好像在拼布,把她和親朋好友的回憶拼湊在一起,有關她的回憶是由周圍的人幫她保留的。

對於布萊頓來說,身為她所在的昆士蘭教會其中一份子,無比重要。她說,即使你什麼都忘了,但你還是有信心,因為在基督裡的肢體會溫柔地用他們的記憶托住你。從世俗的角度來看,朋友依賴你記得他們生命中重要的事,還有你告訴他們上次見面所發生的事。「儘管我不能為我的朋友做這些事,甚至於忘了他們是誰,但我的朋友記得我,他們會照顧我。」布萊頓還說,我有信心上帝會永遠記得我,祂把我放在祂的手心上。

布萊頓享受她在昆士蘭教會中的團契生活,雖然她很難跟上別人說的話,也無法跟著唱詩歌,還經常搞混事情的順序,但她還是喜歡身為團契其中一份子,受其他基督徒歡迎和接待,而不必做任何事。

史雲敦認為,即使是和基督肢體瑣碎的關係也很重要,因為每個人有不同的恩賜,使我們彼此得以完全,當我們無法發揮功能時,我們需要重新在基督的身體裡找到新的定位。基督徒是耶穌的門徒,在基督的身體裡具有各自的功能和使命,不會因為忘記就失去。他表示,教會幫助罹患失智症的信徒找到新的定位很重要,教會必須幫助他們安全地生活在教會中。

史雲敦還說,要面對失智症,患者的家人承受沈重的壓力,必須在患者的過去和未來之間取得微妙的平衡。談到失智症時,人們總是談論過去,其實可以用不同的技巧把過去帶到現在,幫助失智症患者儘可能接近現在。沒有人只活在過去,每個人都希望有未來,一個人的靈性和他在基督身體裡的使命、呼召,則是屬於現在,這會帶來盼望。史雲敦教授說,耶穌會與我們同行,即便當我們走入困惑和困難之地時也一樣。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