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原諒賈斯汀.比伯吧!(舉目雜誌)

讓我們原諒賈斯汀比伯吧

文/王星然

2016年的春天,美國流行樂壇正在上演一齣極具療癒性的故事!

讓我們原諒賈斯汀比伯吧!”(Let Us Now Forgive Justin Bieber

讓我們原諒賈斯汀比伯吧2

時尚雜誌GQ3月號封面斗大的標題,在書店雜誌架上引人注意。

把鏡頭拉回一年前的美國娛樂新聞,那時賈斯汀‧比伯(Justin Bieber, 1994年生。以下簡稱小賈)還是一隻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在媒體上,我們看到他召妓吸毒,挑釁打架,酒駕惹禍,在私人飛機上吸食大麻,害駕駛必須帶上防毒面具;和狗仔飆車被逮又謊報假名;他向維安警察嗆聲,視法律於無物;演唱會遲到兩小時,只因打電玩又睡過頭…….

令人嘡目結舌的脫序行為,一幕接一幕,透過全球網路及社群媒體,遍傳天下,他就是個jerk(混蛋)。

2014年1月,在美國白宫網站上,有人發起聯署,要求美國政府收回小賈的綠卡,讓他滾回加拿大。我也去簽了名!

當時小賈才20歲,已經徹底玩完了。

Purpose記錄信仰旅程的專輯

如果我說這一切現在似乎有了轉機,讀者相信嗎?

由於在教會從事年輕人事工,筆者注意並追踪小賈有一陣子了,開始時也是將信將疑。但就事實而言,過去這一年小賈負面新聞確實是變少了。

上網google一下,你會看到樂壇傳出他受洗的消息。他的超勵志新專輯Purpose大膽談論他的基督信仰及在罪中掙扎的心路歷程,這在流行樂界十分罕見!

Purpose是一張有關道歉、有關信仰、有關自省的作品。專輯封面拍攝得十分具有意象:小賈低頭禱告,並坦露胸前紋身的十字架,透露著強烈的宗教信息。

前陣子我看到一篇有趣的報導,傳聞伊斯蘭國家,面對這張作品如臨大敵,深怕太過“基督教"的專輯封面會對他們的青少年產生“不良作用”,擬禁止發行。小賈在年輕人當中的影響力非同小可,連穆斯林也不敢掉以輕心。

讓我們原諒賈斯汀比伯吧3

Purpose是小賈出道以來最暢銷的作品,自2015年11月發行的第一週,就登上《告示牌》(Billboard)專輯榜冠軍。接著三首冠軍單曲相繼出爐,樂界普遍給予高評價。

Purpose低調、冷峻、卻濃郁的和聲給後現代R&B(藍調節奏)和Eletropop(電子流行)鍍上一層鈦金屬的超未來質感。

2016年小賈的葛萊美得奬作品"Where Are Ü Now",就收錄在這張專輯中。他與實驗音樂大師Diplo and Skrillex一起合作的這首電子舞曲(Electro Dance),前衞的合成節奏音效,融合熱帶雨林原始部落聲響,不突兀卻創意十足!

樂評說Purpose為流行樂界投石問路,指出未來的新方向。

我用《福布斯》(Forbes)分析家寫的一篇有關小賈的專文評論來引入這一段的總結:

短短一年的時間,小賈從形象破產的窘境起死回生,是世所罕見的公共關係個案,不僅值得其他流行藝人注意,連商業品牌也應該加以研究——如何用好的產品,來贏回市場,挽救破滅的形象?

不!不!不!一個身、心、行為嚴重偏差,又被媒體和社會所踐踏、所唾棄的人,有什麼正能量和健全的身心狀態,能使他重新振作,不亢不卑地回到螢光幕前,並且創作出音樂生涯中最好的作品?

我們要問,到底過去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事?

GQ的“見證”

2015年,GQ派出旗下資深記者Taffy Brodesser-Akner,潛入紐約市的Hillsong NYC教會,一探究竟。結果,無心插柳地深度報導了一段小賈的“重生”經歷。

我必須承認,如果這只是一篇普通基督教雜誌的見證,我大概不會太感興趣。因為,教會界對於藝人信主,常是過度自嗨(high),誇大渲染的背書和信誓旦旦的承諾,反而給初信的藝人帶來莫大的壓力。

但是,像GQ這樣一本在主流中頗具影響力的時尚雜誌,會對得救見證感興趣,是個極不尋常的文化現象,這完全抓住了我的新聞胃口。

讓我們原諒賈斯汀比伯吧4

話說,大約5年前,Hillsong NYC教會的Carl Lentz牧師,接到好友Judah Smith的一通電話,要他幫助一個迷失的年輕人。Lentz爽快地答應了。他的教會本就對千禧世代(Millennials )特別有負擔;而這個年輕人就是小賈。

Lentz承認輔導小賈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活在眾目睽睽之下(live his life on Front Street)”,一個正在“施工中”的罪人,一舉一動都被媒體拿放大鏡檢視,令人窒息。

太早成名使小賈無法過著一般正常青少年的生活,他非常迷茫,揮金如土(小賈是福布斯全球藝人排行榜前十名的大富豪)。

他常用毒品和酒精來抒解心中的苦悶及壓力。他留連於夜店,用轟趴、性濫交等來尋找真實的關係和同儕的肯定;他的音樂盡是些陳腔濫調,毫無新意,在競爭激烈的美國流行樂壇上,很多人瞧不起他。

小賈就是一個專靠少女粉絲吹捧的花瓶,一個目中無人的小屁孩,一個令人憎惡的暴發戶。

Lentz常提心吊膽小賈不知何時又要出包。比如有一次,小賈在迪士尼樂園,乘輪椅裝成身障人士插隊,引發眾怒。這種對身障人士權益的侵犯,讓Lentz特別難過。

但Lentz 知道,此時除了為他禱告,他能做的,只有等待上帝出手!

他眼看著小賈驕養著那個完全以自我為中心的super ego,直到那個ego長成一隻連小賈自己再也不認識的怪獸……或許有一天,當小賈再也無法忍受這個現象,對自己完全絕望,那就是他願意回到父神懷抱的轉捩點!

2014年,在鋪天蓋地的媒體追打風暴中,走投無路的小賈終於回來找Lentz。

這次,他甚至帶著行李搬到Lentz家住,每天Lentz花時間輔導他,帶他讀經禱告。有時小賈就靜靜地坐在廚房裡,一坐幾個小時。那個廚房成為小賈的避難所,因為那裡有愛他的上帝,他在祂裡面躲避黑夜的驚駭,白日飛的箭,和午間滅人的毒病……..

有一天,小賈看著鏡中的自己,一種被這世界深深棄絕的失落感重重地擊打著他,他跪倒在地失聲痛哭,聖靈在他心中大大動工。他呼喊著:我要耶穌!這時小賈已降服在耶穌基督的福音裡。

小賈跟著Lentz禱告完後,起身說:讓我受洗吧!Lentz說:好,我們來安排時間。小賈說:不!我現在就要。他厭惡自己,那個充滿罪惡的舊我必須立刻死去!

Lentz從小賈的眼中看見了他對救恩的渴望:“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林後》5:17 )小賈就是一刻也不能再等待。

Tyson Chandler的特大號浴缸

當晚,他們驅車從郊區進入曼哈頓的一間旅館,Hillsong NYC 經常借這旅館的游泳池舉行洗禮。沒想到當他們抵達時,大批媒體和粉絲早已在那兒守候(顯然有人走露了風聲)。

Lentz當下打了電話,確認友人的公寓有一個游泳池可用;不料消息還是走露了,等他們到達時,平時安靜的社區已經擠得水洩不通!

Lentz想起了他帶的弟兄Tyson Chandler。當時,Chandler為NBA紐約尼克隊效力。那天稍早尼克隊還力戰邁阿密熱火隊。 Chandler跟著Lentz門訓了一段時間,是個火熱追求的年輕人。他住在西區的高級豪宅區,門禁森嚴,閒雜人等無法進入,而社區裡有一座游泳池!

讓我們原諒賈斯汀比伯吧5

當他們到達時已是凌晨2:00。Chandler的妻子弄了些點心,準備了幾條大浴巾,但游泳池早已關閉。Chandler突發奇想,提議用他的私人浴缸——人高馬大(七呎一吋)的Chandler有一個客製的特大號浴缸。

那晚,小賈就跪在Chandler的浴缸裡,伏在Lentz的胸前痛哭,彷彿他若不重生,便活不過那晚,他就是一刻也無法再忍受那個必須治死的老我!Lentz為小賈施洗,一個新的屬靈新生命誔生了!

獅子的利爪

寫到這裡,我腦中呈現一幅圖畫:在魯益師所寫的《納尼亞傳奇-黎明行者號》裡,有一隻龍,是一個極端自我中心的小男孩尤斯塔斯變的。自私與貪婪,使他皮上長出厚厚的鱗片,成為一隻無人敢靠近的惡龍…….

有一天,尤斯塔斯在池中看到自己醜陋的倒影,竟連他也不認識。他痛苦懊悔,但為時已晚!

讓我們原諒賈斯汀比伯吧6

獅子亞斯藍帶尤斯塔斯來到井邊,要用活水來醫治他。但尤斯塔斯必須先脫掉身上長滿鱗片的龍皮。每次,尤斯塔斯費力掙扎,小心地劃破又撕裂皮膚,都只脫了薄薄一層,卻發現其下還有龍皮,試了幾次後,他只有絕望地看著亞斯藍。

亞斯藍說:“你不得不讓我幫你。”說時遲那時快,只見獅王伸出利爪,痛徹心扉的一抓,快狠準地剝下了尤斯塔斯厚厚的龍皮。

人就是這樣,只要我們覺得還能忍受,就不會放棄自我掌控的意志,因為我們都怕痛,對自己都過於仁慈——即使努力想要改變,最終只是不痛不癢徒勞無功。

亞斯藍的那句“你不得不讓我幫你”正是轉捩點所在!是的,很痛!但上帝不得不讓那個“痛”臨到我們!魯益師稱苦難為上帝的“擴音器”,藉著它,上帝喚醒耳聾心肓的罪人,狠狠地剝下我們的龍皮,使我們得醫治。

那晚,上帝在Chandler的浴缸裡剝下了小賈的龍皮。

在此之前,小賈正籌劃一張新的專輯,但生命改變後,他發現自己對多首已完成的曲子,失去了感覺(connection)。

他說:“這些舊曲子已經不符合我現在的狀態和腦中的想法了。”他必須重寫重錄專輯內的歌曲。於是,一張全新的、記錄信仰旅程的音樂專輯Purpose誕生了!

勇敢地做個罪人

我想,有必要清楚指出,這篇文章並不企圖幫小賈的靈命背書,也不保證以後小賈不會再出包。小賈信主後,有許多行為及發言仍顯出其靈命的幼嫩。例如,他的“Taco Bell教會論”,如果小賈不繼續委身於教會的生活,情況堪憂。

把小賈當成屬靈模範生,是一件愚不可及的事。

事實上,直到見主面之前,我們每天都在學習成聖的功課,靠著主的恩典,我們會進步,但仍舊是“施工中”的狀態,小賈也在音樂作品裡自白說:

“上帝啊!我盡上我的全力,但有時我會軟弱,我仍會跌倒。我不是給自己找藉口。我只是了解到事情是怎麼發生的!"

路德也體會到這一點,因此他說,要勇敢地做個罪人。

當我們被過犯所勝,是耶穌讓我們抬起頭來,祂已經為我們負了罪債,祂的得勝使我們不必每天活在失敗的沮喪中,我們倚靠祂就有盼望。

讓我們原諒賈斯汀比伯吧7

白超乎雪

4月初,美國中西部接連兩天的暴風雪,把大地染成一片銀白,在陽光的照拂下閃閃發亮。我開著車呼嘯過一片又一片雪白的休耕玉米田,車內音響隨著美麗的鋼琴伴奏,靜靜地流瀉出小賈的專輯同名歌曲“Purpose”。

小賈,用他滄桑卻仍難掩稚嫩的嗓音唱道:

我能想像,有一天,當人生的旅程來到終點

我向親友們一一道別,然進入永恆的安息

我求祢赦免我的罪,主我懇求祢!

我為著祢與我在世同行的日子感恩,

如今我的靈魂找到了可安歇的歸宿

 

我把我的心放在祢手裡

學習祢交付我的功課

無論我身置何時何地

祢不離不棄

祢已把最大的禮物賜給我了

祢給了我活下去的意義!"

望著窗外一望無垠、在陽光下無可逼視的皚皚白雪,我心再次被主愛深深震撼——我們的罪雖如朱紅,主能使它白超乎雪!

一個無藥可救的孩子,上帝竟能把他從禍坑汙泥中拉拔出來,賜他尊貴榮耀為冠冕!那是一種怎樣的愛?是一種怎樣的原諒?

“讓我們原諒賈斯汀.比伯吧!”

刹時間,GQ雜誌的標題變成了一道哲學命題:

我自己也是何等需要被原諒?!

(作者為教會長老,任職於密西根州政府IT部門,目前服事重心為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校園事工。)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6.04.18

歡迎各大基督教媒體來信合作,詳情請來信洽詢enews@ct.org.tw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