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真諦

3801_自由的真諦

◎殷 穎(牧師)

有人會拒絕不要自由嗎?應當不會。有人會自甘放棄自由嗎?當然也有。其實,自由有狹義、廣義與不同情況的意涵,非可一概而論也。

「自由」走上不歸路
首先,「帝王世紀:帝堯之世,天下大和,百姓無事。有老人擊壤而歌。」歌曰:「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帝力於我何有哉?」(《文心雕龍‧第四十五》)所記述的是一種自由自在的太平盛世,在歷史上難得一見,此類謳歌恐亦永不再見。

後世之人想得到政治上的自由,多半都要努力爭取,甚至犧牲性命才可。「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人人可朗朗上口。法國大革命時,產生暴民政治,當時爭取自由的著名革命家羅蘭夫人卻被送上斷頭台,行刑前她曾留下經典名言:「自由!自由!多少罪惡假汝之名以行!」為爭取「自由」,她付出了代價。人對自由的謳歌,變成了諷刺。

以上為政治自由的兩種強烈形態對比。

個人的自由,可以無限上綱嗎?當今之世,許多人都將「自由」叫得震天響,但骨子裡多半在謀己私利。自由,可以逾越法治嗎?許多人都覺得可以:「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所以殺人造反都有理,此種自由無限發揮,便會侵犯他人的自由與公訂的法治。毀人名節,為逞一時口舌之快,名嘴講出,誰敢批駁。學術論文可以抄別人的著作,也可以美其名曰「學術自由」?有什麼不可以……有誰膽敢說半個「不」字,就是妨害「自由」!

此為「自由」之末路與不歸路。

「自由」難道沒有正確的解釋嗎?當然有。但「自由」有真、有假,各有其不同的領域與涵義。

基督有一段論「真自由」的訓誨:「耶穌對信祂的猶太人說:你們若常常遵守我的道,就真是我的門徒;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他們回答說:我們是亞伯拉罕的後裔,從來沒有作過誰的奴僕。你怎麼說你們必得自由呢?耶穌回答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所有犯罪的就是罪的奴僕。奴僕不能永遠住在家裡;兒子是永遠住在家裡。所以天父的兒子若叫你們自由,你們就真自由了。」(約翰福音八章31-36節)

這,才是自由的正道與真理。

變質的天賦「人權」
「自由」可以引伸到「人權」,人動不動要講求所謂的「天賦人權」,而「自由、民主」便掛帥了。上天真有賦予人這種「權利」嗎?有。神創造的第一亞當,生活在伊甸園中,亞當只有一種天賦的權力,就是服從神的命令,忠實執行他在園中「修理看守」的角色(創世記二章15節)。

亞當有口可言,也有思考的能力,有事應可向神提問,絕對可得到最好的解決,並恪守「不可吃分別善惡樹的果子」(二章17節),便可永遠生活在神的園子裡。但亞當與夏娃不此之圖,卻違命吃了禁果,被放逐出伊甸,死亡便臨到他們。此後始祖傳下的後裔,還能主張「天賦人權」嗎?人連自己的生命都失去了,因人由犯罪開始,已無法再回復自主了,原罪的基因已將人鎖在極有限的範圍內,如今所謂的「人權」主張,早已成為撒但的代言人,還是「天賦」嗎?「人權」云乎哉,「人」的質已經改變了,還會有「權」嗎?

「民主」難避免各種瑕疵
從「自由」談到「人權」,再接下來便是「民主」,這些都是現代社會中最重要的東西,現代人的思想意識中,如少了這些便太落伍了,即便是基督徒也不可不談「自由」、「人權」與「民主」。

簡單言之,「民主」就是多數人說了算,各國普遍行之有素的民主制度皆為選舉,大家投票,無論是人或事,以多數取決,便為「公平」。而「多數」人的意見,便為公平與民主嗎?不見得!民粹可以操縱民意,所以多數意見有時並不能成為真正的公平與民主。

基督在彼拉多巡撫審訊判決時,暴民齊喊:「釘他十字架!釘他十字架!」(約翰福音十九章6節)彼拉多「順從」民意,將基督釘上十架;多數如為民粹暴力的多數,或被收買的多數與無知的多數,會更違背「民主」原則,無公平可言。

民主政治永不能避免各種瑕疵與缺點。《聖經》在舊約時代沒有「民主」,族長制與士師制、帝王制,便是「神主」(按族長、士師均直接受命於神,後來的君王亦聽命於神,為「政教合一」制,但君主亦有違背神旨而遭懲處者。最後南、北二朝之君王多違神旨,便先後淪亡)。

初代教會的兩種揀選
但到新約時代,初期教會也嘗試「民主」,還採用選舉制度。由於主的十二個使徒中的猶大滅亡,便想到應將此缺補上。他們投票選出猶士都的約瑟和馬提亞兩個人成為使徒候選人。但使徒們為「尊重」主的權柄,故禱告求主在二人中圈定一人,眾人禱告說:「…主啊,你知道萬人的心,求你從這兩個人中,指明你所揀選的是誰,叫他得這使徒的位分。這位分猶大已經丟棄,往自己的地方去了。於是眾人為他們搖籤,搖出馬提亞來;他就和十一個使徒同列。」(使徒行傳一章23-26節)馬提亞這位被「揀選」出來的使徒,在整本新約聖經中,只在這裡出現一次,此後便下落不明。

這種「揀選」有極大瑕疵,因為主的權柄被限制了,只能在二中選一,以投票加上搖籤方式揀選出來者,是否為最佳方式,《聖經》未再有何指示。以此方式產生的使徒,一生無所作為。今日教會中多半也盛行此種方式,人意先定下範圍,再禱告求神賜福,便成為一個教會常用的模式。

新約聖經中,另有一位著述等身,讓我們時時可得到幫助的大使徒保羅,他在大馬色路上,為主親自揀選(使徒行傳九章1-16節)。新約聖經中如少了保羅的著作,新約便削弱了,他是神親自揀選出的使徒(哥林多前書十五章8-11節),由此可見,在基督教的信仰生活中,「民主」並不能掛帥。

那麼,人人高唱的「公平、正義」呢?別的不講,將無罪的基督定了罪,釘上十字架,這件事為「公平、正義」嗎?或言這些標準不是為神設,只為「人」量身打造,很好,但基督在世時,不就是一個人嗎?祂為道成肉身的人子,當然是一個真人,但卻被不公不義的宗教當局與民粹的群眾送上十字架,足證所謂公平與正義,多少時候都被選擇性的利用,以達到某些人的政治或宗教或貪婪的不同目的。所以人的「公平、正義」云乎哉,並不能拿來解釋基督教的信仰。

假自由與真自由
讓我們再回到基督自己的教訓:「天父的兒子若叫你們自由,你們就真自由了。」難道自由還有真、假之分嗎?有的。相對於基督的「真自由」,其他都是「假自由」。

按自由的狹義解釋:人能有行動、思想、言論的方便,就為「自由」。但人雖有行動的自由,卻只能限在極小範圍,即使囚徒在監牢中,也會有囚室中的一點「自由」。人根本無能力超越某種特定的空間;人的言論如超越一定限度,便會招來極大的干擾與麻煩,思想也會受思維的限制,即使科學家或哲學家的思想,也難以超越其有限度的思考能力。

何況人早已經為那惡者捆綁在罪中,所以人這些「自由」全都是假的。人是活在自我欺騙中,根本沒有真自由。保羅在羅馬書中的二律,便清楚告訴我們:「不僅沒有行善的自由,更沒有不做惡的自由」(七章19節),一個癮君子,靠自己的能力,能戒除賭、色等惡癮嗎?而與生俱來的仇恨呢?人類史不就是一部仇恨史嗎?人早已成為罪的奴隸,哪有自由,人所謂的自由都是「假自由」,不是真自由。

「真理是什麼呢?」古往今來多少人都提出同樣的問題,引發無數解答。

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
基督又說:「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約翰福音八章32節)基督在彼拉多庭中受審時,主對彼拉多說:「你說我是王。我為此而生,也為此來到世間,特為給真理作見證。凡屬真理的人就聽我的話。」因而引發彼拉多的「大哉問」,彼拉多提問基督:「真理是什麼呢?」(約翰福音十八章37-38節)

「真理是什麼呢?」古往今來多少人都提出同樣的問題,引發無數解答,但均為謬答。因基督的「真理」並非是一種理念、一個方程式、或任何由思維所產生的理性解釋,因「真理」根本是指主自己。基督再進一步表白:「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不僅彼拉多不懂,世人都無法明白基督所講的「真理」,因真理原本是祂自己,是與道路、生命並存的真實,與一般世人所理解的真理,風馬牛不相及。

真理(即基督)才能給人以真正的自由,而了解與接受基督的「真理」,不能用人的理念與思維,而是透過「信」,將基督接受在心裡。基督耶穌降世,為要拯救罪人,祂為人之罪釘在十字架上所產生的救恩,就是真理,也是唯一能成為祂(真理)到達天父裡面的途徑,也只有藉「真理」才可得到生命,故這樣的真理才能產生真正的自由。

由於在基督裡,人的罪被赦免了,罪的枷鎖已卸下,便不再受撒但的捆綁,人,便真正成為一個自由人了。保羅所說的「行出來由不得我」之我,是為罪捆綁的「我」,人在「真理」中被釋放了,罪惡擺脫了,人也才能有真正的自由,此後「行出來便能由得我」了,而這個「我」才是真我,是掙脫了惡者宰制的我,此之謂「天父的兒子叫你們自由,你們就真自由了。」

天父的兒子能叫人得到真自由,祂自己呢?祂也是個自由人嗎?何出此問?祂能讓別人得到自由,祂自己當然是個自由人了。未必!基督能叫別人得到自由,但祂自己卻沒有自由?因祂在道成肉身時,已放棄了自由,而且已經成為奴僕(腓立比書二章7-8節)。基督甘心自為奴僕,且放棄了祂的自由,才能完成十架救恩,為人類帶來真理與「真自由」。所以,基督予人的真自由,是要付出祂自己的自由才能成全的。

基督背上十字架便完全失去自由。做為基督的信徒,獲得了主犧牲自由的代價,人才能得到真自由。人不僅應感恩珍惜,更應效法基督,也要背上十字架,放棄已得到的自由,去服事眾人(馬丁路德主張),才能有效的傳揚救恩福音。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