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福音支取對抗阿茲海默症的屬靈力量

3802_向福音支取對抗阿茲海默症的屬靈力量

【特約記者羅怡婷/編譯】在所有疾病當中,阿茲海默症格外令人感到恐懼與絕望。在與病魔對抗的過程中,心理學家兼作家馬斯特(Benjamin Mast)認為,福音能為人注入屬靈生命的動力。隨阿茲海默症日益普及,他建議所有信徒都應當為可能面臨的爭戰及早準備。

全美超過5百萬人罹病
全美有超過5百萬人罹患阿茲海默症,這種失智症會影響人的記憶、思考與行為能力,也是全美排名第6的死因。馬斯特指出:「聖經清楚記載著,上帝記念他的百姓,看顧他們,即使在這些人不見得記得祂的時候。」確實,即使有些患者在嚴重失智時,仍能唱詩歌、禱告、背誦聖經經節,令人讚嘆不已。

馬斯特除在肯塔基州路易維爾(Louisville)的中途之家教會(Sojourn Community Church)擔任長老外,他擁有老年心理學家執照,也在路易維爾大學的心理與腦科學系擔任助理教授。

他所著的《第二次遺忘:在阿茲海默症中記住福音的力量》(Second Forgetting: Remembering the Power of Gospel During Alzheimer’s Disease)中,提到所謂「第二次的遺忘」便是指阿茲海默症患者有可能會遺忘福音的力量與盼望,遺忘上帝是那安慰者、供應者與救贖者。阿茲海默症患者最先失去的通常是短期記憶,但一個人內心最深藏、最寶貴的記憶,通常會伴隨他們較久。這本書便是要幫助所有阿茲海默症患者去經歷基督的慈愛與恩典。「即便肉體受那咒詛所影響,罹患阿茲海默症的信徒仍是神的兒女,按照祂的形像所造,而他們的生命依然穩當地扎根在基督裡。」

選擇未來過活的方式
在馬斯特的書中,他記錄失智中心中,一位因病變得具攻擊性的男性患者的故事。後來有人想起他是基督徒,提出找人陪讀聖經的建議。儘管這位男病患起初並不認得陪讀者,也搞不清楚自己在做些什麼,但當陪讀者開始在他身旁讀經時,男病患的怒氣漸漸消散,也慢慢地對聖經中的話語產生正面回應。在他狂暴的迷亂中,上帝的話語有如船錨緊緊將他抓牢,當有人再次提醒他上帝的良善時,他便經歷了平安。

馬斯特認為,每個人在當下所選擇的生活方式,其實也是在選擇未來過活的方式。「在建立屬靈習慣的過程中,我們也將之內化成自己的一部分,深植在靈魂深處與程序記憶體系裡。這一切的影響比起阿茲海默症更不易受到動搖。」

漫長的道別
肯塔基州東林浸信教會(Eastwood Baptist Church)牧師詹姆士與結縭31年的妻子珍育有三名子女。珍今年57歲,去年起被診斷出罹患阿茲海默症。

詹姆士與馬斯特見面後,從他醫學與牧養兼備的看法獲得許多幫助。「人們說阿茲海默症是漫長的道別,確實如此」,詹姆士說道。「每日你好似都失去一部分的他們,若不提醒自己,恐怕將耽溺於那些不復可能實現的計畫。例如那些對退休生活的想像,對孫兒的期待。」

他認為與阿茲海默症病患保持溝通相當重要。詹姆士建議會友持續與病患說話,接納他們的狀況。有時旁人擔心自己會刺傷患者,但事實上,患者往往因為旁人的緘默不語和異於以往的相處方式才感到受傷。

對照護者來說,與其詢問病患自己能做些什麼,倒不如直接採取行動。找到自己能夠為患者付出的方式,例如除草、送餐、陪伴等等。

內華達浸信會主席的妻子懷特女士(DeeEdrah White)也是阿茲海默症的家屬,她的母親於2015年因阿茲海默症病逝。懷特表示,即使到了最後,她的母親越來越不像她自己,她卻更加明白母親是上帝的創造,不是因為她的所作所為,乃是因為她所屬的是誰。

她的母親生前因病喪失溝通能力,說的話難以理解,但教會的會友依然設法讓她參與教會活動,如崇拜、唱詩、與人交談等。在她母親去世前,懷特將母親的例行活動紀錄在房間內的告示板上,盡力維持。她認為一個照護者不應只是打掃起居,更應尊重病患原來的生活方式。

相關文章:

《活在上帝的記憶中》失智症患者需要團契與集體記憶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