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400年看王子復仇悲劇─從英國劇院電影《哈姆雷特》談命運與抉擇的現代意義

HAMLET by Shakespeare,
圖片提供/威秀

◎徐硯美

悲劇的洗滌作用,並非來自於劇情中個別的人物,而是來自於每一個角色在命運與抉擇二者的辯證。因此,對我而言,在莎士比亞逝世四百週年時,在台灣有幸可以看到由英國國家戲劇院(Royal National Theatre)現場錄製的《哈姆雷特》是別具意義的。我認為重現莎劇的關鍵不是「重」,而是「現」,即創作者要我們「看見」什麼?甚麼是這齣百年悲劇中默示的人類在命運與抉擇上的侷限、盲點以及判斷的誤區?這是展現創作者獨到見解之處,也是身為觀眾的我們,必須要細細品味之處。

NTL計畫 讓戲劇無遠弗屆

何謂「NTL」(National Theatre Live)?NTL是英國國家戲劇院於2009年開始的一個計劃,以舞台劇現場演出即時錄影的方式,同步於各地電影院轉播,目的是向更多人展現劇場的魅力,也讓許多受到時間與經濟限制的戲迷可以透過這個計畫一窺英國戲劇殿堂的頂級製作。而歷經九年的時間,身處距離英國幾千公里的台灣終於有機會看見該計畫近年來四部作品(《哈姆雷特》、《李爾王》、《科利奧蘭納斯》、《奧賽羅》),雖然因距離太遠無法以「Live」呈現,而是以「錄影」放映,仍舊是難能可貴的機會。

而本文所要談論的《哈姆雷特》是2015年八月至十月八週的時間,在英國國家戲劇院上演的版本,由史上第三位獲得奧利佛獎的女性導演琳賽特納執導,因演出英國廣播公司BBC製作的《新世紀福爾摩斯》而聲名大噪的班奈迪克‧康柏拜區擔綱男主角。而此次改編,在劇本上刪除了大量原劇角色的「獨白」,使得篇幅縮減,讓從未看過莎劇的觀眾在觀看時減輕一些負擔以外,基本上整齣戲的架構是中規中矩地呈現的。當然還是會搭配具有現代元素的舞台、服裝、燈光、道具等等設計,但總體精神不變。因此,對於期待有大膽前衛創新的觀眾來說,顯得太過保守,也因為獨白的縮減,康柏拜區的表演也並未發揮到淋漓盡致,反倒是飾演哈姆雷特叔父的大反派克勞迪斯,在詮釋角色內心的黑暗面時,表現的恰如其分,是該齣戲劇的亮點。

莎劇具普世性 凸顯人性困境

莎劇研究是一個廣博如海的範疇,但是,從NTL《哈姆雷特》放映的開始,康柏拜區接受訪問的一段剪輯中談到,《哈姆雷特》劇中的每一個人所遭遇的事件,都具有一種「普世性」,失去親愛的親人(父親、丈夫、妹妹……)、面對權力的誘惑等等,以至於這樣的普世性被放在任何一個文化當中,或者是跨越了四百年至今,依舊能夠對我們「說話」,賦予我們在人生上的啟示,因為劇中在談的便是所謂「人性的困境」,背叛、復仇、亂倫、墮落、生死,也就是我們只要是「人」,就有機會甚至是必然會遇到的困境。

《哈姆雷特》的背景,是講述丹麥厄爾錫諾的王室宮廷內鬥,哈姆雷特的父親原本是一位明主,然而,突然間驟逝,他的弟弟克勞迪斯即刻繼位,並且在眾人都還沉浸在國王駕崩的悲傷時,宣布要娶自己的嫂嫂,前皇后同時也是哈姆雷特親生母親的葛特露為妻。這不僅讓哈姆雷特對自己的叔父氣憤不已,更不解母親為何要在這樣完全不合時宜又不合倫理的情況下接受這起婚姻。

此時,他又在夜裡遇見父親的鬼魂,鬼魂向他陳述了自己是在花園午睡時遭到灌毒於耳朵內而死亡。半信半疑又被仇恨沖昏了頭的哈姆雷特決定裝瘋賣傻,以免國王認為他會威脅到自身的王位。一日,哈姆雷特聘請一個戲班,在國王與皇后面前,將自己父親遇害的過程演繹一次,他請自己的好友暗中觀察國王的神情,倘若他面露不悅,那就是證據之一。果不出其然,國王不僅不悅,更勃然大怒的離席,並要求要將哈姆雷特送至英格蘭。

國王表面上的說詞,是希望英格蘭海島的與世隔絕可以令哈姆雷特的瘋病好起來,實際上,他已下了一道密函,要求英格蘭王見到哈姆雷特便即刻處死他,以滅他心頭大患。沒想到,前往英格蘭的船隻中途遇到海盜襲劫,哈姆雷特不僅沒有去到英格蘭,更發現了密函。他逃了出來,在回國的途中,遇見一個喪禮,沒想到正是為他的愛人奧菲莉亞所舉辦的。但是,喪禮異常的隨便,照理來說王室的喪禮是不可能如此隨便,一問之下才知道奧菲莉亞是「疑似」死於跳河「自殺」。

按照當時天主教的教條,自殺者是不能葬於天主教的墓園,且不能由神父主持喪禮。悲痛萬分的哈姆雷特上前理論,卻跟奧菲莉亞的哥哥起了爭執,原因是他哥哥早就被克勞迪斯說服,認為哈姆雷特就是殺害他父親的兇手以及害他妹妹因悲傷瘋癲墜河溺斃的原兇。最終,他們二人決鬥,克勞迪斯安排了毒酒在旁,奧菲莉亞的哥哥也將劍尖抹上了致命的毒藥,一陣混亂之下,哈姆雷特與奧菲莉亞的哥哥紛紛被劍劃傷而染上劇毒,國王與皇后也都喝下了毒酒,整個丹麥王室,在一瞬之間通通死去。

悲劇的洗滌 命運與抉擇

《哈姆雷特》的故事在現代聽起來似乎通俗無比,之所以通俗,是因為莎劇的元素廣泛地也深刻地滲透入許許多多後來的戲劇,以至於像劇中這樣的情節,我們都覺得「似曾相識」。

但是,它究竟讓我們「看見」甚麼?從劇中最後一場戲的最後一段,哈姆雷特在死前,囑咐自己的好友霍拉旭,把在厄爾錫諾發生的一切事情告知從英格蘭前來,可能繼位的福丁勃拉斯。而霍拉旭與福丁勃拉斯最後也決定,將四具倒在仇恨與血泊中的屍體,扛到眾人的面前。留下一句:「這一種情形在戰場上是不足為奇,可是在宮廷之內,卻是非常的變故。」

莎士比亞為何要安排劇中人做將「屍體曝光」的舉措?身為王室,不是應該家醜不可外揚?這件事情,對劇中的丹麥國有甚麼樣的意義?對我們又有甚麼樣的意義?答案是:對死去的人而言,悲劇是命運,對活著的我們而言,悲劇是「抉擇」。

這與上帝把《聖經》留給世人的作用與用意是相同的,《聖經》記載了以色列人諸多的「悲劇」,就是要我們不要再「重蹈覆轍」。《哈姆雷特》所表現出的人性的困境,就是在人性之中,「善惡」並不是想像中如此明辨,王子的復仇最終是成功還是失敗?他是善抑或是惡?抑或是受到人性的侷限?倘若,我們將這些問題能藉由戲劇「多想一次」,我想,我們便能有多一點「抉擇」的機會,這是我所認知的悲劇的「洗滌」作用,而能夠正視悲劇的這個作用,或許,才是我們免於悲劇的關鍵吧。

哈姆雷特(英國國家劇院現場)
導演:Lindsey Turner
編劇:William Shakespeare
演員:班奈狄克康柏拜區
時間:4月23日起至8月
地點:全台威秀影城
同場加映:《李爾王》、《科利奧蘭納斯》、
《奧賽羅》
¦C¦L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