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國家極端主義興起 牧者籲儆醒

Torch march in honor of the birthday of Stepan Bandera was held

【特約記者方鈺婷╱編譯】2011年七月22日,36歲的挪威人布雷維克(Anders Breivik)在網路發表自擬的宣言書《2083年:歐洲獨立宣言》,同日在挪威工人青年聯盟營隊(Workers Youth League Camp)謀殺了77人。

支持極右國家主義的布雷維克反對多元文化主義、穆斯林、文化馬克思主義者和男女平等主義者。他宣稱自己是100%的基督徒,雖不是極度宗教化、也不那麼需要和上帝建立關係。但他相信只有十字架能聯合歐洲對抗伊斯蘭文化。

布雷維克的觀點被多數人認為極端,且他準備好以奪走別人性命來公布這項宣言,透過文字來表達其罪行的巨大意義。

極端主義的六種特徵
布雷維克是奇怪的個體,自戀、且具國家極端主義者的形式。通常,國家極端主義者傾向集體化,並專注於特具魅力和說服力的領袖。

當代多數例子,國家、種族或宗教極端主義者,在取得政治影響力或權力後,會用以對付其他宗教、種族地位或國籍者。當代極端主義形式的動機,大大受到種族或宗教信念引發,一般來說,極端主義運動會呈現以下特徵:

A. 他們聲稱信念和目標對大家都是明確的,不尊重個人或主觀意見。其定義在於或跨越通常被認為是政治或宗教上被多數人所接受的範圍界線。
B. 他們的世界整體觀認為,純淨的概念和正確的行為模式將保證所有人過更好的生活。這個形塑理想化世界觀的基礎不容其它形式替代。
C. 他們認為有一個有邪惡傾向和廣大觸角的陰險敵人。這敵人中有典型的腐敗少數族群,而這些人需要被抗拒且根絕。
D. 他們頑強拒絕妥協或修正對敵人們的觀點或評論。極端主義者拒絕看見敵對者的任何價值,因為他們認為所持信念是受到神聖詔令所驅動。
E. 他們追求的目標必須馬上完全達到,需要時會使用極端手段(例如:暴力、示威、限制敵對者權利)來完成。
F. 他們會組織起來行動並執行各項目標。這樣的行動提供所需的道德合法性,尤其是暴力意味著必須強迫他人順服或懲罰意見分歧者。

吉樂德.戴仁提(Gerard Delanty)則提及,國家主義者的成功,在於擴充人們對社群形式的想像空間,人們在其中孕育了國家歸屬感、共通性、獨立性和自我決斷力;他們卻認為這些遭到政治人物與伊斯蘭移民削弱破壞。

極右國家主義者反對歐洲伊斯蘭的存在,因為他們想像這是根源於傷害民族國家之橫跨主權形式的全球化趨勢。相同地,反對歐盟的國家主義者常認為,歐盟因無法規範穆斯林的進入,有意無意地加速自己的瓦解。

為了拒絕這些全球化趨勢,多數國家主義者會運用神話說法來替代。這些可包含邊界神話、神聖起源神話、英雄神話、創造性神話,還有天定命運神話。這種寫法會冒犯一些朋友,然而在他們的國家,這些神話被賦予過高的歷史真實性。神話促進了公共輿論和激發行動的空間,最後讓國家進行可怕的行動。

基督徒只能單單對基督忠心
福音派基督徒可以適時向他們的政府表達團結之意,不過,英國神學家以斯帖.芮得(Esther Reed)建議:「若合作時面臨對其他國家因敵意產生的人權問題,而須降低道德標準或以政治為優先考量,基督徒不可能與國家或國民團體合作,且要譴責因這些態度造成的暴力和毀壞。」

這個觀點指出,聖經神學中描寫國家為上帝創造行動的巔峰(創世記十章32節),上帝哀悼人們難以置信的傲慢(創世記十一章4節)、向他們宣告他們是上帝宣教目的的中心(創世記十二章2-3節),那並非從基督的身體排除一個國家(啟示錄十二章2-3節),而以國家在末世的歸順和審判為總結(啟示錄十九章15節)。

基督徒只能單單對基督忠心。其他形式的忠誠都是短暫易逝的,最後當審判臨到萬族萬邦時,就會暴露其淺薄。

本文作者達瑞爾.傑克森(Darrell Jackson)目前是澳洲新威爾斯州莫寧學院的資深講師。他是來自英國的浸信會牧師,是洛桑國際研究聯盟的主席,有三年之久在匈牙利的歐洲教會議會服事。(資料來源:Evangelical Focus)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