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與罰》問世150週年 提醒人類終極救贖在於信仰

3804_罪與罰問世150週年
《罪與罰》1874年插畫。拉斯尼科夫與酒館偶遇、曾任小文官的馬美拉多夫,兩人對談世人理解的罪與罰。(來源Klodt Michail Petrovich,維基共享)

【特約記者羅怡婷/編譯】今年(2016)適逢俄國小說家杜思妥也夫斯基(Fyodor Dostoevsky)的《罪與罰》(Crime and Punishment)問世150週年。以小說言,這部發表於1866年的作品並不易讀,內容晦暗,儘管故事最末有個「皆大歡喜」的結局,其中可謂歷經血淚艱辛,是部充滿俄國特色的小說。

小說的主人翁拉斯尼科夫(Raskolnikov)是位潦倒書生,個性陰鬱,過度耽溺於自己想法。他憤世嫉俗,不認為應當受到世俗道德規範的束縛。

高人一等的優越感令他自覺超越神與人所訂的一切規則,甚至有權奪走他認為不配活在世上的生命,結果當鋪老闆娘與她的妹妹便成為他謀財害命的犧牲品。然而他終究逃避不了良心譴責,決定向警方自首並接受法律審判。在他的良知飽受煎熬的時期,敬虔的女子索妮雅(Sonya)出現在他的生命,並陪伴他流放至西伯利亞,最終找到內在的平安及寬恕。

尼采超人vs.飽受煎熬的罪人
《罪與罰》中的心理刻劃與寫實程度固然叫人拍案,但其中對道德相對主義的批判也令這部小說成為經典,對所有關懷道德相對主義如何衝擊世界的基督徒而言,尤其值得一讀。德國哲學家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著名的超人(Übermensch)理論首見於其1883年發表的作品《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Thus Spake Zarathustra),還晚了杜思妥也夫斯基近20年。

根據尼采的「超人說」(德文原為Übermensch,英譯為superman或overman),當一個人的內在勇氣足以掙脫中產階級道德枷鎖,擺脫一切藉由宗教加諸於人的道德與倫理標準時,便達到一種不同於現存人類的境界,是謂超人。德國哲學家馬克思(Karl Marx)將宗教視為人民的精神鴉片,而尼采則將之視為奴隸所發展出的倫理觀念,一種弱者藉以操控強者的工具。

超人不畏宗教規範與一般迷信,超越人為的限制,並凌駕於善惡之上,以遂行其意志。尼采認為,唯有這種不受約束的個體才有可能帶領社會走向光明未來。儘管希特勒的暴行未必可歸咎於尼采的學說,但獨裁者卻因此有充分理由假推動文明之名,行不公不義之實。

「罪的意識」提醒靈魂出現缺口
透過《罪與罰》中的主人翁拉斯尼科夫,杜思妥也夫斯基刻劃出一位具有尼采超人潛質的人物,他不循常規,但顯然期望他人循規蹈矩。然而當他嘗試合理化自己的殺人行為時,不啻證明他具有倫理意識,受道德觀所規範。他或許自認不應受法律制裁,卻逃避不了內在的審判,也就是上帝為每個人所創造的良知。

正如痛覺能提醒身體的某處受了傷,對罪的意識則提醒靈魂某處出現缺口。現代佛洛伊德派諮商師或許會告訴拉斯尼科夫,他的問題出在罪惡感。其實不然,罪惡感的存在,恰恰證明了道德相對主義的謬誤,也證明人類所存在的世界不可能凌駕於善惡之外。

小說反映虛無主義之謬誤
作為小說家,杜思妥也夫斯基想必自認有義務提醒人類,不可墮入尼采超人說的景況。因為在13年之後,他又提筆創作《卡拉馬助夫兄弟們》 (The Brothers Karamazov),這部小說在駁斥超人概念上,是任何哲學與神學理論均無法望其項背的顛峰之作。

費道爾·卡拉馬助夫是個貪婪的丑角,三個兒子分別象徵人的物質、智識與心靈面。迪米崔(Dimitry)是熱情莽撞的軍人、伊凡(Ivan)是不相信耶穌基督,過度理智的知識分子、亞萊沙(Alyosha)則是敬虔的僧侶。

隨故事開展,費道爾遭人殺害,魯莽的狄米崔無疑成為頭號嫌疑犯。但出乎眾人意料之外的是,殺人兇手原來是他的私生子斯米迪亞科夫(Smerdyakov)。

多年來古怪的斯米迪亞科夫一直追隨虛無主義的伊凡,伊凡告訴他上帝已死,世上沒有正義或真理,道德是相對且人為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可被允許的。

斯米迪亞科夫崇拜伊凡,奉伊凡所言一切為圭臬,並據以構築一個扭曲的世界。斯米迪亞夫實現了伊凡弒父的念頭,但當伊凡親耳聽到斯米迪亞夫狂妄而毫無悔意的自白時,他明白自己所信奉的虛無主義充滿謬誤、邪惡與毀滅,他最終放棄無神論,轉而投向信仰的懷抱。

吾人所處的時代推崇民主,但不應當誤認人類可凌駕一切。每個人的內在都有一個自以為是、卑微卻充滿怨懟的拉斯柯尼可夫或斯米迪亞科夫,亟欲破繭而出。吾人應當儆醒,聆聽杜氏諍言,他早已透過兩部嘔心瀝血之作,力阻人類落入邪佞的誘惑。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