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三專欄》穆斯林會「佔領」歐洲嗎?

◎劉曉亭

穆斯林在歐洲引起的震撼早已在國外各大媒體不斷被提出討論,在倫敦即將選出新市長之際,這個議題再次引起注目,因為這場選舉非常巧合地,成了猶太裔億萬富翁之子與穆斯林公車司機之子的選戰。

身處遙遠的台灣或許不知道,穆斯林在歐洲已經帶來許多改變,很多非回教徒也漸漸不吃豬肉,因為尊重穆斯林的立場,漸漸帶來一種微妙的改變。

吃不吃豬肉當然不是一個值得大驚小怪的現象,但是這背後凸顯出一種詭異的強勢,歐洲人普遍不便對於穆斯林發表負面言論,但是許多穆斯林談及西方文化卻往往滿腹委屈,而且認為穆斯林的使命就是改變這個糟糕的世界。

因此,許多專家已經發出警告,不婚不生的歐美國家相較於生養眾多的穆斯林文化,不管在實質人口或是文化交流上都落居下風,未來的穆斯林會不會不費一兵一卒,就形同「佔領」歐洲?

尊重二字有濫用之嫌
穆斯林在歐洲的發展趨勢帶給國際社會許多省思。由於擁有部分「難民」背景,使得歐洲各國對於穆斯林的大舉入侵難以拒絕,尤其是德國,背負著希特勒的歷史包袱,部分人只能用贖罪的心態接待難民,結果是,原本的「弱勢」卻意外成為「強勢」,只要高舉「歧視」二個字,周遭的人就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的立場。

當弱勢族群要求「尊重」以後,他們未必察覺自己也需要尊重不同的立場與文化。就有網友無奈表示,身邊的穆斯林對於他便當有豬肉指指點點,更別說時間一到,在宗教自由的「遮蓋」下,他們就在大街上膜拜起來。

這都是小事,問題是,所有的爭議與困惑甚至不滿都只能在檯面下進行,因為多說幾句就是「不尊重」。這無關宗教與文化正確與否,而是說,「尊重」已經有被濫用的嫌疑,因為爭取尊重的一方未必真的尊重立場有差異的一方。

我們離宗教戰爭的年代已經很久遠,沒有人願意重回那個年代,但是我們有沒有智慧去避免另一種型態的宗教戰爭,則沒有人能準確回答。

信仰是不能勉強的,當看不見的信仰化為看得見的形式入侵政治與經濟還有教育的時候,都是功過難定的。例如,基督教學校規定所有的人做禮拜,會不會引起反感?

在這樣的思維之下,穆斯林對歐洲的影響實在難測,當某一種恐怖平衡被打破以後,究竟是穆斯林改變歐洲或是歐洲強力反擊?沒有人知道!

當代教會的艱鉅挑戰
這一切跟台灣有關嗎?當然有!

當世界既有的秩序產生動盪的時候,台灣都會受到巨大影響,因為台灣沒有強大到不受外界影響,尤其在經濟上,當歐盟與歐元不穩時,美國也受波及,台灣豈能無感?

這一切跟基督徒有關嗎?當然!

別忘了,當年十字軍東征也是高舉「拯救世界」的大旗進行各種侵略,穆斯林會不會重蹈覆轍?

也別忘了,但以理書裡的未來世界很明顯指出歐洲的發展牽動著末日的議題。身為基督徒,我們禱告的時候不能只關心自己的健康與財富,小孩的升學與婚姻,我們有責任為萬民代求;當我們意識到穆斯林與歐洲之間的微妙變化,我們應該為此禱告,如何向穆斯林傳福音一直是當代教會的艱鉅挑戰,究竟穆斯林在歐洲的發展會如何影響著世界的未來,值得關注。

基督徒不是目光如豆的一群盲目信徒,只關心自身福祉以及禱告靈驗與否,也不是一群好戰份子,只想消滅異教徒以及與自己立場不同的人。

穆斯林在歐洲會不會成為他們接受福音的轉機?他們跟整個世界的秩序如何接軌?這才是我們關注的重點。不以敵對與異樣的眼光看待穆斯林,他們也是我們的弟兄,這才是福音的新契機。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