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明鎮:對非行少年多些關懷,減少「鄭捷們」出現

111
更生團契(圖左)黃明鎮牧師(梁敬彥/攝影)

那年,東海公開信曾讓鄭捷願參加監獄團契

【記者梁敬彥台北報導】北捷隨機殺人案主嫌鄭捷於五月10日死刑槍決伏法。過去兩年,基督教更生團契黃明鎮牧師及紀福讚牧師曾在監獄第一線接觸鄭捷,他們受訪時提到,北捷事件發生後,當社會大眾千夫所指時,東海大學寫給全校師生的那封公開信中,提及「鄭捷是我們的家人」的溫情喊話,曾讓自認「很多人都對不起我,所以我要報復」的鄭捷紅了眼眶,當時也讓他願意每週三參加「監獄團契」的聚會。

分享福音好文,邀請好友加入「基督教論壇報line」  

從犯罪預防角度,黃明鎮牧師藉著已受洗的死囚蕭仁俊在聚會時所分享的「若我在青少年階段聽聞過福音,今天我就不會落到這害人害己的境地。」黃牧師說:「鄭捷不是一天造成的」,若我們每個人都願意對鄰舍的高風險家庭及非行少年多付出一點關懷,或許就能為這社會減少「鄭捷們」的出現。

更生團契為母子搭橋
黃明鎮牧師提到,他輔導過兩百多位死刑犯,鄭捷的確是很特殊的個案,與大部分死刑犯相同的是,剛接觸到信仰時心都很剛硬。但身為牧者的他,認為鄭捷並未到難以教化的程度,也未對鄭捷感到灰心或動過放棄的念頭,因為「神有祂的時間表」。

「鄭捷是一個口裏說『我什麼都不在乎』,心裏卻極度渴望『他人關愛眼神』的孩子。」讓黃明鎮牧師印象深刻的是,鄭捷有一次看到媒體報導他的眼睛是「下三白眼」很醜,就很生氣地對黃牧師抗議說:「我的眼睛是媽媽生的,幹嘛扯到我媽!」而在今年母親節那天,在更生團契及獄方促成下,鄭捷在入監後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見到他的媽媽。

紀福讚牧師說,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鄭捷的父母都刻意沒去和鄭捷會面。最大的轉變就是,更生團契成為母子之間的那座「橋」,鄭媽媽學習接受鄭捷「在法律上犯了不可饒恕的罪;但在血緣關係上,仍是我的孩子」這個事實。

鄭捷在伏法前,檢察官問他:「有沒話想說?」鄭捷只說:「口渴要喝水」。黃明鎮牧師解讀,過去鄭捷多次對他說:「天堂,地獄,我都不信,因為我都沒看過。」鄭捷在臨死前要水喝,若從約翰福音十四章14節「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裡頭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的教導,黃牧師認為是在監獄團契的聚會,神藉著聖經除去了鄭捷肉體裏的「石心」。

用愛去弭平傷痛仇恨
黃明鎮牧師說,雖然鄭捷在「生死辯」的時候,已經藉著「我知道死者家屬不會原諒我,如果換個立場,我是被害人家屬的話,也不會原諒凶嫌;若道歉能讓死者家屬有一點點心安,我願意再說對不起」的聲明,來表達歉意,但對於受害者家屬來說,鄭捷的道歉「永遠都不會夠」。

黃明鎮牧師說,最近幾個月,雖然還沒到「口裏相信,心裏承認」的階段,但他確實看到鄭捷出現正向改變。當鄭捷已經為他違反法律的行為付出「死亡」的代價,他也盼望大家能將對鄭捷的厭惡及憎恨,化作為北捷事件中的傷者及其家屬、死難者家屬,以及鄭捷的家人禱告的力量。若有機會接觸到他們的家屬,就用愛去弭平傷痛和仇恨。

教化是邀請上帝動工
「教化不是講道理,而是邀請耶穌來到關係中掌權動工!」紀福讚牧師表示,上個月鄭捷死刑定讞後,他去看過鄭捷。過去輔導鄭捷的過程中,他不認為自己是在做「教化」的工作,而是效法路加福音十九章1-10節耶穌愛撒該,在撒該認罪悔改前,就和他「做朋友」。

紀牧師說,每個人內心都有「人性」、「神性」及「獸性」三種特質,無論是輔導鄭捷還是其他罪犯,都是要幫助他們喚醒人性,激發內心深處「善」的那一面,自發性產生認罪悔改的動機,然後化為行動。

「無論你犯了再大的惡行,只要願意真實悔過,神都會饒恕你,但這不代表能夠挽回你的生命。」紀福讚牧師在輔導鄭捷的過程中,也多次引用羅馬書六章23節對他說:「因為罪的工價乃是死;惟有神的恩賜,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裡,乃是永生」。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