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之下無新事》叫我的名字

◎佘日新(暨南大學國際企業學系教授)

母親節剛過,想以一部來美國出差時在飛機上看的電影《惡女訂製服》作為開場白。這是一部尋找自我與恢復關係的好片,女主角因故被迫與單親的母親分離,在外闖蕩多年後返鄉,卻難以從她那已精神異常的母親口中聽到一聲自己的名字。然而女主角未滯留在這個人生失落中,以裁縫的專長積極喚醒母親與那個小鎮中的長舌婦對她的認同。

原來,她的母親並非精神異常,只是在那個密不通風、以言論霸凌他人的小社會封鎖自己,有如囚犯被關在監獄中。囚犯只有號碼,沒有名字;失去了名字,也失去了自我的認同!

耶和華的三次呼喚
在撒母耳記的一開頭,有一段可愛的記載:「耶和華呼喚撒母耳。撒母耳說:我在這裡!就跑到以利那裡,說:你呼喚我?我在這裡。以利回答說:我沒有呼喚你,你去睡吧。他就去睡了。耶和華又呼喚撒母耳。撒母耳起來,到以利那裡,說:你呼喚我?我在這裡。以利回答說:我的兒,我沒有呼喚你,你去睡吧。那時撒母耳還未認識耶和華,也未得耶和華的默示。」(撒母耳記上三章4-7節)年幼的孩子有名字,但不熟悉呼喚名字的聲音,直到昏庸的老以利引導,才開始熟悉生命最深沈的呼喚:「耶和華第三次呼喚撒母耳。撒母耳起來,到以利那裡,說:你又呼喚我?我在這裡。以利才明白是耶和華呼喚童子。」

時代與人物的起落中,失落最深的是老以利。曾經,有一段時間昏庸的以利也是熟悉、敏銳於上帝對他的呼喚,指向性的呼喚總是先以「名字」開頭,以利、以利…在那段不昏庸的時代中,以利是銜接士師邁向一個新時代的重要領袖,可惜,晚節不保的以利不再聽得到對自己名字的呼喚,也無從了解上帝的獨特心意。

幼年的撒母耳在成長與服事中歷經了一個偉大的時代,從掃羅跨越到大衛,撒母耳成為以色列建國期間最偉大的先知;但人的堅持似乎無法勝過歷史作弄,撒母耳的晚年重蹈以利師傅的覆轍,家庭的失敗導致撒母耳也淪為聽不見耶和華呼喚自己名字的僕人,晚景和老以利相去並不遠,值得引以為鑑!

在永恆裡的獨特名字
「天上地上的各(或作:全)家,都是從他得名」(以弗所書三章15節)。亞當從上帝那兒傳承的智慧讓他在伊甸園能為所有的生物命名,命名中蘊藏著極大的創造力與生命能量。我有一個同事是台大森林系畢業的,據說他能辨識出地表上40%植物的名字,那是一個很了不起的知識能量!但比起能給地表所有植物命名的亞當,還算不得什麼!別忘了亞當還為地表上的動物和地表下的礦物命名,而創造萬物之上帝的智慧恐怕遠遠不是人以超級電腦發展人工智慧所能比擬的!名字,透露了造物主設計原稿中的密碼。

保羅在以弗所書四章1節中求弟兄姊妹,既然蒙召,行事為人就當與蒙召的恩相稱(英文為beg you to lead a life worthy of the calling to which you have been called)。蒙召,往往被視為是太神聖、太嚴肅的一件事,好像上帝要我們當牧師、宣教士,苦路並非一般人所能承受的;蒙召,若只是上帝叫我們名字,在我們的名字中呼喚出祂偉大的創造密碼與祂對我們生命再簡單不過的期許:愛與關係,我們還會逃避祂的呼喚嗎?

多數人都以為功成之後才有名就,但上帝對我們的期許不在功成名就,因為,在我們生命被造以前,我們就在祂的永恆裡已經擁有了一個獨特的名字,祂是我們的父,兒女就是我們獨特的名字!要過一個與上帝恩召的恩相稱的人生,對我們而言,不是一個重擔,而是一個祝福!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