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控(洗腦?)民意有罪嗎?

陳敦源專欄_操控_洗腦_民意有罪嗎
馬總統卸任前在臉書發布影片自我調侃。(圖/馬英九總統臉書)

◎陳敦源(政治大學公共行政系教授)

今天到一個政府部門參與網路輿情標案的審查,因為太陽花學運的關係,中央單位普遍開始網路輿情分析的外包工作;當然,網路民意的蒐集與分析結果當作施政參考有其意義,可是,今天聽到參與投標的各家公司,口沫橫飛地談如何成功協助其他政府部門在網路上危機處理,並且還能在網路「下蠱」引導民意,感到吃驚,一方面,這真的可以作到嗎?另一方面,刻意形塑民意有沒有違反民主的本意?

分享福音好文,邀請好友加入「基督教論壇報line」

網路時代來臨,藉由網路操控民意的技術日益精巧,這兩周美國政壇的一件大事就是Obama的一位國家安全顧問Ben Rhodes接受New York Times Magazine訪談時,大談自己如何用網路散發正在進行中的伊朗核能協議,成功導引沒有經驗的記者擔任Obama民意形塑的「傳聲筒」(echo chamber),訪談一出輿論與新聞媒體一片譁然,但是,各家新聞報導中,沒有人否認民主時代公僕役使主人的可能性!

電影「九品芝麻官」經典「妓院嘴砲鍛鍊」的橋段,機聆的口才是皇權時代明哲保身的重要技巧;希臘時代訓練學生成為「政治人」(political man)的關鍵之一是「修辭學」(rhetorics),我的政治學啟蒙老師William H. Riker,為民主時代政治策略創造了一個「操控遊說」(Heresthetics)的詞,指出民主時代以政治修辭操控大眾偏好是政治輸贏的關鍵,因此,操控民意是檯面下的政治職能(competence)?

我非常敬重的政治溝通學者W. Russell Neuman在他1986年出版的名著The Paradox of Mass Politics就指出,75%的美國人政治知識低落,另20%完全對政治沒興趣,真正形塑民意與影響政府政策的,是那5%大多出生自政治家庭的白人中年男性;之後,Dr. Neuman在2007年一本共同主編文集“The Affect Effect (感動效果)”中指出,網絡時代的政治意見傳播, 人類情緒(emotion)而非理性機制是主要渠道。

這讓我不得不想到「洗腦」這個起源於心理學的「邪惡」科學,大家都怕被洗腦,但是,政治就是利用怕被洗腦的恐懼來洗別人的腦。但奇怪的是,如果洗腦真的有效,文化大革命這種集體洗腦的破四舊立四新五十年之後,中華文化理應淨化及提升了,可是改革開放以來一切還原;到底洗腦是扎實的偽科學?還是文化革命只是「假改革真奪(護)權」的政治大戲而已?只不過,民眾真的這麼好「框」嗎?

如果一個民主社會75%的民眾對政治有興趣卻知能明顯不足,那少數政治意見領袖的「引導」將是政治常態,沒有甚麼罪惡可言;只不過,如果政治意見領袖看重當下選舉輸贏利益超過國家長遠利益,民眾又容易受到情緒或非理性的外在影響而投票,則民主與良善治理結果預期之間的連接,並非理所當然的!任憑民眾再怎麼努力,最後仍然只是民主的「次主權擁有者」(semi-sovereignt people)而已!

最後,馬總統下台前自拍影片娱樂大眾意外爆紅,雖然罵他的媒體仍然照罵,而國發會長官評論「早就該作了」; 但是,對我而言,任內未能成功形塑且操控民意的馬總統,比起能上網一呼百應且操控民意於鼓掌之間的當代「煽動者」(demagogue),他的自我感覺良好與白目,反而讓人有「這人無法洗我腦」的安全感呀!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