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別廁所、醫助自殺…為何文化戰爭不曾稍歇?

3810_跨性別廁所_醫助自殺_為何文化戰爭不曾稍歇
照片來源:Mike Gifford / flickr / cc

【特約記者羅怡婷/編譯】哈佛大學法學院教授圖斯奈特(Mark Tushnet)日前發表文章宣告,打得熾烈的文化戰爭已掩旗息鼓,最終的結局勝負已定。但仔細想想,文化戰爭真的結束了嗎?

生命之道基督徒資源機構出版之「福音計劃」(The Gospel Preject)系列叢書主編泰文‧維克斯(Trevin Wax)為文表示,回顧上期時代雜誌的封面故事不難發現,最新點燃的戰火發生在跨性別權利與廁所使用權這兩個戰場。事實上,美國仍有許多州與教會仍在爭論有關醫助自殺(physician- assisted suicide;PAS)的議題。而美國聯合衛理公會在同志與墮胎議題上也一直尚未達成共識。

維克斯問道,為何文化戰爭依然如火如荼?這個問題恐怕必須更深一層探討,何以不同的世界觀造就不同立場。文化戰爭只是表相,其下根深柢固的歧異來自人類如何看待自主性(human autonomy),以及如何定義自由的意義。以下是維克斯的評論:

如何定義自由的意義?
1992年,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安東尼‧甘迺迪(Anthony Kennedy)在有關墮胎權的凱西一案(Planned Parenthood vs. Casey)中寫道,「自由的核心在於一個人決定自己存在觀、意義觀、宇宙觀與人類生命神秘性的權利。」這段對於自由的見解可說是今日多數美國人的觀點。今日的文化戰爭,很大的程度上便是在爭論甘迺迪的論述在面對道德議題時,究竟站不站得住腳。

然而,另一派人認為這種觀點將自由的意義侷限於個人如何定義自己、並賦予宇宙意義。面對美國社會的多數心態,紐約救贖主長老教會(Redeemer Presbyterian Church)牧師提姆‧凱勒(Tim Keller)如此形容:「人類不再認為自己僅僅擁有發掘道德真相與真理的權力,人類相信擁有自創一套的權力。」

根據神學家魯益師(C.S. Lewis)的看法,人類不再相信宇宙有其一套人類應順應的秩序,反認為真理可以按照個人意志被塑造出來。換言之,自古以來,人類認為靈魂應順應並貼合真實,一路演變為相信真實可以依靈魂之所欲而被壓抑變形。魯益師在1943年的這份見解確實點出今日戰火的根本緣由,因為在當代思想中,個人被賦予創造自我的天職,也必須成為個人未來的唯一決定者。

跨性別議題背後的爭論焦點
今日,跨性別議題背後的爭論焦點也同樣繫於人類對自主性的看法。1984年英國學者唐納文(Oliver O’Donovan)就曾推測,變性手術將為人類思想上引起軒然大波,一派認為應當接受與生俱來的天性,一派認為天性是可被鍛造的,既能重新定義,其目的也能再次調整。

的確,23年後的今日,人類社會果然如他預料陷入激烈爭辯。有人認為在與生俱來的肉體形式裡發展是為自由,有人認為超越並定義肉體才是自由。追根究柢,爭論焦點仍在於如何看待道德真理與現實,是接受之,抑或是創造之?

最近的教宗勸諭中,天主教教宗方濟各反對人類的身分認同是個人選擇的說法。他認為創造的位階高於人類,應被視為恩賜。

誰能決定生命起始與終點?
另外,無論是生命的起始(墮胎權)或是生命的終點(安樂死),人類自主性也令生死議題持續延燒。然而我們也必須正視令人不快的事實:每個墮胎之後,必定產生一具死屍。又,性別篩選的墮胎符合我們的價值體系嗎?什麼樣的社會會認為解決「沒人要的孩子」的方法是處理掉他們,而不是留下他們。

1935年,偉大的英國作家柴斯特頓 (G. K. Chesterton) 曾預測人類有日將把自我推崇為至高。當時,他點出同代作家拒絕接受早已存在於真實世界、過去歷史、父母輩、傳統與人類道德思想中的一切,批評他們一味談論創造宗教,卻不明白去領受從上而來的啟示。

宗教團體間的爭論也在於此。有人認為宗教由人所創造,但有人相信宗教是領受來的神啟。然而通常最大力疾呼,要求教會改革或更新教條的領袖們,最不願承認來自聖經的啟示性權威。

至此,文化戰爭的核心再也清晰不過:真理究竟是人類所創造出來的,抑或是接受而來的,便是一切意見開始分歧的起點。(資料來源:Religion News Service)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