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泳池施行大型洗禮 中東難民改信基督教人數大增

3813_公共泳池施行大型洗禮_中東難民改信基督教人數大增
在德國漢堡市,80名難民在公園裡的池子受洗。(來源:Evangelical Focus / Stern - Ellen Ivits)

【特約記者羅怡婷/編譯】歐洲許多教會發現,隨大量中東難民湧入歐洲,改信基督教的難民人數明顯增加,有些地區甚至見證大規模的受洗。雖然目前尚無確切數據,但造成這項趨勢的原因錯綜複雜,改教的難民中,或許有人真心認同新的宗教、或許有人在顛沛流離中對基督團體漸生感激之情、也或許有人相信改教有利其庇護申請。

歐洲教會受洗者迅速增長
無論如何,穆斯林難民改信基督教的人數增加乃是不爭事實。兩年前(2014年),位於柏林郊區施特格立茨(Steglitz)的三一教會(Trinity Church)聚會人數約在150人之譜,如今已成長到近700人。牧師馬汀斯(Gottfried Martens)表示,這些新會友原先多半信奉伊斯蘭教。今年(2016)稍早,柏林與漢堡的教會均出現在公共泳池為政治庇護者施行大型洗禮的例子。

類似的情況也出現在奧地利、英國及芬蘭。今年1至3月,共有300名成年人向奧地利天主教會申請受洗,而根據奧地利牧養機構估計,其中約有7成為難民。又例如英國,利物浦聖公會每週舉辦的波斯語崇拜平均吸引100至140人前來聚會,而他們幾乎全部來自伊朗、阿富汗或其他中亞地區。布萊德弗德(Bradford)教區主教豪沃斯(Toby Howarth) 則表示,在過去1年內所施行的堅信裡中,有四分之一的比例原先信奉伊斯蘭教,且多為伊朗難民。

此外,根據對芬蘭境內165家路德宗教會的調查,在2015年秋季抵達的難民中,已經有117名穆斯林受洗。一位母語為阿拉伯語的牧師表示,若非他一人時間有限,不及教授施洗課程,受洗人數可能更多。

洗禮前的準備

洗禮前的準備

逃亡與改信的心路歷程
利物浦聖公會的助理牧師俄特達利安(Mohammad Eghtedarian)本身也是來自伊朗的難民,歷經改信基督教的過程,如今已被按立成為神職人員。在逃難的途中,他橫跨半個歐洲,一路徒步或在卡車及火車行進間顛簸。他仍記得當時孑然一身,內心滿恐懼,唯有基督教團體給予他身心與物質上的支持。於是在拘留中心期間,他便向上帝允諾,若得蒙釋放,他必將餘生獻給主用。

伊朗籍的約翰斯(Johannes)生於穆斯林家庭,上大學後發現從前在學校習得的伊斯蘭歷史和一般人的認識有極大出入,開始質疑原生信仰中的暴力。「從暴力出發的信仰無法引人得到愛與自由。耶穌曾說『凡動刀的;必死在刀下』,這一點徹底改變我的想法。」他在德黑蘭時便開始改信的過程,也曾因此遭受攻擊,當他一取得奧地利的簽證後便啟程逃亡,目前正在等待庇護申請的結果。

據官方統計,伊朗約有9萬名基督徒,但部分人權團體認為人數可能高達50萬人。伊朗法律並未規定改教者必須判處死刑,但法院確實曾援引伊斯蘭教律法(Sharia Law)以及宗教領袖的意見,做出死刑的判決。

奧地利教會安排一年預備期
去年,奧地利主教會議曾提出一份守則,提醒牧師部分難民恐怕以施洗為手段,以提高申請庇護的成功機率。自2014年起,在奧地利教會申請改信基督教的人須先通過為期一年的「預備期」,接受非正式的評估。在維也納總主教區擔負責預備期課程的杜斯塔爾(Friederike Dostal)表示,願意改信的人必須展現相當程度的熱忱,對信仰的關注應遠超過一紙文件,畢竟教會也不希望只吸引「形式上的基督徒」(pro forma Christian)。她表示,有5-10%的人會在課程結束前半途而廢,放棄受洗。

在德國漢堡,眾人於受洗前禱告敬拜神

在德國漢堡,眾人於受洗前禱告敬拜神

俄特達利安坦言,確實有穆斯林太過渴望改善生活,會為此欺騙。但他始終相信,教會的使命在於傳遞平安、救贖與自由的信息,唯有上帝祂自己才能體察人的內心。「我們將盡一切所能來服事人。耶穌儘管知道猶大將要背叛,仍然為他洗腳。感謝神,我的本份不在於評斷人」,他這麼表示。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