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基督的宣教經濟觀

3813_耶穌基督的宣教經濟觀

◎殷 穎(牧師)

閱讀教會刊物,不斷發現有一些教會經濟學家,教導教會應如何理財及信徒對財務處理的種種建議,顯示當下教會的管理課題中,「教會經濟」已成為顯學。基督教會自古至今,由〈舊約〉到〈新約〉,皆有組織與宣揚神旨的活動,當然也會產生人事、物業及崇拜相關的種種費用。教會的經濟學因而形成,為宣教事業不可缺少的一環。

宣教事業不可少的一環
舊約時代,有關財務收支,神皆有明令訂定,凡服事會幕、聖殿或會堂者為利未支派的專職,祭司則為專業的「聖品人」(Clergy),其薪給由聖殿、會堂以及後來各宗派之教會、堂所供應。

舊約財政之來源,由利未支派以外的十一個支派承擔(以色列人進入迦南地後,諸支派各有封地為產業,以色列人由曠野進入迦南後,多已由牧轉農),唯獨利未派未獲封地,此支派專供職會幕與聖殿,由其他各支派奉獻其收入的十分之一,交聖工及聖職人員使用(利未記廿七章21節,民數記十八章21、24、26、28節;申命記十二章17-18節,十四章23、27-28節)。

這樣,神國的用度便不虞匱乏了?不見得。因這些規定,時日久了人們便會疏忽,因而神國的經濟也會捉襟見肘。瑪拉基先知便道出,居然有人敢奪取神的供物,未將當納的十分之一全然獻上,因而將遭咒詛(瑪拉基書三章8-9節)。這就是神的選民:只享權利卻不盡義務。此習,於古已然,至今為烈。故由會幕到聖殿,神家逐漸荒涼,經濟顯得凋敝了。

分享福音好文,邀請好友加入「基督教論壇報line」

聖殿到處可見兌換銀錢者
新約時代,以色列人已淪為亡國奴,在大羅馬帝國統御之下,希律王為他們保留了聖殿(還為他們修了聖殿),並保留猶太人對宗教的奉獻制度。人民當然也要向殖民地政府繳納稅捐,連神的兒子耶穌也向該撒納人丁稅(馬太福音十七章24-27節)。

但羅馬當局並不直接向猶太人收稅,而是由猶太人擔任稅吏,向自己人收稅,並自訂標準,自己先留下一部分,其餘再呈繳羅馬殖民地政府。故在一般人眼中,稅吏被視為賤業之猶奸,與娼妓同等。至於向宗教當局徵納十分之一的稅收,也未廢止,百姓仍要向聖殿繳交,以色列人繳交的實物(牛、羊、鴿子、禾稼與油脂等)外,並有以銀錢為供獻的,凡以色列人廿歲以上的,不論貧富都要出半舍客勒銀錢為會幕、聖殿之供奉(出埃及記卅章13-16節)。

當耶穌基督的時代,由往古傳承下來的祭司、大祭司等聖職人員仍然充斥,聖殿的各項支出,都要靠猶太人金錢的供奉,而這種供奉,也早已易為銀錢,而不用實物了。按猶太教的傳統,聖殿的奉獻都必須用希伯來幣,故聖殿中到處可見兌換銀錢的人,他們會詐欺各地到聖殿中供奉之人的錢財,基督最為痛恨,曾多次以繩做為鞭子,將這些奸商由聖殿中趕出(約翰福音二章15節;馬太福音廿一章12節;馬可福音十一章15節)。

基督對奉獻重動機而輕數量
耶穌基督為教導門徒奉獻的正確觀念,特別帶領門徒到聖殿區觀察人們對聖殿奉獻的行為,做為機會教育(馬可福音十二章41-44節,路加福音廿一章1-4節)。耶穌讓門徒一起到聖殿的銀庫區觀摩,耶穌對銀庫坐著,要看眾人怎樣投錢入庫。按銀庫區在聖殿第二院(即婦女院)廊下,牆內安裝著十三個捐獻筒,所捐獻之銀錢皆由此筒流入庫內,每筒上都書明捐獻用途,供捐獻者參考。經上記著:「有好些財主往裡面投了若干錢」,當大把銀幣投入筒中時,會發出響聲,又據悉當大批銀幣投入筒中時,還會有人將號筒吹響以引人注目。這種風光,使財主們趾高氣揚地進入聖殿。

但相比之下,有一位窮寡婦,向筒中投下她僅有的兩個小錢,姿態十分低調。之前她應先左顧右盼,當無人注意時,才急步趨前,將兩個小錢投下,然後低頭閃離。但她捐獻的行為,卻成為基督與門徒仔細觀察的對象。基督當場向門徒做出評論:「耶穌叫門徒來,說:我實在告訴你們,這窮寡婦投入庫裡的,比眾人所投的更多。因為,他們都是自己有餘,拿出來投在裡頭;但這寡婦是自己不足,把她一切養生的都投上了。」(馬可福音十二章43-44節)

財主們的捐獻為其有餘的一部份,而窮寡婦的奉獻則為其不足,實質上她是投進了她的全部財產與生命,故二者相較,有天淵之別。此處經文所示,即基督對奉獻主要的經濟觀。祂重視的不是金錢的多寡,而是奉獻者之心態。一位信徒能傾其所有,不為自己留下一文,所有全奉獻,其所代表的為對主的愛心、信心與忠心。而這兩個小錢對教會或教會事業能有多少助益?可能十分有限。但她奉獻行為所產生的影響,卻無限無量。

基督視人的價值超越全世界
所謂基督的經濟觀,祂著眼人生命的價值超越一切。人若將自己的生命價值窄化到以金錢為單位,人的價值便蕩然無存。基督認為一個人的生命比全世界更重要(馬太福音十六章26節)。但今天連教會也多半看重金錢。不錯,金錢是有用的,但卻有其極限,多少人為世界上的金錢所捆綁而寧棄永生(馬太福音十九章21-22節)。古今之人能勘破此關者,少之又少,但基督已定調的人生價值觀,將成為宣教經濟觀中的重中之重。

基督也對世上的財主直言警告不諱:「當孝敬父母,又當愛人如己。那少年人說:這一切我都遵守了,還缺少什麼呢?耶穌說:你若願意作完全人,可去變賣你所有的,分給窮人,就必有財寶在天上,你還要來跟從我。」(馬太福音十九章19-21節)人心緊跟錢財,自古皆然,今世更加重視。

基督反對積攢財寶
主也特別強調,「不要為自己積攢財寶在地上」,並講了一個「無知財主的比喻」(路加福音十二章16-21節),進一步顯示積存之無用。但人們就是喜歡積攢與積存,這種理財觀念連教會也難免,但也一樣會出問題。幾年前一個百萬信眾的大教會,不是因積存錢財,牧者之子因而判了五年徒刑嗎?據悉北美某教會積攢了七百四十萬美金,為司庫騙去。現下台北也有某教會之「長老」,因涉及財務,正陷訴訟中,後果如何尚不知。

月前「巴拿馬文件」爆出全球的富豪與政治領袖,也多在逃稅天堂積有財富,這些積存者當然知道早晚要出事,「你所預備的要歸誰呢?」前車之鑑不可計數,人們學到教訓了嗎?絕對沒有。因「已有的事,後必再有;已行的事,後必再行。日光之下,並無新事。」(傳道書一章9節)這不就是人的共性嗎。

基督反世上經濟學供需原則
耶穌基督在「五餅二魚」神蹟中,對祂的經濟觀有嶄新的啟示,因這不僅為一個神蹟,這些事實的記述,顯示基督之作為,是要否定一般人供需與分配的積習。世人簡單的經濟行為,是以固定的物質,分配給特定的人口需要,自然會由多至少,由少至無,為顛撲不破的供需原則。

基督在施行此神蹟之前,門徒中已有兩人分別提出異議,他們皆著眼於供需定律。腓力首先提出:「就是二十兩銀子的餅,叫他們各人吃一點,也是不夠的。」這是根據貨幣市場的價格,所顯示出的簡單計算方式。後來安得烈找來了一個兒童,這個具有愛心的小孩,願獻出他手中的五餅二魚,供眾人之需,顯示兒童幼稚無知,因他缺少成人的經驗,卻正為基督所重視。安得烈也先下了結論:「只是分給這許多人,還算什麼呢。」

這二位門徒的簡易供需經驗,基本已否定了五餅二魚可供給五千人晚餐的可能性,但基督所行的神蹟,卻違反了一切人的經驗、知識與供需定律,以及分配與消費的「正常」規則。祂能以五餅二魚供五千人吃飽,還賸下了十二籃子廚餘,打破了數字極限的迷思;以少供多,展現創造主的大能。

人的經驗與知識,並不能限制神的大能;即言基督在世上傳福音的事業,不應困於世人對經濟之正常規範,世俗的經濟學可以做教會宣教事業參考,但不宜由這種規律牽著鼻子走。教會與教會機構亦不宜積存與積攢,一切宣教事工均需經濟支持,但經濟卻不能左右神的事工,是十分重要的原則。

基督為貧窮傳道人之示範
基督在世傳道時,他與十二使徒,也都有物質的需要。他當然無法得到宗教當局的支持,其經濟來源,卻僅靠一些熱心愛主的婦女支助。這些供應當然不會豐裕,只能供給粗茶淡飯而已(路加福音八章1-3節)。基督一生貧苦無依,祂甚至嘆息:「狐狸有洞,天空的飛鳥有窩,人子卻沒有枕頭的地方。」(馬太福音八章20節)貧窮、受苦,就是基督在世的行誼。當時跟隨祂的門徒,乃至後來的使徒保羅,都為貧苦傳道人。今之教會固不乏富有者,但傳福音有時也會受到財務的糾結與累贅,反而失去傳福音的能力。如今教會的傳道人亦不乏富有者,富有並非罪過,但卻能將人纏累而瀕於困境,並失落了宣教的初衷,甚至淪為撒但的工具。前車之鑑,比比皆是,審而視之,殷鑑不遠矣。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