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飲食神學的反思—從聖經與文化觀點作討論(1)

3815_基督徒飲食神學的反思_1

◎王文基(宣道會天母堂主任牧師)

現代人在生活品質上的追求,已有過之而無不及,即便現實社會有著殘酷的一面,如諸多的不公不義、食安危機及嚴重的貧富不均;然而,大多數活在資本主義社會氛圍下的人,實際上已無法滿足於三餐溫飽這種基本生活條件了。於是乎,飲食之事逐漸變質而成了一種「時尚格調」,而飲食男女儼然成為社會上的新階級;在美食上拚吃的社會氛圍,於網路社群與電視媒體(如:美食烹調節目)中更加凸顯出來。

過往帶著保守作風的福音派華人教會,除了費盡心思在救恩的宣揚與論述,亦同時強調了生活中勤奮盡責的「工作神學」,藉此建構基督徒作好管家的職份。然而,時移世易的社會變化卻衝擊著教會,光有「工作」的信仰論述已不足以滿足信徒面對多元又快速變動的社會生活。

因此,也許我們在處境式的需求下,必須對生活上的信仰反思擴及至「休閒」、「消費」、「旅遊」、「衣服」、「飲食」等層面。西方的基督教會已在這些議題上累積了可觀的研究與著作之論述,而華人教會在這方面雖已有關注,但在普及度及反思的層面上仍有欠缺。筆者亦在這些年間開始閱讀與思考這些議題,深覺有需要向更多信徒介紹相關的觀點。

就著我們身在台灣的處境來思考,每天三餐生活飲食之事,不可能跟信仰生活毫無關係吧!然而因著至今我們對「飲食」在聖經神學與文化兩方面的反思明顯不足,因此筆者將在下文分享我的思考心得,論述「飲食」在基督信仰中長期被忽視的一些層面及信息,同時也在生活倫理的實踐層面上給予應有的反思觀點,期待讀者透過文章能更多關注信仰與生活的緊密性,筆者嘗試先以聖經神學觀點論述。

1.是禍是福?

對我們而言,「飲食」其實是個相當享受的行為,它帶來人們愉悅的感覺,也同時能夠提供生命的營養,而生命的維繫在某個角度來說是基於有「飲食」。當我這麼表達並沒有忽略世人在飲食之事也同樣歷經不少苦難,如同:饑荒、農作物欠收、食安危機等。

「飲食」本身是禍是福,看法上實在有觀點與角度的不同。若是從基督徒信仰的前提來思考此事,則我們應該回到閱讀聖經文本來作基礎性的理解,從舊約聖經〈創世記〉關於創造的敘事脈絡來觀察,也許可以提供一些新的視角給我們反思關於飲食之事,以下分三方面來論述。

第一,上主在創造行動中已包含食物的預備。從第三日的創造敘述中(創世記一章11-13節),可以察覺到上主對生命的創造首先預備了可作為食物的菜蔬,這樣的預備工作在祂的心意中乃看為好的。換句話說,「食物」在本質上是代表著上主的恩典,是衪預備給予生命界作維繫與延續之用。因此,我們今天對飲食之事,也可以用恩典的眼光來看出上主奇妙的作為。

第二,上主的賜福行動亦包含食物的供應。從第六日的創造敘事中(創世記一章24-31節),可以看到上主精心地為各色各樣的生物(人類、走獸、飛鳥、爬蟲……)賜予食物;這樣看來,領受食物就是領受到上主的賜福。於是,「食物」在本質上也是代表著上主的賜福,是極其美好的!就以上兩點而言,我們可以正面肯定飲食之事乃是上主對人恩典的賜福作為。

第三,上主在預備食物中也給予生命的誡律。從伊甸園為場景的敘事一開始就提到食物之事,「……耶和華神使各樣的樹從地裡長出來,可以悅人的眼目,其上的果子好作食物。園子當中又有生命樹和分別善惡的樹。……耶和華神吩咐他說: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吃,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創世記二章8-17節)上主為人預備食物固然是好事,但祂維持這美好的狀況是以誡命的形式來保護我們與衪有和好的關係;當食物包含了誡律,對人就是一種考驗了,而罪帶來的禍害正反映出人背叛了上主。

2.飲食之惡?

關於〈創世記〉的敘事凸顯出上主在「食物」的意涵裡訂明了誡律(口頭式)一事,我們可以繼續思考其中的意義與信息。

從創世記三章1-13節關於人類墮落的敘事中,罪惡的發生竟然與食物的場景有關,但是我們仍需要作出適當的區分,就是食物在「本質」上無所謂善惡的問題,但食物在人們「應用」上才反映出倫理的意涵;換言之,上主誡律的訂定首要在規範「人與神」的關係,而非「人與物」的關係。

我們從伊甸園中那蛇對女人所說:「神豈是真說不許你們吃園中所有樹上的果子嗎」(三章1節),即可體會到那蛇所著力破壞的正是「人與神」的關係,而非「人與食物」的關係。因此,從某個角度來說,基督徒飲食學的基礎乃是關乎「神論」的問題。人們認識上主是誰嗎?我想這是創世記敘事的重頭戲!

假如我們明白食物本身「無罪」,反而「犯罪」的是「人」,如此我們就不難理解為何女人回答那蛇時竟然增添了「也不可摸」(三章3節)一語了。我觀察到人們常在飲食之事上增添律法,其實這樣替上主「加油添醋」的事本身反映了人性的兩大問題,一個是「自我中心」,另一個是「抗拒上主」。不只創世記的敘事中有這樣的問題,歷世歷代的人皆是如此吧!

現代人的飲食文化更加鞏固了「自我」與「抗拒」兩者,人們可以應用飲食之事凸顯出「自我」,而自我越強烈時便顯出「抗拒」的心態,也許那些追求美食主義的人會經歷過這樣的試探。

然後,那蛇的回答就更具試探意味了:「你們不一定死;因為神知道,你們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們便如神能知道善惡。」(三章4-5節)我察覺到那蛇的詭計有兩方面:一方面是「不看後果」,那蛇把「必定死」說成「不一定死」,就是讓人輕忽後果的嚴重性。另一方面是「人能如神」,人在上主誡律面前所要求的只有順服,但那蛇卻把焦點轉為人「如神」能知善惡。

我聯想到飲食之事與罪惡也有幾分神似,人們常不看後果、吃不能吃的,或吃得過量,而且在食物面前難以順服節制,以為自己如神般掌控一切,結果我們體驗到飲食之惡果了!

3.勞苦得吃?

〈創世記〉在處理關於創造、賜福、墮落等主題時都有提到「食物」的場景,其實連「審判」的敘事也不例外,「……(耶和華)對亞當說:你既聽從妻子的話,吃了我所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樹上的果子,地必為你的緣故受咒詛;你必終身勞苦才能從地裡得吃的。地必給你長出荊棘和蒺藜來;你也要吃田間的菜蔬。你必汗流滿面才得糊口,直到你歸了土,因為你是從土而出的。」(三章17-19節)

這樣看來,整個事件奠定了我們對「飲食」在神學上的理解,而且不難理解到上主對墮落的人之審判一直影響至今,這段經文可以給我們三方面的省思:

第一,土地受咒詛影響飲食之事。上主十分清楚的宣判人類所犯的罪是:「吃了我所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樹上的果子」,其所帶來首個審判記號,卻是「地必為你的緣故受咒詛」。也許我們都不太明白為何上主施行審判時要首先咒詛土地,但是我們卻能理解所有飲食之事都跟土地相關。人類在飲食上的罪惡波及土地,形同咒詛,這個模式在當今消費主義的社會氛圍下已是隨處可見了。

第二,土地的反撲干擾飲食之事。當上主宣判「地必給你長出荊棘和蒺藜來;你也要吃田間的菜蔬」,我們就會感受到土地的反撲正在干擾人類飲食之事。人類的暴飲暴食背後所反映出的貪婪,正在被土地的反撲所控訴,各樣物種的消失或減少,正衝擊並反諷人類在飲食之事亂了套。因物以稀為貴,食材價格不斷攀升;供需失衡,幾已無可奈何!

第三,終身勞苦才得以飲食糊口。上主對人犯罪的審判亦包含「你必汗流滿面才得糊口」,且是一生之久。人類要獲得飲食必須付出辛勞的代價,藉著勞苦工作所得來的三餐溫飽,是人們的基本生活模式。

然而原本人們為了「有得吃」而必須辛苦的付出勞力,但在現今消費主義的時代,竟然變成人為了「吃什麼」而覺得辛苦!兩者雖然有點不同,但都是一種「勞苦」的表現,只是後者顯得格外的「諷刺」,現代人在物質豐裕的社會裡,的確有「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問題,「不愁吃」卻變成了「愁吃什麼」,這實在是有違天理,不是嗎?(未完待續)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