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乃縵得醫治看聽道與行道(上)

3816_從乃縵得醫治看聽道與行道

◎黃登煌(台灣教牧心理研究院教務主任)

經文:列王紀下五章1-19節

亞蘭軍隊的統帥乃縵很得國王器重,他是一個英勇的戰士,卻不幸患了痳瘋病。列王紀下五章1-19節記載了乃縵大痲瘋得醫治的經歷。我們可從其中三方面來思想聽道與行道的意義、聽道與行道的困難;以及聽道與行道的結果。

一、聽道與行道的意義:
列王紀下五章14節記著說:「於是乃縵下去,照著神人的話,在約旦河裏沐浴七回;他的肉復原,好像小孩子的肉,他就潔淨了。」

在乃縵照著神人的話去約旦河裏沐浴七回之前,他必須先聽到神人所講的話。「神人」就是先知,先知所講的話,是神吩咐他講的。所以乃縵聽了神人的話,就是聽了神的話──聽神的話,就是聽道。而乃縵「下去在約旦河裏沐浴七回」這是行動。乃縵根據神人的話,也就是根據神的話──照著神的話行,這就是行道。

根據以上的說明,聽道就是聽神的話;行道就是照著神的話去行。這就是聽道與行道的意義。

失去謙卑就無法領受真道

二、聽道與行道的困難:
從聽道與行道的意義來看,聽了神的話,本該就當照著神的話去行。但為什麼在雅各書中,作者還提醒弟兄們:「只是你們要行道,不要單單聽道,自己欺哄自己」(雅各書一章22節)。我們從乃縵的例子思考這樣的勸誡,是因為從聽道到行道之間,有不少困難,需要我們用心去克服。從乃縵幾次聽道後的回應,闡明其中犯的錯誤:

1.乃縵首次聽道:
乃縵首次所聽的道,是神藉著他從以色列擄來服侍他妻子的那位小女子傳給他的信息。她對主母說:「巴不得我主人去見撒馬利亞的先知,必能治好他的大痲瘋。」(列王紀下五章3節)

「乃縵帶銀子十他連得,金子六千舍客勒,衣裳十套,就去了;且帶信給以色列王,信上說:『我打發臣僕乃縵去見你,你接到這信,就要治好他的大痲瘋。』」(列王紀下五章5-6節)

從乃縵的反應,他犯了二項錯誤:第一項是他找錯對象。小女子原本是提到,能治好乃縵大痲瘋的是「撒馬利亞的先知」,乃縵卻找上不能治好他大痲瘋的「以色列王」。這是因為他沒有脫去一切的污穢和盈餘的邪惡,沒有存溫柔的心領受那所栽種的道(雅各書一章21節)。

這怎麼說呢?

從列王紀下五章1節中對乃縵的介紹是:「亞蘭王的元帥乃縵在他主人面前為尊為大,因耶和華曾藉他使亞蘭人得勝;他又是大能的勇士,只是長了大痲瘋…。」這樣的介紹,暗示在乃縵心中,他念念不忘自己的身份,是:亞蘭王的元帥、在亞蘭王面前為尊為大、使亞蘭人得勝,以及他是大能的勇士。

炫耀的心帶出錯誤行動

這四項身份使乃縵心中滿了自高自大,是他心中的污穢和盈餘的邪惡,使他覺得只有以色列王才配與他見面;也使他不能存溫柔的心領受那小女子要他「去見撒馬利亞的先知,必能治好他的大痲瘋」的信息。這四項身份使他忘了他長了大痲瘋,需要醫治,這件最重要的事。

可見聽道不能行道,重要的原因,就是聽道的人以他的社會地位自傲,不肯存溫柔的心領受那所栽種的道。

乃縵的第二項錯誤,是他用錯方法。當乃縵去求醫時,列王紀下五章5-6節指出,他帶著四樣東西去求醫:銀子十他連得、金子六千舍客勒、衣裳十套、亞蘭王寫給以色列王的信。

這四樣東西歸納起來,包括兩類:一是貴重的禮物;二是國王的介紹信。乃縵以為這幾樣東西,將確保自己萬無一失的得醫治。他忘了帶著一顆溫柔的心、一顆渴望痊癒的心,卻帶著一顆炫耀的心。

今天很多社會上有些許地位的人,所走的路不就是乃縵的路嗎?

痲瘋元帥高姿態求醫治

2.乃縵第二次聽道:
乃縵第二次所聽的道,是神藉著先知以利沙傳給他的信息。

「…神人以利沙聽見以色列王撕裂衣服,就打發人去見王,說:『你為甚麼撕了衣服呢?可使那人到我這裏來,他就知道以色列中有先知了。』」(列王紀下五章8節)

乃縵第二次所聽到的道,是神人以利沙奉神的名說的話。以利沙說什麼呢?(a)可使那人到我這裏來:以利沙要乃縵來找他;(b)他就知道以色列中有先知了:以利沙這句話表明他是神的先知,神必藉著他醫好乃縵的大痲瘋。

「於是,乃縵帶著車馬到了以利沙的家,站在門前」(列王紀下五章9節)。

但乃縵這次仍犯了二項錯誤:

乃縵還是找錯對象!

乃縵應當站在以利沙面前,但他卻站在以利沙的「家門前」。以利沙「家的門」豈能醫治他的痲瘋病?他站在以利沙的家門前,既不叩門,又不出聲求醫治。這豈不表明他等候以利沙出來迎接他嗎?

顯然,乃縵只聽到「以利沙要我來找他」,這句話使他心裡想到自己堂堂是在亞蘭王面前為尊為大,是使亞蘭人得勝的大能勇士──竟然要親自登門拜訪一位不認識的先知,心中不禁升起一把無名火,或許他根本是怒氣沖沖地站在以利沙的家門前!

太快動怒再次錯失寶貴信息

雅各說,聽道要「快快地聽,慢慢地說,慢慢地動怒」(雅各書一章19節),乃縵卻快快的動怒,以致沒有聽到「以利沙是神的先知,神必藉著他醫好乃縵的大痲瘋」這大好的信息。如果他聽到這大好的信息,當他到了以利沙的家,想到神必藉著以利沙醫好自己的大痲瘋,乃縵一定是迫不急待地舉起大能勇士的雙手,叩門求醫。

第二項錯誤,在乃縵第二次聽道後,還是用錯方法。列王紀下五章9節指出,他帶著「車馬」到了以利沙的家。「車馬」代表他的身份和地位,暗示他忘不了他的身份和地位,站在以利沙的家門前,向以利沙炫耀;但他卻忘了他是大痲瘋病的求治者。

該忘的,他忘不了;不該忘的,他卻忘光了;以致乃縵沒聽懂以利沙「表明他是神的先知,神必藉著他醫好乃縵的大痲瘋」這寶貴的信息;也沒警覺到他罹患痲瘋病的嚴重性。

當乃縵來到以利沙的家門前,卻缺「叩門求治」這臨門一腳,反以「車馬」向「沒有車馬」的以利沙示威。

快快的動怒,是乃縵二次聽道卻不能行道的原因。(未完待續)

相關文章:從乃縵得醫治看聽道與行道(下)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