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之下無新事》絕對與相對

◎佘日新(暨南大學國際企業學系教授)

在這個強調多元包容的時代中,集體價值越來越模糊,取而代之的是個別意識的高漲,個別意識越來越難成為主流或普世價值。許多人際、家庭或社會上的衝突,來自價值觀的落差,但爭執到最後,是非對錯的關鍵往往在於有沒有絕對的價值。若否定「絕對」的存在,以相對回應相對,其實就變成虛無主義的根源,因為,「相對」是無法否定另一個「相對」的。

權力結構分散的時代
印尼,這個全球最大的穆斯林國家,首都雅加達的人民在2015年11月19日選出一位令人矚目的首長鍾萬學。他受到矚目的原因有二,一為他的華人血緣,二是他的基督徒信仰。被稱為雅加達「史上第一位」華裔基督徒首長的鍾萬學當選後,手按聖經宣誓就職,由總統佐科威親自主持就職典禮。受人關注的是,當地長期以來嚴重的種族差異與宗教爭議,竟沒有阻攔他的政治生涯,因為鍾萬學憑靠信仰、智慧與正直誠信的品格,廣泛地獲得人民的認同。

鍾萬學當選之後的半年,2016年5月7日,英國工黨候選人薩迪柯汗(Sadiq Khan)以44%的得票率擊敗金融名門出身的保守黨對手戈德史密斯(Zac Goldsmith,得票率35%),成為倫敦第一位穆斯林背景的市長。薩迪柯汗本來打算成為一名牙醫,但在學期間受老師鼓勵而攻讀法律,進入社會後,如美國歐巴馬總統在芝加哥時期的從政之路,成為一位人權律師,並於2005年出任國會議員。他的政見包括,要讓一半的人民有能力負擔倫敦市內的新建房屋,及凍結公共交通票價四年,會聘請更多非裔和少數民族當警員等。

歐巴馬、鍾萬學與薩迪柯汗並非21世紀中獨特的現象,當民主思潮帶動社會解構,結構變得越來越碎形,群眾碎形為分眾、甚至個人;權力也從過去的集權到分權,甚至分散個人權力凌駕在其他的權力結構之上。《微權力》的作者形容掌握權力者有如「格列佛遊記」中的主角,看似巨人的身軀,卻被為數眾多的小人國國民綑綁,龐大的身軀動彈不得。相反地,每個看似渺小的身軀,卻在這個權力結構分散的時代中,掌握了自己都難以想像威力的權力。

當人際關係中過去習以為常的絕對不再,許多創新思維被導入、用以解釋複雜且陌生的因果關係,但越解釋越複雜,不知這些學說、理論是幫了忙或幫了倒忙!過去的關係是有絕對原點的,以座標(0, 0)作為正與負的四象限區隔,對應座標(0, 0)的原點,每一個座標點可以清楚地界定與另一個座標點的距離,例如,(-1, -1)與(5, 5)之間的距離等於(-2, 3)與(4, 8)之間的距離。但當我們拒絕有一個絕對的(0, 0)存在時,所有的座標點都變成浮動的,(-2, 3)可視為(0, 0),其他的對應座標也都因此改變了定義。欠缺絕對的相對,變得模糊!甚至相對的相對,也用以否定相對的絕對,一切都變得飄渺、虛幻。

傳統重新定義的新時代
在這樣不連續的後現代,過去的結構被破壞,所以,基督徒可在穆斯林世界擔任首都的領導人、穆斯林可以在盎格魯薩克遜民族擔任首都的領導人,看來種族、宗教這些傳統的座標定義,都在新的時代中重新被定義了。而座標定義改變後的價值如何評價,又是另一道需要重新作答的考題。

公義、家庭、性別這些傳統基督信仰所護衛的價值,在座標軸上被重新標上包容、多元、人權的定義後,上帝要如何被定位?上帝要如何向這個世代彰顯祂自己?我們要如何跟隨基督、做個稱職的基督徒?若上帝不能作為絕對(0,0),人生的問題都難有明確的答案;當自由主義否定(0,0)的存在時,基督徒該如何與世人溝通?在在都值得我們更深思索!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