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年反毒大使 藥酒癮戒治生活輔導員杜曼榮的細說長談

3817_105年反毒大使_藥酒癮戒治生活輔導員杜曼榮的細說長談
105年反毒有功人士杜曼榮與蔡英文總統

◎陳乙先

回首年少輕狂的歲月,什麼是令你最印象深刻的?記憶中那個微笑或哭泣的你是什麼模樣嗎?那些曾經走過的路、見過的人、看過的風景,它帶給你人生的啟發和意義是什麼?然而,又是什麼樣的動力支持你走向今天的人生?

獲得105年「毒品戒治組」反毒有功人士的杜曼榮,帶著這份上帝給予的榮耀分享他一路走來的艱辛歷程,期望能影響和激勵更多至今仍在孤軍奮戰、水深火熱的同路人。

3817_105年反毒大使_藥酒癮戒治生活輔導員杜曼榮的細說長談3

對藥酒癮弟兄們的講課與輔導(圖/主愛之家提供)

曼榮從小生長在做魚販批發商的家庭,在曼榮的記憶中,父母親多數的時間都在為工作奔波與忙碌,早出晚歸是家常便飯的事,因此小時候經常是由奶奶做早餐給他和哥哥、弟弟吃,並帶著他們去上學。然而,愛玩的曼榮,看準了父母親空缺在身邊的時刻,常利用他們凌晨一點去做生意的時候,便趕緊爬起床來去做他想做的事,譬如:國小時滿足在沉迷電動玩具的世界、國中喜歡跟朋友到處去夜遊、高中的叛逆與好奇使他染上「安非他命」(在當時市場上既普遍取得容易,且法律上還沒有相關的罰責),並在父母親回來之前就提早定位到家了,然而,這是對曼榮來說是兒時記憶中很珍貴又短暫的自由時光。

感嘆毒品對一生的影響

高中畢業之後,曼榮就沒有再繼續就學,選擇進入社會職場歷練,第一份工作是在呼叫器通訊行上班,隨著認識的人面越廣,曼榮開始與玩六合彩的道上兄弟走的越來越近,也是在這個時候才逐漸接觸到「海洛因」。

19歲那年,曼榮第一次被警方抓到,判了三年有期徒刑,父母親此刻既正視也承受不少的驚嚇和壓力,期間父母親努力嘗試找了律師,期望能協助初犯的曼榮減輕罪行,但由於當時「肅清煙毒條例」的重罰使得年輕的曼榮在法律上也沒得有任何的商量餘地,因此父母親消極的抱持著各種延緩戰術,其中之一的方法便是讓曼榮在上訴期間就先當兵去了,但當到一半時曼榮還是被抓去澎湖監獄關了,一年多後才假釋出獄。

在澎湖監獄(煙毒專業監)中,曼榮是工場裡年紀最小的(大約收容200多人,全部皆屬吸食海洛因的受刑人),經常受到「老大哥們」的關愛,一年多的時光對曼榮來說很快就過去了,然而,曼榮開始意識到:「在監獄裡,我遇過年紀比我爸爸還要大的人,他的一生幾乎都在吸毒,並來來回回的穿梭在監獄中。」當下令曼榮既好奇也感嘆毒品對一生的影響。

出獄後,曼榮仍要回到部隊裡完成當兵的義務,但在當兵之前要先進入「海軍明德管訓班」三個月,曼榮說:「這可能是我這一輩子經歷過最痛苦的時光,因為管訓期間,在那裡的長官都不把我們當人看,盡情地使用各種操練上的虐待。在我三個月管訓結束離開之後,沒過多久,明德班就出事了,言傳受管訓的人被長官打死的事件,當時新聞也播很大…。

其實這也不是什麼新鮮事,只是有沒有被報出來而己。」從管訓班回到軍中當兵的期間,曼榮仍無法戒掉對毒品的依賴,繼續吸食安非他命(基於當時的現況和處境,曼榮考量到使用海洛因會促使兵期無法完成,而暫改使用安非他命),直到服完一年的兵役。

兵役服完回鄉之後,父母親引薦工作又買房買車給曼榮,期望他能盡早組織家庭並安定下來,但隨著曼榮聯繫上過往的朋友而再度深陷海洛因的癮,此後便反覆進出監獄5-6次。長達近20年的吸毒生活,父母親在傷心欲絕之下幾度瀕臨想放棄對曼榮的關心,但事實上難以割捨心頭肉的拉扯,仍使他們感嘆之餘還是持續為曼榮承擔許多龐大的債務,以及幾乎很少缺席的往返監獄探視。

一段時間後,母親也逐漸從原本擔憂、焦慮的眼淚中找到適應和轉換看待曼榮的方法:「我第一次坐牢的時候,我母親來會客,就一直邊講邊哭這樣,我印象也很深刻!其實吼~她每次來會客都有哭,我第二次坐牢,她也是在哭!可是越到後面,每次我坐牢的時候,她就會笑著跟我講話,因為她開始學會放心了,她知道她兒子在裡面不會因吸毒過量死亡啊、晚上也不會再因提心吊膽說我又被警察抓走,然後她想看我就可以看得到我,不會像以前在家中想見我時又不一定見得到我,所以她到後面來會客時都是笑的!」曼榮在回想起這段經歷的時候,心裡充滿著悔悟、歉疚和感謝之情,交錯且深刻烙印。

無望與無助感 蒙自殺念頭
長期吸毒的後遺症,便是使得曼榮的身體患上「C型肝炎」,母親得知後立即帶著曼榮上醫院治療並同時進行戒毒(戒毒療程沒有健保給付,且醫療費用相當的貴),就在來回醫院奔波之際,母親決定將曼榮轉至宜蘭的博愛醫院好好戒毒,曼榮卻在這裡經歷他人生第一次踏上「自殺」的念頭,當時的他內心充滿著對未來的無望與無助感、對生命的想像萬念俱灰,加上服用戒毒藥物過量所產生的副作用,使得他無法抗拒對死亡意念的選擇。

好在即時被同房病友的家屬發現(已爬上醫院窗口的曼榮),趕緊通知護士和家屬,才將曼榮從鬼門關前領出來。醫生無奈的對著曼榮家人說:「他身體上的疾病我還能幫忙,但他心癮的部份我就無法幫助他了…」,於是醫生給了一支「花蓮主愛之家」的電話,在父親努力聯絡下,曼榮35歲那年(民國95年)才真正展開了他的戒毒人生。

已戒毒有9年多的曼榮,現年43歲,基隆人,憶起來到主愛之家戒毒的心路歷程,他說:「剛來這裡的時候,心裡也下定決心說看能不能就因此把毒品戒掉,然後在這邊就是感受到牧師、師母的用心教導和愛,他們也不會說因為我吸毒而對我另眼相待,加上團體中的大家都是過來人,在這裡學習的一切都讓我覺得感動,無論是聚會或上課,都會觸發我內心想要戒毒的衝動,…最主要的是學習環境也特別好,不會像都市那樣悶悶的,在這裡看到那麼高的山,整個心情就很愉快這樣,然後偶爾也會到花蓮其他地方走一走,就是很享受、很享受在這裡的學習。」

3817_105年反毒大使_藥酒癮戒治生活輔導員杜曼榮的細說長談2

花蓮主愛之家

通常,在主愛之家戒毒有三個階段,一個階段是4個月,就在曼榮待上第8個月的時候,父親曾一度詢問他是否有意回家,曼榮卻希望還能再多停留一段時間。滿一年之後,曼榮在牧師和師母的邀請下,開始踏上「生活輔導員」之路,至今已有8年之久,以服務藥酒癮的成人患者重建戒治生活為主,負責照顧他們的日常起居、課程輔導。期間,曼榮也不斷努力擴展學習來精進自己,陸續獲得中餐、電腦、核心課程(輔導員)等證照,並一邊持續完成C肝的治療,同時以身作則來鼓勵其他的弟兄們一起接受醫療。

主愛之家服事 建立家庭
曼榮在主愛之家服事期間認識了當時在主愛之家做實習社工的妻子,從交往到結婚的過程中其實並不順遂,經歷了不少家庭因素、雙方相處等問題的磨合,但隨著二個孩子接續的出生,加上宗教信仰的支撐,彼此都在關係中逐漸找到了平衡,一起度過那些艱難的時刻。曼榮回顧在花蓮的這幾年歲月裡所走過的每一個關卡,很有成就感的說:「在這九年當中,我克服了很多事情,克服C肝的治療、克服老婆家人反對我的聲音、克服新婚的磨合期,目前要克服的是教養孩子的責任。」

事實上,曼榮在獲得「105年反毒有功人士」此份殊榮之際,心裡時刻掛念與感恩他的父親(今年元月因肝癌離世)和鮑牧師(已離世三年),並將這份榮耀歸給他們,他說:「上半生我受父親和原生家庭的影響,感謝父親的養育、關愛和不離棄;下半生是受鮑牧師的身教所影響,我的生命才得到翻轉和改變,也才有了今天小小的成就、活出一個新的生命。」

曼榮的生命故事,讓我們一同見證了「生命如何可能」?面對人生未知的旅程,難免需要在冒險和失誤中「找回自己」,那些逆境中的奮戰與突破、順境中的感恩與惜福,都是通往理解自身的鑰匙。不要小看走在人生十字路口上所做的每一個「選擇」,無論它是什麼,都將成就了現在的自己。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