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未觸及之民」宣教 大小教會都可參與走最後一哩路

0D1A7673
由左至右為彭書睿秘書長、江冠明牧師、安康喜牧師、保羅.艾許曼牧師和葛振明牧師。(李容珍/攝影)

「大使命的最後一哩路」論壇座談

【記者李容珍台北報導】「教會人少又弱小,還有餘力做宣教嗎?」、「向華人傳福音都已經做不完,還需要去做遙遠而不認識的『未接觸之民』的宣教?」、「為何向未接觸之民傳福音很重要?」六月24日在2016聯合差傳年度宣教論壇「大使命的最後一哩路」的座談交流中,與會的資深國內外牧者、宣教士從神的大使命談到,有很多族群是根本沒有人知道的「未觸及之民」,但是當他們接觸之後,不但個人受到激勵,影響他們一生,連帶帶動教會參與這些未觸及之民或未得之民的事工。聖經提到萬族萬民不是哪一個國家的哪一個教會,是所有的教會一起參與大使命大收割。

許多「未觸及之民」被忽略
目前來看好像沒有一個國家是沒有基督徒,難道大使命已經完成了嗎?未竟之業事工(Finishing the Task)執行長、國際學園傳道會副總幹事保羅.艾許曼表示, 1974年,宣教學家溫特(Ralph Winter)從聖經提到宣教大使命接觸未得之民的概念,是使萬國萬民所有人都能成為祂的門徒。其實有很多族群是根本沒有人知道,所以稱為「未觸及之民」(UUPG)。全世界有一萬六千個不同民族,八千個族群已經被得著,其中至少有2%的基督徒,另外八千個民族中,有兩千至三千個民族是沒有任何人向他們傳福音。
少數民族宣教中心會長江冠明牧師表示,他們接觸的少數民族主要是在中國邊境,大部分這些少數民族或未得之民是文盲,沒有受過教育,傳福音相對困難。少於2%的基督徒,他們都稱為「未得之民」,完全沒有聽過福音是「未觸及之民」。他認為,最好的宣教士是這些「未觸及之民」和「未得之民」,當他們信耶穌之後,再將他們差回自己本族本鄉,用他們的母語傳福音、建立教會,牧養本族本鄉的人效果很大。

接觸未觸及之民改變教會
Global Assistance Partener國際總監、未竟之業事工(Finishing the Task)國際發展統籌安康喜牧師,致力於傳福音與未得之民。他在2004年聽到未觸及之民的時候,他向神禱告承諾要接觸所有未觸及之民。他說,印度喜馬拉亞山有一個少數民族,他曾邀請一位台灣去美國牧會的劉牧師同去,兩天之內向300人傳福音、為150人施洗。劉牧師非常驚訝有這麼多人,在同一天信耶穌而且被施洗。當劉牧師回美國向教會會友報告,會友深受感動而投入更多的人力和資源,讓喜馬拉亞山這個部落有教會和同工在服事。兩週前劉牧師的母親過世,家人也將奠儀全數捐助支持給這個少數民族。
保羅.艾許曼表示,因著接觸未得之民改變他的一生。起初他和一些人透過飛行宣教團契用飛機載他到烏干達北方。雖然很多人看過《耶穌傳》,但是這個族群的人非常排斥。當他們到那個族群前一年,有18萬6千人因為饑荒而死。當他們到村落參訪,有一個村落某個地方堆滿人骨如同小山,他拿起兩個人骨在手上,想起過去這些都是活生生的人,他們有沒聽過主耶穌的故事?當他進去時就問村民幾個問題,當他問第一個人:「你有沒有聽過主耶穌?」第一個人搖搖頭,第二個反問「耶穌住在某個城市嗎?」另外兩個也說沒聽過。剩下八歲的小男孩,當他再問這問題時,男孩掉下眼淚說,非常希望聽過耶穌,但從來未聽過。
保羅.艾許曼徹夜未眠,認為神不公平,每個人都應聽到耶穌。他向神禱告說,他只有一個人,但他願做任何事情,只要讓人聽到福音。他和家人分享此事,也和他的親戚見面,但因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工作,他們要如何做才能接觸這群人?家人就說,他們每個人出一點錢,讓《耶穌傳》可以被翻譯。
當《耶穌傳》翻譯完成,他的家人有3、4人到坦尚尼亞,那裡有一個少數民族,他後來在坦尚尼亞首都一個教會佈道,並告訴教會的人說,他們要到山上這個少數民族部落看《耶穌傳》,結果教會有一群人鼓掌,原來他們就是這族的人。結果《耶穌傳》播放第一場有1000人參加,有200、300人願意接受耶穌基督;隔天900人參加,900人全數都決志信耶穌。他相信「當你前往他們當中,神與你同在」,神的工作超乎所求所想,因為神在當中。

我們在一起宣教會更好
如何推動、鼓勵參與宣教?主持的聯合差傳事工促進會秘書長彭書睿問道,住在台灣14年的美南浸信會差會全球華人事工部長葛振明(Jim Graham)說,華人可以愛華人,但華人住在世界上,需要認識和愛世界上的人。他說,過去如果城市裡都是其他國家的人,問華人願不願意來這裡會,他們會說「這是你們白人的事!」但是九年以後,如果他再問這問題的時候,華人教會說願意,因為「我們在一起會更好!」(together will better)。
江冠明表示,他唸神學院時對少數民族特別有負擔,但神帶領他先學習牧會、傳福音。他牧會時就知道這個教會要成為宣教的教會,八年來,教會從10幾人成長200人,也開始建堂。其中宣教基金,佔全教會10%經費,另外大人小孩參與信心認獻又佔10%,鼓勵宣教教育從小開始。所以他剛做未得之民宣教,經費從這裡開始。但是教會普遍對未得之民或少數民族距離遙遠,可能因為沒有接觸過,所以他花很多時間成為橋粱,希望更多華人能夠接觸。

他原來希望加入宣教機構,然後成為宣教士進入這些少數民族宣教,但是有些差會認為華人宣教做不完,少數民族目前還沒有做,所以就自己成立少數民族宣教中心。他相信教會慢慢點燃向未得之民宣教的火,遲早每個教會都會參與,只是需要更多愛心和耐心等待領受這個異象使命,相信華人在未得之民的宣教也可以參與其中。
台灣非基督徒比例佔大多數,教會多數心態是先固本再走出去,如何談宣教?保羅.艾許曼認為,使徒行傳談到「從耶路撒冷、撒馬利亞,直到地極做我的見證」,並不是階段性,而是同時賦予的任務。他認為,很重要是看到「自己是罪人」,當我們想的都是自己個人夢想,就無法走出去。對他人生改變最大的不是聽到未得之民或未觸及之民的信息,而是當他向神回應,求主差遣他,到任何祂要他去的地方,就算全世界都不認識他是誰,他都願意去。
神要的是我們有忠心
他認為,如果我們試著向神說,我們願意到這些族群去,神會說甚麼?神不會讓他後悔去這個地方,神會說「因為你是我的孩子,我愛你!所以我會把你一切的所需都給你。」他認為,上帝看重的是我們是否對祂忠心?我們是否忠心又良善的僕人?
安康喜牧師表示,他有一次對五十位日本牧師和韓籍宣教士講道。那些日本牧師說,會友都在流失,教會不可能出去宣教。於是他邀請年輕牧師參觀他們在印度的事工。有一位年輕牧師進到他們在印度的禾場,他帶這年輕牧師到未接觸之民的族群中,這些人不但接受耶穌基督而且被施洗,甚至拿出金錢奉獻,讓這位年輕牧師非常驚訝。因為在日本從未聽到在傳福音的當天就有人決志信主。隔年這位牧師帶助理牧師前來,同樣到村落傳福音,為他們施洗。這兩位牧師回到東京後,在一年之內向五百個家庭傳福音,其中五個家庭開始家庭的聚會。再隔年,這日本牧師又帶另一牧師到印度,又接觸另外未接觸之民,向他們傳福音、為他們施洗;其中這位日本牧師想要探望先前帶領信主的弟兄姊妹狀況,發現教會不僅人數增長,還帶領一群未接觸之民參與他們的教會。
這位日本牧師回到日本,在大學校園發兩千張福音單張,其中有一位學生打電話給這牧師後就信主。這位大學生也帶媽媽和家人一起信主。安康喜牧師說,不管是我們是日本人、中國人、韓國人或美國人,是白人或黑人,是年長或年輕的,只要是忠心的僕人,神都會透過我們幫助這群人,「你也都可以使人成為主的門徒」。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