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毛孩子爭「人權」

為毛孩子爭人權

◎陳敦源(政治大學公共行政系教授)

兩天前的這個「殺狗」的新聞,對我那些愛寵物的朋友來說真是難熬的日子;因為我知道,在這些朋友眼中,毛孩子根本就是「人」;但是,這個新聞中抗議者「一命抵一命」的論述,讓我想起會不會有些人,一方面支持動物保護,將毛孩子當人,看見這次新聞憤怒難抑,要這次事件的虐狗者殺「狗」償命;但另一方面又贊成廢死,面對小燈泡遭割喉,希望不要判兇嫌死刑?因此,殺狗比殺人還嚴重?

這讓我想到「熊麻吉2」(Ted 2)這個性暗示破表的喜劇電影,卻包含非常嚴肅的法律議題:『國家要怎麼認定一個"object"是「人」,可以具有法律所保障的完整權利與義務?』老實說,因為人類泛愛的心理所衍生出來對非人生物的人權保障,是20世紀人權跨界的產物,人權不只是人類圈子中的至高價值,也被移情到非人類的生物圈中而一體適用,但是,這仍然只停留在情感而非法律的層次。

2011年一隻名叫Tommasino的黑色義大利野貓繼承了主人約1600萬美金的遺產,律師幫忙打官司的時候雖然一直強調主人與寵物之間如人與人之間的愛,但是,就法律上來說這隻黑貓仍然不是一個在民法上可以繼承財產的「自然人」,最後是由照顧主人的護士負責照顧Tommasino到死,這位護士雖然也很愛小動物,但是她告訴媒體說:

「我必須誠實地說,這貓不用這麼多錢來讓牠快樂,牠只要一小碟牛奶與幾支寵物餅乾就很高興了…當然,我也不知道主人這麼有錢…」

我常想,人類對萬物的愛是真實的,但是,對於萬物到底應該怎麼被治理,會有不同的想像,這也是社會價值分歧的根源之一。

當然,更不要說上周末是中國廣西玉林一年一度的玉林夏至荔枝狗肉節,引起國際愛狗動保團體的強烈批判;另外,大家也別忘了,每年七月初韓國也有狗肉節Bok-Nal,也同樣受到國際的譴責,K-pop明星們也往往是動保的代言者,希望韓國有一天停止將狗當作肉源。但是,這一切爭議的關鍵仍然在於,毛孩子們到底是「財產」?還是自然人?除非能在法律上擬人化,牠們仍然只是財產。

因此,只要毛孩子一天不能有法律人格,動保的工作就不會結束,但是,人權目前已經進展到對「作惡的人」仁慈,因此,面對陸戰隊虐狗的悲劇,或許也該學小燈泡的媽,對那三位虐狗者,呼籲大家一起來想一想比判他們死刑更重要的事,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上個月美女獸醫師為台灣動物保護政策不重視行政落實而死諫的那事兒,動保追求的不應該只是引起關注,也需要行政執行力的襄助。

最後,與其想拔掉海軍黃司令上月底才由小英總統別上去的星星、跑到陸戰隊內直播公審殺狗者的羞辱會上網洩憤,或是讓軍中以後要對營區的毛孩子實施早晚點名之外,如何在毛孩子不能真正擁有法律人格權之前(未來可不可以我個人沒有好萊塢樂觀),爭取並且完善動物保護的行政組織與資源應用,才是真正應該導引社會關注的焦點所在!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