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思》四種上司

3821_四種上司

◎張朴

對於投身職場的人,我們常會打趣的說是上了「社會大學」。不知不覺,原來我在這所大學已經上了十多年課,最深的體會是遇過了四種不同的上司。

社會現實打破浪漫憧憬
記得第二份工作,上司為人隨和友善,對下屬相當客氣,也時常關心大家的需要。那所公司規模很小,就像一個小康之家,幾個同事常說老闆是這個家的慈父。

不過現實是一個容器,容量是多少,形狀怎樣,我們只得如水一般接受。那年公司上下在籌備一個重要項目,本來五點半為正常下班時間,結果每晚例行加班趕工。記得有次七點半離開,剛好遇見這位上司,他不禁感到奇怪,說:「你怎麼這麼早便下班?」我只得無奈苦笑 。

那段日子,我帶著一股年輕人的傻勁,又抱著一份初入職場的浪漫,只道找到了伯樂,有了一份終身的事業,於是所有的生活幾乎是奉獻給了公司,真正的家反倒變成了賓館,晚上十二點回家,第二天早上七點又匆匆出門去了。

一年四季這樣壓成了一個「忙」字,到了那個項目大功告成,正常的下班時間終於回復正常,本是時候享受辛勞的成果,可是公司此時也得開始節流。後來上司告知我,他已跟一家友好公司訂了協議,將把我借調給他們,且沒有歸期。

在社會大學的這一堂課裡,我明白了即使像上司這麼好的人,當現實只給了兩個選擇,放棄的永遠是員工。

沒有十全十美的上司
這以後我轉了多份工作,其間也遇過了第二類上司,他們的腳步聲未到,已使人如臨大敵。總的說,這類上司希望複製自己,將每個下屬變成自己的影子。

記得有個上司,甚至拿走路方式,以至喝水的動作來開刀。他們的一言一行,都像一個擴音器,宣告著人與人之間是有階級之別、尊卑之分,有時言詞尖酸刻薄,如同一盤冷針潑向別人,充滿了侮辱意味,好像要將別人踩得體無完膚。

好幾次我真有衝動向這類上司宣示尊嚴,帶著多少英雄氣概當場辭職,但就在那一刻,我想到了家人,只好繼續站在他們面前,盡力將子彈左耳入,右耳出。同事之間常說,工資很大部分是包括了受上司的氣。

上司遇見的多,我不禁慨嘆像第一類的上司何其少,至今我只遇過一個,儘管那時離開公司心裡酸溜溜的,不禁有種被賣的感覺。到了現在,若是遇上第三類上司,我已經要感幸運了。這類上司情緒穩定,不會無理取鬧,作風實事求是,只要工作進度和質素符合他們要求,便從不會過問太多;他們的沉默好像是說,你只管去吧!然而這類上司的距離永遠那麼遠,彼此之間除了工作,便是陌路人。

耶穌基督令人甘願跟隨
記得初進職場時,我憧憬遇上一位能讓我甘心追隨的上司,甚至連薪酬待遇也歸次要。回想這份浪漫的想法,多少是年輕時受了《三國演義》的影響,我特別嚮往孔明因為感激劉備的三顧草蘆,終身不辭勞苦為報答知遇之恩。然而在社會大學待久了,總是失望的多。不過與此同時,我也越深刻的明白,我其實早已遇上了這樣一位上司。

這些年,上帝便是這位上司,祂帶領著我,為我預備了不同的崗位。祂給予我夢想,灰心時有祂的安慰,困惑時有祂的指引,缺乏時更有祂奇妙的供應。說起這位上司,祂何止是三顧草蘆,甚至是千山萬水自天上來到地上,道成了肉身的耶穌基督。若是面對那道千古的兩難題,祂放棄的總是自己,這就是為什麼祂犧牲了性命,以寶血為我們撰寫了全新的故事。

保羅的書信中常自稱為基督的僕人,大概是老我在作祟。起初我對僕人這樣的自稱並不接受,尤其知道僕人的原文更是指奴隸。這大概是由於人類的主僕關係過於負面,特別是古時那種黑暗的制度,才會令人有此錯覺。

其實主人若是與眾不同,即便是奴僕,彼此也可如師如友。在社會大學上了這些年的課後,我終於有了保羅的同感。

事實上不僅我有同感。每個主日,只要沿著樓梯由地下室走上教會的頂層,便能看到這位上司的感染力。每一層都在進行不同的聚會,由崇拜到各式各樣的門徒訓練,由兒童主日學到成人和長者團契,負責這些活動的幾乎全是義工。

這些活動從不間斷,從來不會因為缺乏人手而暫停,背後就是對上帝的一份感激之情。能夠在全世界一個又一個世代,感動無數人甘心情願地服事祂,這是怎樣的一位上司呢?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