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飲食神學的反思》4 上帝國度筵席無分尊卑貴賤

3827_上帝國度筵席不分尊卑貴賤

◎王文基(宣道會天母堂主任牧師)

8.終末筵席?
基督徒有時候對耶穌說的那句話:「人子來了,也吃也喝,人又說他是貪食好酒的人」(馬太福音十一章19節)感到有點尷尬,我們很難想像耶穌有吃吃喝喝的一面,要是耶穌當時在世間能有點「不食人間煙火」的形象,搞不好會比較討喜?

其實耶穌在吃喝上的形象及講論,主要來自一些關於筵席的敘事,如:加利利的迦拿有娶親的筵席(約翰福音二章1節)、利未在自己家裡為耶穌大擺筵席(路加福音五章29節)等。原本「筵席」在文化上的意義是表示「歡迎、款待、慶賀、親密、感恩、享受…」等意涵,而這些意義都在主耶穌基督的福音恩典中被重新詮釋。

耶穌參與在人世間的筵席吃喝時,其實意味著一種時空上「終末論式的預表」,就是未來在新天新地裡「羔羊的筵席」;也就是說,現今人間的吃喝飲食之生命體驗,可以在未來上帝國度裡得以昇華及達致圓滿,意指人與上主的關係而言。

這種以終末論式的預表來理解飲食之事,至少帶給我們兩方面批判性的反思:

第一,終末的筵席批判當今在飲食上的階級區分。這方面只要觀察當今的美食文化即能體會,高級的食材與餐廳環境本身就作了客戶上的區分,有人常享美食,也有人終生未嘗美食;而耶穌當時以顛覆文化的思維提出「你擺設筵席,倒要請那貧窮的、殘廢的、瘸腿的、瞎眼的,你就有福了!」(路加福音十四章13節)正預表上帝國度的筵席無分階級與尊貴卑賤,上主以「接納」取代「排他」,以「款待」取代「付款」。

第二,終末的筵席將關係提昇至友誼與團契。現今人們在筵席上一般是以關係取向來決定「共桌」的,對於要與陌生人「併桌」總是情非得已,因此在飲食之場合就可以體驗到「親密」與「疏離」的殘酷現實。
但是透過耶穌所預備的天國筵席,衪賦予「筵席」一種全新的「餐桌情誼」(table fellowship)的關係,將人與人之間因著各樣社會因素造成的區別通通移除,上主親自成為筵席及餐桌上各人的「朋友」,每一個信靠主耶穌的賓客都在其中轉化為友誼與團契的關係。由此可見,飲食之終末論成了一場「恩典的筵席」,上主款待,由祂買單!

9.吃到飽嗎?
筆者在上文中已經藉用聖經的觀點,為基督徒飲食學提出基本的論述;接下來將從文化的角度來探討飲食的相關面向以及基督徒應有的反思與回應。

談到飲食文化,首先讓我想到的是「吃到飽」的飲食文化。提供「吃到飽」的餐廳顧名思義是讓食客隨心所欲地吃,沒有限制限量的吃,只要能付出一個相對高的價錢,就能夠讓自己暢快的吃到飽。這種文化大概自古已有,但經過現代消費文化的包裝後,就會為食客形塑某種「興奮」與「賺到」的心態。

也許我們不必急於對此文化下道德判語,但我們可以反思「吃到飽」的文化意涵包括什麼。

我想提出三方面的反思:

第一,「吃到飽」似乎美化了自我掌控慾望。當人在一個「吃到飽」(All you can Eat)的飲食氛圍下,我們自然而然把自我掌控的心態投射在所有眼前看得到的食物之中,於是便有所謂「我全掌控」(All you can Lead)的態勢出現。

餐廳內只要是拿出來的食物一概供應我無限量使用,我要什麼就吃什麼,我偏愛吃什麼就多吃什麼;我們不難看到有人一次吃十隻北海道螃蟹、三十片生魚片、五十隻冰鮮蝦…等,這樣失控的自我慾望被美化為「賺到」及「不吃虧」,事實上,失去節制的飲食慾望卻造成身體嚴重的負擔及傷害。

第二,「吃到飽」輕忽了「吃到剩」的事實。在供應「吃到飽」的餐廳為了滿足食客多元的食欲與口味,必須要在每一類食材上達到多元、份量上能做到不停供應。然而在眼前這樣豐裕的食物背後,有否想過有多少食物是不能放至隔天而必須當天丟棄的呢?人們只想「吃到飽」的愉悅而忘卻「吃到剩」的殘酷事實,在全球人類的生命及生態公義上似乎是有欠公允的。

第三,「吃到飽」塑造的「無限量」是假象。這是最弔詭之處,商家以「無限量吃到飽」的口號吸引了我們這些「胃口有限量會吃飽」的食客來光顧,正是因為如此的矛盾事實使「虧本的生意沒人做」成為真理。只要用實際的思考分析一下就明白,對人而言,「吃到飽」是事實,但「無限量」卻是個假象,假象與事實結合後,就成了「事實是假象」,真是不可思議啊!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