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台下的周聯華牧師─周爸

3831_講台下的周聯華牧師─周爸
陳瑞枝牧師與周聯華牧師伉儷

◎陳瑞枝牧師(周聯華牧師22年乾女兒)

「周爸」是大家對周聯華牧師的親暱尊稱。雖然在大眾面前,我依不同情況,尊稱他:「周牧師、周爸」;但22年來,在私下是稱他:「爸爸」。

周爸是不會收乾兒女的,依我對他的瞭解,每一位年輕人都是他的兒女。我之所以會成為他的「乾女兒」,是源由於1994年春周師母七五大壽,懷恩堂執事會為師母壽宴─因為師母已屬意我當年接任她所負責的女傳道會會長(當然執事),故也邀請我參加壽宴。當晚,周牧師不在場(出國),師母公開收了女傳道會一位小我7歲的姊妹鹿筱文和我為「乾女兒」。師母只生三位公子,無女兒,也因此非常希望有女兒,尤其當時懷恩堂姊妹只有我一人在神學院進修聖工碩士,師母極盼望我在聖工上協助教會,也接她的棒。

以上諸事,我也專程回娘家稟報家父,家父也認可。家父與周爸對街二巷毗鄰而居─家父銀行界退休任董事,周爸教會界退而不休到處傳道;家父小周爸半歲,家母小周師母半歲;周師母大周爸一歲,家母大家父一歲─相信這是天父奇妙的安排!另外,我外婆、家母、周師母乾媽、我、長女─四代五人皆屬華人十二肖之「羊」,可說是「五羊開泰」。

為此「五羊開泰」,我還和周爸爭論過。我說:「真是五羊開泰!」周爸說:「是三羊開泰。」我堅持「五羊開泰,不錯!」周爸馬上進書房找資料,三分鐘後出來,手捧《辭海》認真地說:「瑞枝說的沒錯,五羊開泰!寰宇記:五羊城在廣州府南海縣,初有五仙人騎五色羊執六穗秬而至,今呼五羊。」堂堂學者牧師,謙和慈藹地微笑著,令我欽佩不已!

懷恩堂執事會常常一開三個鐘頭,中間休息15分鐘。有一次一位小我數歲的執事看到我太疲累,愛心為我指壓雙肩。突然,他大叫:「陳姐,長了一根白頭髮!」數位執事都跑過來看,有人建議:「拔掉!」周爸馬上跑過來阻止:「白髮是榮耀冠冕!」挽救了我的一根白髮。

執事會中,周爸總是「投」我一票,例如: 有人提議:「廁所不必放衛生紙,因為常有人整卷帶走。」我回應:「若是一卷衛生紙能吸引人到教會,說不定也會救一條靈魂。」周爸馬上附議:「瑞枝說的沒錯!」

當年懷恩堂執事會開會結束,常常是夜晚十點半,周爸總是開車繞道敦化南路送我回家,再回他住所新生南路。我在浸信會神學院修課期間,他也是一定先送我回家。車上,周爸總會告訴我一些趣聞、典故、或鮮為人知之事─這些都令我驚訝於他的博學多聞及超人記憶!

周爸緊抓機會向家父傳福音
周爸從懷恩堂主任牧師退休之後,仍心繫懷恩堂,乃任董事長一職。他的接棒人郭雲漢牧師,後來赴美國神學院任教及牧會。周爸臨危組聘牧委員會,特囑我擔任一席委員─聘請了許震毅牧師。隔年,周爸正式辭懷恩堂牧養之責,在林口租用小學教室,設立佈道所。由於周爸仍主責凱歌堂之主日崇拜,因此佈道所開幕禮拜選在主日下午。我偕懷恩堂一群姊妹前往參加,會後協助兩鬢斑白的兩老,在西陽夕照之下,招呼大家用茶點,內心對兩老退而不休的傳教精神,實在尊敬、讚嘆不已!

翌年,懷恩堂正式成立台語部,許震毅牧師邀請我出來負責,我經與外子商量、同意,也請示了周牧師、師母,遂由執事會轉到傳道部。1997年2月開始由台語祈禱會、台語查經班、台語團契,到4月復活節即開始主日崇拜。然而,上帝卻在1998年10月5日(我在香港受浸迄18年,也是我到懷恩堂整整9年的日子)帶領我離開懷恩堂。當晚,適逢中秋夜,我到周牧師、師母府上請安─這是認親後的節慶慣例。我悵然稟告兩老:「我好像離家的孩子,不知何處是家?又像出閣的女兒,對娘家依依不捨…」周爸立刻安慰我:「瑞枝,哪兒都是家…」智慧的言語鼓勵了我重新出發。

當年12月,靈糧堂周神助牧師(當時,我並不熟識他)來電請我到該教會服事。翌月,周師母偕兩位極疼愛我的女傳道會長輩,前去靈糧堂辦公室看我,巧遇牧養處主任周莊碧明師母,周莊師母向周師母贊許她乾女兒幾句,老人家才安心離去。2002年3月台北真道教會(我回國第一個進修之神學院真道聖經學院之教會),主任牧師朱植森邀請我回母校開課,並開拓台語事工,及負責國語長青團契。我深覺自己信主晚、起步晚,應該終身學習,遂以義工方式承接該3份事工,並進到衛理神學研究院修習教牧學博士課程。2007年6月畢業,繼續研讀該研究院之神學博士,9月周牧師率牧師團在該研究院為我按牧。在我致詞及講道分享時,我有感而發,自稱「笨鳥又遲飛」;未料,周爸證道勉勵時,卻以「老鳥雖先飛」自喻,也博得全場喝采。

衛理神學院研究院畢業次年,母校甄選我為傑出校友,並邀請周牧師在典禮上證道,也邀請家父及親友觀禮,並安排了晚宴。當典禮結束後的茶點時間,周爸緊抓機會向家父傳福音。周爸與家父常常互送禮物(透過我傳遞),這次是直接相見。我看到屬靈的父親向屬世的父親,親切地傳福音,並邀父親參加教會聚會,內心無限地感恩!父親於前年12月在台大醫院受洗,去年一月平安歸回天家。周爸本要為父親主持追思禮拜,無奈當日行程早已訂好,無法更改,成了遺憾。不過,現今周爸與家父已都在天家相會,也是感謝天父的恩典。

周爸最盼望我做的服事是文字工作。因此自我按牧之後,他除了每次見面會鼓勵我繼續研讀神學之外,總會為我仍在基督教論壇報服事而加油。

2009年9月23日周師母安息主懷,周牧師不發訃聞,在懷恩堂低調為才德愛妻舉行安息禮拜。隔年,鹿筱文乾妹亦因罹癌病逝,周爸也在懷恩堂為她舉行安息禮拜。這幾年來,周爸生活安排得更加忙碌,他有太多的書要寫。今年春節,外子、女兒、我按慣例向周爸拜年及晚宴,周爸非常歡喜,也告訴我們:他的遺願就是要寫兩本英文書。

這次父親節,我們也按慣例邀約周爸8月6日周六共進晚餐。未料,我下午4點30分打電話到他家,他未到家;5點30分再打電話,也未到家;7點論壇報同工來電:「周爸已回天家。」我震驚之外,由女兒再去電論壇報鄭忠信社長確認,鄭社長詳細告以周爸回天家過程。外子見我傷心流淚,安慰我:「將軍戰死戰場上,是完美句點。周爸是傳道人,服事完這世代的人─特別是在一個聚會結束,並且仍舊開車服事眾同工。這是他最愛做的事,上帝也讓他做完最愛做的事,才接他回天家,這是他的福氣。」

傳道人,服事完這世代的人
8月7日(主日)晨,回教會服事前,我先到周爸府上,安慰受驚嚇又傷心的菲傭(小女生Marbe)。以往都是周爸聽到我按門鈴,就高高興興地開大門;當我踏上樓梯時,就聽到他慈藹又客氣的聲音:「瑞枝,瑞枝;勞駕,勞駕…」我一到二樓家門口,他早已笑容滿面接我入屋,並親自上茶。如此溫文謙懷的長輩乾爸,今後只能在夢中相見;而今之後的節慶團圓餐宴,今後只能期待在天上的羔羊婚宴了。再見!周爸乾爹。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