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聯華牧師追思禮拜 不平凡的牧師,用最平凡的方式走完最後一步

58169
周聯華牧師安息禮拜(圖/梁敬彥、Tim C攝影)

低調走完世間路榮歸天家!
(18:50更新)

【記者梁敬彥台北報導】一生為許多領袖達官貴人主理隆重追思禮拜,卻選擇要求眾人用最簡單的聖樂詩歌為自己追思送行。這就是周聯華牧師。
周聯華牧師安息禮拜今天(19日)上午在浸信會懷恩堂舉行,全場沒有歌功頌德,更沒有特別邀請貴賓、高官貴人以及講員,只有七位生前故友懷念這位「事奉主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至死忠心的主僕。與會近2000人齊唱《再相會歌》的悠揚詩歌聲中,與周聯華牧師「相約天上再相見」。

安息禮拜場外簡單布置

安息禮拜場外簡單布置

簡單的禮拜佈置、人卻擠滿到場外
很多人在平凡中追逐不平凡,周聯華牧師卻是在非常不平凡中追逐平凡的牧師。他極盡讓自己用最平凡的方式過傳道生活,連最後的追思禮拜也平凡到底,全場只有在懷恩堂大門口擺設一塊寫有「主僕周聯華牧師安息禮拜」及聖經提摩太後書四章7-8節的白板,簡單的禮拜佈置可能連正式的主日禮拜莊嚴都不及,但人卻擠滿懷恩堂內到外面馬路。
安息禮拜在進堂曲《郇城歌》的詩歌聲中揭開序幕,全場齊唱:「救主,我若得蒙主恩,讓我居住在郇城;任憑世界譏笑憐憫,靠主聖名得光榮,世俗驕奢炫耀堂皇,終於幻滅如煙消;真真喜樂永久榮光,郇城居民方知曉。阿們。」

擔任主禮的浸信會懷恩堂王師平牧師祈禱及讀經詩篇八十四篇、九十篇1-4節,詩班獻唱《How Lovely Is Thy Dwelling Place》以及取自布達姆斯的安魂曲《祢的居所何其美》、佛瑞的安魂曲《Requiem aeternam》。眾人並齊唱《千古保障歌》、《一路引導》、《再相會歌》以及《永恆之君前導歌》,在一首首的詩歌音樂中,來緬懷追憶這位慈祥的老牧人。
王師平牧師表示,雖然周聯華牧師安息的消息來得突然,讓許多人心中有著「少跟他說一句話」以及「少陪伴他一段時間」的遺憾,但上帝知道每個在乎周牧師的人心中的難過和不捨,相信聖靈會親自動工安慰。
懷恩堂主任牧師李耀斌牧師則說,周聯華牧師一生忠心事奉的汗水及淚水,神都紀念,我們還在世的人除了緬懷他的榜樣和佳美腳蹤,更要起來「接棒」。也求主安慰周聯華牧師的家屬。

只有溫馨詩歌沒有歌功頌德
這場安息禮拜的規劃,完全依照周聯華牧師生前的交代,以音樂為主,且沒有安排講員講道,盡量簡約遵循周牧師「喜歡服事別人,但不喜歡麻煩任何人的前提」進行安排,但在簡約中卻充滿溫馨、莊嚴以及滿滿的愛。
代表治喪委員會對外發言的懷恩堂治理牧師江回得表示,禮拜中所唱的《安魂曲》是周聯華牧師生前就做好規劃的;詩班所唱的詩歌,也都是周牧師所喜愛的,周牧師的要求就是「程序愈簡單愈好」。
會中,周聯華牧師的大兒子周求國及三子周求德讀經約翰福音十一章25-26節「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 也必復活;凡活著信我的人必永遠不死」,盼望藉由神的話語親自動工來安慰還活著的人不要失了盼望。
周聯華牧師次子周求義則代表家屬致謝詞。他說,感謝這段時間大家的友情和代禱,對於父親的離去,家人固然不捨,但相信此刻父親已和上帝一起在永恆裡了。」

周聯華牧師的大兒子周求國及三子周求德讀經

周聯華牧師的大兒子周求國及三子周求德讀經

周聯華牧師二兒子周求義代表家屬答謝

周聯華牧師二兒子周求義代表家屬答謝

周聯華牧師生前的故友,包括懷恩堂董事丁費宗清、台灣浸信會神學院蔡瑞益院長、台灣世界展望會黃台芬董事長、輔仁聖博敏神學院房志榮神父、香港聖經公會行政總幹事徐淑貞女士以及中華基督教福音協進會秘書長夏忠堅牧師,也都上台分享「我所認識的周聯華牧師」。原訂出席的婦女祈禱會董事長陳秦舜英,則因身體欠安不克出席。
丁費宗清說,無論是當年在大陸還是後來到台灣,周聯華牧師最看重的就是「為主工作」,周牧師的傳道生涯,前40年是教會牧師,後30年可說是社會牧師。周牧師曾說,若有人問他:「傳道生涯中最有意義的事」,他會說:「就是與翁修恭牧師一同主持228平安禮拜。」因為那是結合信仰和社會關懷的實踐。丁費宗清說,周牧師常勉勵弟兄姊妹要做「小小的僕人型彌賽亞」,不僅要服事會友,更要服務人群,而周牧師也用他一生的年日活出了「好牧人」的榜樣。
蔡瑞益院長則從神學教育的立場緬懷他的恩師周聯華牧師。蔡院長說,從1954年,周牧師就在浸神擔任講座教授。周牧師喜歡舉龜兔賽跑的故事,勉勵神學院的學生效法烏龜的勤勉,在生命和靈命上都要不斷精進,並且提醒傳道人要注意「福音本色化」,無論是講道還是著作,都要讓平信徒可以吸收。而周牧師也在懷恩堂的講台上,以筆寫下「為此而活」提醒自己和每個傳道人,要「傳講上帝的道」。

周牧師在懷恩堂講台上,以筆寫下「為此而活」

周牧師在懷恩堂講台上,以筆寫下「為此而活」

講台語和原住民喝小米酒搏感情
黃台芬則從社會關懷角度緬懷周牧師。她說,周牧師在展望會近三十年的時間,足跡遍布世界五大洲,曾拜訪阿拉法特,更在逾80高齡時拜訪世界最高首都波利維亞的拉巴斯。周牧師在台灣,也多次走訪原民部落和台語教會,他的台語流利,到了原住民當中,能和原民一起「拚小米酒」、「吃辣椒」來搏感情。更值得一提的是,周牧師是飢餓三十舉辦27年以來,唯一每年全勤,且目前最高齡的參與者。
房志榮神父及徐淑貞則是和周聯華牧師在翻譯聖經上有著頻繁的互動。房神父說,周牧師翻譯聖經,把主耶穌基督放在首位,目標是中華民族能夠歸主,更關心弱小的人。周牧師一生生活簡樸,待人親切自然,但對於神的話語和救恩非常看重。
徐淑貞說,周牧師和聖經公會一企完成聖經現代中文譯本的翻譯以及和合本的修定,「這項工作給現在教會以及青年,在認識聖經方面有很大的影響。」徐淑貞回想,周牧師非常看重聖經話語的準確性,聖經翻譯常有很多的討論及批評,當在字斟句酌上大家有「異」見相持不下時,周牧師就會以「好啦!好啦!明天再說」來打圓場,而後來事情都能平和解決。

夏忠堅:周聯華牧師童心的一面
夏忠堅牧師則分享說,當年懷恩堂獻堂禮拜的前一天,周牧師帶他上懷恩堂的講台,要他看「為此而活」這四個字。後來他帶著兒子夏昊靈參加懷恩堂的聚會後,當年還是國小學生的夏昊靈就當著周牧師的面對他說:「周爺爺,你講的道,我都聽得懂,我爸爸講的,我都聽不懂耶!」夏牧師猶記,當時周牧師摸著夏昊靈的頭笑得很開心,這是周牧師很「真」的一面。
夏牧師說,周牧師常鼓勵他:「當傳道人要有人味」。就他的認知,若是有人味,此刻的他就該痛哭一場。但他相信若是周牧師還在世,一定會「提醒」他:「人都死了,哭什麼哭」,所以夏牧師相信,周牧師不希望大家為他的安息而哭,而是要好好地挺胸直腰為傳揚主愛而活,直到見主面的那天。

丁費宗清

丁費宗清

蔡瑞益

蔡瑞益

黃台芬

黃台芬

房志榮

房志榮

徐淑貞

徐淑貞

夏忠堅

夏忠堅

入殮禮拜同樣低調、令人懷念
周聯華牧師的入殮禮拜,已於17日下午進行。參與的浸聯會總幹事曾敬恩牧師表示,這場入殮禮拜不對外公開,只有60、70位周聯華牧師的至親好友以及教會的弟兄姊妹參加,全場只有12個花籃,同樣顯出周牧師低調個性。治喪委員會特別租借懷源廳,讓與會者可以在詩歌聲中,追念周牧師的生平,也瞻仰遺容,跟他做最後的道別。

這場安息禮拜的安排,據悉,周牧師在年高以後,生前曾對自己的後事,有過明確的交代。例如,簡單樸素即可,萬不可繁複鋪張;追思禮拜不懸掛照片,勿要予人個人崇拜之感;感謝至親好友參與,但謝絕任何餽贈,包括奠儀、花籃、花圈等;採音樂會方式進行,以優美的歌聲、樂聲崇拜主,並追念逝者;除了簡單扼要的生平事蹟,毋須表彰逝者的豐功偉業,當然更要避免歌功頌德。

223015

故人略歷:永懷慈牧周聯華牧師

周聯華牧師於庚申年三月初七日出生上海,祖籍浙江省慈谿縣,換算陽曆為1920 年4 月25 日,但他的證件都採用農曆3 月7 日。父親是周餘生(後改名漁笙),在上海經商,周牧師是三姨太沈桂寶的獨子,母親是江蘇洞庭東山人。

周牧師從小學到大學的教育都在上海完成,他小學入讀當時上海最好的女校「中西女塾附屬小學暨幼稚園」(McTyeire School for Girls),該校教學一律使用英語。周牧師在此校唸到小學四年級就轉到了只收男同學南洋模範中小學。但南模男同學的髒話連篇讓周牧師很不適應,一年後即轉入了上海另一所名校南洋中學,在此兩年奠下古文基礎,背了很多古書,對他日後從事本色神學的工作很有助益。初三轉學至光華大學附屬中學,直升高中後對戲劇有濃厚的興趣,在此周牧師受到愛國精神的啟迪,課外活動的學習培養他日後幹練的做事風格。

1938年進入滬江大學,乃接觸基督教信仰的契機,入學不久加入「八福團」團契,導師是前燕京大學任教哲學與宗教的徐寶謙(1892-1944)。徐師影響周牧師極為深遠,他改變了周牧師初出茅廬不可一世的性格,並在家庭授課與團契活動中間,分享過去參與江西黎川鄉村建設的經驗,同時也介紹印度三雄甘地、泰戈爾、尼赫魯給周牧師。徐寶謙從未在信仰的事上給周牧師任何壓力,並向周牧師介紹了唯愛主義,讓周牧師明白武力解決不了問題,用理論、言語也解決不了問題,因相互不能說服,只有基督的愛才是辦法。徐寶謙以身教、言教深深影響了周牧師,周牧師一生中絕不與人爭論,也不與人吵架,寧願退一步達到「和平」相處與共存,這是「唯愛主義」,也是基督的愛的真諦。自此之後,周牧師凡事都以「唯愛」來面對,不與人爭辯好鬥,凡事謙讓,縱有毀譽,也任人謗之。由於徐寶謙老師介紹三位印度哲人,周牧師心中萌生出國留學的念頭,於是周牧師申請至青年會工作,一方面賺取出國留學的費用,一方面累積工作經驗。

1943年周牧師先在成都受訓,負責大學裡的事工,幫忙西南聯大學生中心的各項事務,1944年夏天被分派到桂林的廣西大學工作,擔任校會組學生幹事。但此時桂林失守,周牧師被指派隨校搬遷至貴州的榕江,一路之艱難無法想像,但這段路程培養了周牧師學會了廣東話,也幫助了當地的小教會,一時間那裡做禮拜的人多了起來。

1945年抗戰勝利回到上海,還要修習一年的商算才獲大學學位證書,故此與美南浸信會的高樂民教士(Inabelle Coleman, 1898-1959)相逢,高教士邀他去當查經班、助道會的主席,但周內心卻不喜歡,並且想著出國求學,整個人陷入苦悶與煩惱之中。高教士要求周牧師禱告,要他在禱告中找答案,結果周最終在禱告中找到答案,並決定一生要做傳道人。周牧師回憶說:「有了這一次單獨與上帝談話的經驗,我一切問題都解決了。我從此真正知道我是耶穌的門徒,上帝的僕人。我要一生跟隨祂,無論貧窮、艱苦、患難,我都要跟隨祂。只要我確知祂要我做的,我可以不計較別人怎麼說。」1946年12月22日他接受了浸信會的浸禮,也決定一生奉獻給神成為傳道人。

1946年中華浸會神學院在上海復院,柯理培牧師(Charles L. Culpepper, Sr. 1895-1986)被推選為代理院長。高教士介紹了英文系畢業在滬大圖書館工作的阮郇瑤(1919-2009)給他,兩人在聖公會的上海國際禮拜堂舉行婚禮,婚後育有三子求國(1951)、求義(1954)、求德(1957)。高教士還推薦這對新婚夫婦赴美接受神學院的裝備,但周牧師認為他們應該讀自己的中華浸會神學院,於是周牧師和周師母雙雙在1948年入讀中華浸會神學院,周師母同時在神學院的圖書館工作。但好景不常,國共爆發內戰,解放軍節節進逼,神學院在1949年2月決定送周牧師夫婦赴美深造。

周牧師夫婦去了美國肯塔基州的南方浸信會神學院(The Southern Baptist Theological Seminary)攻讀神學學位,先在1951年完成神道學學士(B.D.)學位,緊接著在1954年獲取神學博士學位,又順利的拿到神學博士學位。當時美國有其他學校以優渥的待遇聘周牧師教書,他對於是要教書或是做牧師感到猶豫不決時,教他講道法的老師韋思本(Jesse Burton Weatherspoon, 1886-1964)以提摩太後書一章11節勉勵他說使徒保羅當年做了三件事:他為了福音同時做傳道、使徒和教師,以「保羅能,他也能」來勸勉周牧師,並且台灣是一個新興的宣教工場,正需要人才,於是周牧師放棄美國教職的邀約,選擇到台灣。

1954年8月抵台灣,不久即受邀成為懷恩堂的牧師(1954-1990)、台灣浸信會神學院教授(1954-1985)、台南浸信會牧師(1954-1955)。當時與浸信會聯會關係良好的張群夫人馬育英女士得悉台灣浸信會神學院新聘了周牧師,就邀請周牧師至婦女聯合祈禱會講道。隔了幾天又邀請周牧師到凱歌堂講道,不久就與當時年齡已78歲的衛理公會陳維屏牧師(1876-1972)輪流負責凱歌堂主日崇拜的講道,並在1966年擔任凱歌堂的專任牧師和中華基督教婦女祈禱會監督至今。

由於周牧師為蔣家擔任專屬牧師,報章媒體屢用「宮廷牧師」形容他,但他本人並不喜歡這個稱謂,對他而言,一個蒙神呼召的傳道人,不論信徒身份、地位、學歷、行業、年齡、貧富等,都要努力傳講神的話,帶領人回到神的面前與神和好。

周牧師自1954年起任教台灣浸信會神學院,這是他認為非常重要的工作,藉著良好的神學教育,可以不斷地把工人送到教會的第一線。他在神學院任教,每一科都深受學生與信徒的歡迎,因有紮實的學問,在神學院任教希望把一切所知道的都告訴學生,盡可能地介紹各種神學觀點、學說,從不同的角度認識基督信仰。但學生卻誤會周牧師所介紹的都是他的主張,說他是「新派」、「自由派」,周牧師對這樣的說法做出回應:「容忍別人的看法,尊重別人的主張,但是我不一定要同意他的意見。」周牧師具有普世教會的胸懷,主張和平與唯愛思想,學識廣博富有包容力,但這樣的理念卻不得到浸信會保守派的認同,1963年柯理培院長要退休之際,發佈了由周聯華接任院長的消息,可是由於一些人的反對,周聯華僅能短暫的「兼理院務」,旋由杭克安(Carl Hunker, 1916-2016) 接下院長的棒子,這個過程稱為「倒周運動」。「倒周運動」背後有三股主要的力量,第一股是西教士中間有人對周不信任,要求周聯華要與天主教及長老會的劃清界限;第二股力量是周牧師推行教會的自立不依賴差會,這個提議阻擋了一些傳道同事的經費補助與利益;第三股力量是反共抗俄組織的黨工支援「萬國基督教教會聯合會」(ICCC),反對周牧師參加普世教協(WCC),因普世教協裡有中國三自教會的代表,出席他們的會議就是不反共。周牧師本想透過神學教育來大肆發展他的理想,可以讓浸神的十年差會遞減補助計劃提前至1970代以前執行,但因「倒周運動」而受挫,但周牧師不為自己做絲毫辯解,上帝反而託付給周牧師更重要的角色。1997年蔡瑞益牧師擔任浸神院長,周牧師就一直擔任神學院董事長至今。面對事奉,或許「人」的問題是最大的阻礙,但周牧師學習耶穌基督「虛己」的精神,來面對加諸在他身上的批評,他說:「這些年來,我逐漸在調適,學著與人合作,在許多我參與的事情上,『我』的成分越來越少,『別人』的成分越來越多。為了事情的成功,我願犧牲我自己的觀念。但因此我被人批評為『和稀泥』、『沒有立場』。我們只有那麼少的基督徒,還能老是分黨分派,自立門戶嗎?」周牧師從不為自己辯駁,總是願意與人和和氣氣,為了成全台灣眾教會的發展。

1963年,周牧師與長老會的黃彰輝(台南神學院院長)、黃武東(長老會總幹事)與眾教派召開籌備臺灣基督教會合一運動,形成了「基督教會事工合作委員會」,1964年聯合印發《教會合一性:正告主內兄弟姊妹們》一書,邀眾教會一起歡慶長老教會在臺設教百週年,正式成立「基督教在臺宣教百週年紀念籌備委員會」,公推周牧師為主席。但當時政府誤解此次活動是為了召開親共大學。周牧師面對混亂的局面,以馬太福音五章29節勉勵大家以禱告托住整個活動。1971年中華民國被逐出聯合國,台灣島內人心惶惶,「基督教會事工合作委員會」決定由周牧師、彌迪理牧師(Rev. Harry D. Beeby)及一位天主教神父擬定國是宣言要向國際伐聲,但這篇草稿卻不被「基督教會事工合作委員會」接受,導致只有長老會拿去自行加了許多其他的內容,成了長老教會的國是宣言。

隨著台灣社會的解嚴與開放,周牧師更進一步思考教會在臺灣如何發揮社會中光與鹽的角色,怎樣推動社會的和解以消弭對立,特別是二二八事件對台灣社會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周牧師希望為台做一件彌補當年缺憾的事,弭平二二八帶給台灣的傷痕,1990年12月8日他和翁修恭牧師共同主持「二二八平安禮拜」,這是他傳道生涯最有意義的事,他說:「假如我只能說一件事,那就是與翁修恭牧師一起主持『二二八平安禮拜』!」

周是一名多才多藝的基督教學者,著作等身,譯作與著作約有55本,幾乎全收錄於38冊的《周聯華博士全集》(2010),內容適合不同程度的基督徒,就算是非基督徒讀起來也是興味盎然。周牧師長期在聖經公會擔任譯經的工作,是《現代中文譯本》舊約翻譯員及修訂版的主編,也是《和合本修訂版》主編。為了普世教會有一本共同使用的聖經,95歲完成了《四福音書共同譯本》(2015)。

周牧師過了九十高齡,仍擁有如年輕人般的精力與體力,從沒聽過他喊「退休」、「我累了」這些話,因為作為主的傳道是沒有「退」下的時候。周牧師一生為人和藹、平易近人,直到95歲還願意為學生上課傾囊相授,故此他相知滿天下、桃李滿天下。他正如當年從提摩太後書一章11節所領受的:「我為這福音奉派作傳道、作使徒、作教師」,周牧師以他的一生為這節經文做了最佳註腳,如今他息勞歸主,完成上主交付的使命。

周聯華牧師

周聯華牧師追思

 

序樂進堂

序樂進堂

222862

58186

三樓座位全滿

三樓座位全滿

58259

223016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