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周爸

3835_永遠的周爸
2009與HK China展望會聯合退修會(圖/世界展望會提供)

◎黃台芬(台灣世界展望會董事長)

今年夏天特別熱,褥暑還沒過去,但周爸已經走了。

那晚,夏忠堅牧師發文:「走得乾脆,走得瀟灑,正是周氏風格!」

周爸走了,走得既榮耀又滿有恩典。結束婦女祈禱會同工退修會的服事就走了,完成事奉回天家多麼榮耀;愛自己開車,在陽明山下坡路奔馳中自己停好車,趴在方向盤上就走了,充滿恩典!

周爸走了,走得漂亮!只是讓我們無比懷念!

周爸走了;然而,在我心中、在我生命裡,周爸永遠沒有走!

夏牧師所寫的周爸,正是我們熟悉的周爸,像是我自己寫的,但自己又寫不出這麼好。

黃台芬與周牧師合影

黃台芬與周牧師合影

黃台芬董事長緬懷周牧師

黃台芬董事長緬懷周牧師

多少年了,大家都稱周聯華牧師為「周爸」,從早期懷恩堂的學生們開始這麼叫;從懷恩堂內到懷恩堂外,周牧師成為大家的周爸。
最正統的發音是「周拔」,香港僑生的廣東腔,周爸稱是講「孫中山先生式的國語」。教友邵旦明和周爸同是上海人,他的小女兒,從襁褓時就成為周爸的好朋友。三歲時,她參加娃娃詩班,有一次主日獻詩,小娃娃看不到坐在講員座上的周爸,掂起腳直說要找「亞梭把拔」(「耶穌爸爸」的上海話發音),周爸聽了好窩心,小娃娃把他看做耶穌了。

是的,周爸是耶穌爸爸,是講耶穌的爸爸,也是像耶穌的爸爸。

***
我心中的周爸,第一個形象,就是講耶穌的爸爸
我在大學畢業後準備考研究所的期間,無意間走進懷恩堂,正值壯年的周牧師負責每週主日證道,我不識泰山,竟沒聽過當時已經家喻戶曉的周聯華牧師(周牧師主持蔣公追思禮拜及領葛理翰佈道會時,我的世界裡只有大專聯考)。當時懷恩堂禮拜已近千人,怎麼牧師的信息都針對我?這當然是聖靈的奇妙工作,但也是透過周牧師將這道說得明白易懂,把耶穌講得躍然紙上。就在周牧師那篇「主尋迷羊」的講道後,在「一百隻羊有九十九…」呼召詩歌裡,在淚水潰堤間,我走向台前決志了。

周爸講的道是全備的真理,不只說人愛聽的道。決志信主後的我,很認真的聽主的話,也很用功唸書;然而,神卻刻意在律師考試這事上磨練我。在一次又沒考上的放榜日主日,失落到谷底滿腹委屈的我,勉強自己去做禮拜,要看上帝怎麼對我說話。打開週報,周牧師證道主題:《雖然…我卻》,經文:哈巴谷書三章17-18節,「雖然無花果樹不發旺,葡萄樹不結果,橄欖樹也不效力,田地不出糧食,圈中絕了羊,棚內也沒有牛;然而,我要因耶和華歡欣,因救我的神喜樂。」我又潰堤了,聖經裡怎麼有這樣話?主阿,我順服。

深入接觸才認出,周爸是像耶穌的爸爸,是身體力行的真門徒。

在現今教會的流行下,周爸顯得「另類」─他從不把「宗教術語」掛在口上。然而,近距離接觸周爸,才深刻體會他是真門徒,身體力行耶穌的教訓,人前人後裡外合一,甚至堅持信念而踽踽獨行。

初到教會時,不敢靠近周牧師。他不只身材高大,形象也高大,是把耶穌講活了的周牧師,以致心裡敬畏不已!後來,張姐(張傳琳)帶吳瑞香和我在週三禱告會前查經,並參加禱告會,才有機會近距離的觀察周爸。

張姐是周牧師的學生,是周爸很親的同工;瑞香是我們助道會的會長,能幹外向。每次周牧師來領禱告會(周牧師當時已是眾教會的周牧師,忙得不可開交,不是每次都來),張姐就央他會後聊聊,瑞香就接口求周爸講故事。只要看周爸走到樂民館後面的長凳坐下,我們就知道有好聽的故事了。

瑞香很會問周爸,從他身上挖寶,而我總是在一旁默默地、很仔細地聽著。從周爸說的故事中,知道他出生上海一個富裕大家庭,有複雜的人際關係;他是母親的獨子,集寵愛於一身,卻也能同時得三個媽媽的愛和倚重。他看到大家庭裡的爭吵與算計,定意一生不與人爭吵不用心計,他做到了。張姐每每有委屈,和周牧師訴苦,周爸總選擇「退」,說:「傳琳,沒關係,我們讓。」

周牧師最愛說抗戰期間他擔任上海市學生主席,以話劇社掩飾地下情治工作,及以一個大四學生帶領全校師生、教學儀器遷徙到大後方,經歷廣西、貴州的轟炸、洪水等的英勇故事。周爸津津道來,說:有一次餓到沒東西吃時,他餓著肚子爬山涉水,去和山區原民交涉,買了整船飯和整隻豬,沿江運下,餵飽餓壞了的師生。我和瑞香聽得佩服不已!

還有他的求學故事,如何從一位信主前不唸書只從事學生運動的他,到信主後奉獻為主所用,立志做一個「為上帝讀書的人」。他的苦讀故事,比任何一篇青年勵志的故事都精彩!他的〈第五十一名學生〉。自述在Louisville美南浸信會神學院如何苦讀,爭取破例擠進限額五十人的希臘文大師班讀書;還有為能早一點拿到學位而學成服事,選擇直攻博士,每天只睡兩三小時(還是分段睡)的故事。我們聽了只有讚嘆、再讚嘆!

周牧師讀書專心認真的習慣一直持續到老。他專心到一個地步,不是不察覺有人經過,就是會被經過的人嚇一跳。

***
周牧師認為傳道人的使命,就是把上帝的道傳揚出來,因此非常重視講道。他寫的《講道法》成為神學院必讀的教科書,後來的《新編講道法》簡體字本,在大陸也成為神學教育的經典。周牧師在懷恩堂獻堂時,在講台上刻下「為此而活」四個字,可見他對講道重視的心志,他真是一位真正為主而活,為主讀書、治學、講道、翻譯聖經,全力以赴,全心跟隨耶穌的耶穌爸爸。

在伊老師家為周爸慶生

在伊老師家為周爸慶生

周牧師的道深入淺出,言簡意賅,沒有聖經背景知識的人都能聽懂。但是,要和周牧師談基督教著作,還得有些基礎才能對得上話。初信主時,讀《荒漠甘泉》大有感動,而周爸卻說他沒讀過。漸漸從讀靈修書得到收穫;但大多時候向周爸提起,他仍說沒讀過,心中納悶卻不敢問。直到後來,開始從神學思潮及神學名著中受益時,這才得到周爸的回應與對話。從潘霍華、保羅田立克、祈克果到馬丁布伯的I and Thou、Rudolf Otto的The Idea of the Holy,及現代的Moltmann的The Theology of Hope。這才明白,周爸的層次,也慶幸能在周爸的晚年,在神學思潮及信仰與文化上,向他請益。周爸真是一位讀書人,一位聖經學者。

***
周爸律己甚嚴,出名的守時、規律嚴謹;然而對人卻是寬厚、慷慨而周到。最感動的是,他常默默支持清寒學生讀書,到了晚年,我們看他奉獻大筆金錢給學校、神學院,設教學研究基金。前兩年還奉獻陳景容教授的馬賽克耶穌壁畫給懷恩堂─陳教授只取了比十年前還低的工本費,但也近兩百萬元之譜。對一生從未置產,離世時只有少許存款的周爸,他慷慨的程度,超過大多數人。

周爸的規律嚴謹和勤勉,也是出了名。當他擔任世界展望會董事長以及國際董事時,常常要長途飛行,他都是坐經濟艙。人高過一米八的他,總要求一個靠走道的位子,可以把長腳斜放。最驚人的是,在大多數飛行時間,周爸是打開電腦工作(他老人家七十歲開始學電腦、打倉頡輸入法!)投入工作的程度,如在平地。有一次,身旁一位旅客十分驚訝,好奇冒昧問他是從事什麼行業的。

周牧師雖然一生謙和,不與人爭,但對於大是大非,持公平正義的堅持,選擇與受苦、受壓制者同哀哭,在在令人都看到耶穌的身影。

在他75歲出版的《周聯華回憶錄》的封面腰帶,印著:「宮廷牧師,我是黑名單?!」

這本回憶錄內寫著:「如果只能說一件傳道生涯中做得最有意義的事,我的回答是主持『二二八平安禮拜』。」

那天的「二二八平安禮拜」,周爸是用台語證道。他用羅馬字拼音,苦練了一個禮拜,他說不必問我的台語證道如何,「意思」到了。

周爸是像耶穌的爸爸,是好牧人;他也為真理而挺身,是耶穌的真門徒。

像「文藝復興人」的周爸
這樣的耶穌爸爸,會不會讓人覺得不食人間煙火?不會,周爸不只有人味,更有品味。

西方以「文藝復興人」(renaissance man或拉丁文homo universalis)來形容一個博學多聞的通才,在藝術、音樂、科學各領域都表現出色的人。認識周爸的人,除了驚訝他是這麼沒架子,也驚訝於他的多才多藝,博學多聞,像是一位文藝復興人。

周爸寫得一手好書法,國學底子後學就不必比了。因家學淵源,對京劇、對話劇都有修養。喜歡古典音樂,對美學更有天生銳利的審美觀,特別喜歡現代抽象畫作。

周爸穿起長袍馬掛,就像一介儒生;但他也很「洋派」。在十里洋場長大的周爸,知道所有時髦的東西,他打領結,帥得不得了,是自己打上去的那種活結,周爸可以不看鏡子就打得好漂亮。還有,他自己也燒得一手好菜;另外,餐巾、裝筷子的紙套,信手拈來,還會摺出小兔子、小馬,小紙人等。

這些在在都塑造了周牧師的事奉風格,作學生工作的本事。

他的人文素養、戲劇修為、美學的品味及中英文造詣,造就了周牧師風格的崇拜,是莊重而簡潔、古典而大器的。

而周爸自許一生作青年工作,他知道用年輕人的話溝通,一流的童軍結繩技巧,讓青少年們甘拜下風,摺紙本事則增添遊戲趣味。當然,這些只是「破冰」,重要的是,他以理想挑戰年輕人,辦各種深度講座激發他們。每年由他親自帶領學生的綠島福音隊,更是周爸的「招牌」。

文藝復興人在現今世界,好像已漸漸式微了,難以再現。

周爸與我們
我們這群「恩光」的姊妹們,何其有幸,就如伶芳所說:「別人都知道周牧師;但我們是真正和周牧師像家人般的相處,我們是一群有福的人。」

伶芳、傳訓夫婦之於周爸,就像路加醫生之於保羅。他們不只屬靈上跟隨周爸,也照顧周爸的健康。

還有和周爸關係,有如馬大、馬利亞、拉撒路之於耶穌的大原、蓉芬一家。大原一家好愛周爸,周爸也愛他們夫婦,三位美麗善良的女兒,及現在增添的兩位可愛的外孫女,為周爸晚年加添了天倫之樂。每當蓉芬像馬大一樣忙進忙出時,我們「恩光」姊妹就像馬利亞一樣,享受在周爸跟前,聽故事受教的福氣。

而我更是有福,能和周牧師在展望會一同服事了這麼多年,效法他對流離失所的孩子和家庭的憐憫與關懷,學習他周延細膩的處事原則,太豐富了,將以另文記述。3835_永遠的周爸_5

印象中的周爸,總有用不完的精力,和過目不忘的本事,年紀比人長卻處處顯年輕。他也是好奇寶寶,對新鮮事接受度極高,有一顆開放寬容的心。他過70歲生日、80歲生日、甚至90歲生日,都沒有老態。然而,當他過了95歲生日後,我們漸漸發現周爸不如從前了。好在有傳訓、伶芳,和大原、蓉芬,像兒女一樣照顧著周爸,還有盡心的費姐(費宗清)。

周爸是這麼周到體貼。他的離世雖然突然;但冥冥中,好像把周遭每一件事情都做好了,和他親近的人都招呼了才走。七月30-31日參加展望會飢餓三十(他從第1屆到今年27屆全程參與、全程飢餓),31日他在凱歌堂主持最後一次主日崇拜,為蓉芬第二位孫女滿月舉行奉獻禮,接著就帶婦女祈禱會退修會一週到八月 6日結束下山,才歸天家。

對許多人來說,周爸走了卻好像沒走,對我們像家人般的姊妹們更是如此;太多的回憶,太多的經歷裡,都有周爸;生命成長的歷程裡,更是周爸相伴。他是我們永遠的周爸。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