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國奪回領土 基督徒返回殘破家園重建

3835_奈國奪回領土_基督徒返回殘破家園重建

【特約記者詹瑜心╱編譯】遭恐怖組織「博科聖地」驅逐、逃離家園的奈及利亞基督徒,如今湧現返鄉潮。這群基督徒返家是受奈國政府的鼓勵,奈國政府雖然已從暴徒手中奪回領土,但還未能即時滿足人民迫切需要。

世界守望觀察組織(World Watch Monitor)從一名教會同工以撒(化名)獲得第一線情報。以撒更新每日情況表示,目前歸國最大宗為原本基督徒最多的阿達瑪瓦省人(Adamawa),該省也是受伊斯蘭教民兵攻擊最嚴重的地區。

政府無力負擔復原工作
以撒看見人民充滿盼望地回到荒蕪殘破的家園,重整生命再出發:「返鄉路線途中有許多公里損壞,大型的地區公路變成窄小蜿蜒的小路,大雨滂沱之際,車輛更難在凹凸不平的道路上行駛。」

他同時寫道:「政府從博科聖地奪回領土,鼓勵逃難的人民回國,我準備前往基督徒為大宗的阿達瑪瓦省探訪幾個家庭。在北奈及利亞估計有兩百萬人因博科聖地攻擊而四散,現在政府希望人民回來,因為政府無力負擔復原工作。」

許多基督徒歸心似箭,因為收容國內流離失所者(IDP)的營區裡,人們常為了餬口屈服壓力,改信伊斯蘭教;營區外的生活也非易事,這些人雖然與親朋好友共患難,但生活所需得完全倚賴商人或基督徒好心施捨,食物常常不足,生活環境也不適合長期居住。

以撒說:「來自博科聖地的攻擊從未間斷,但我認識的這些基督徒不顧危險堅持返鄉。情況很悲慘,博科聖地早已將他們的村莊摧毀殆盡。」

返回荒廢空城重建生活
抵達阿達瑪瓦省後,以撒深切感受的第一件事就是:返鄉人的百感交集。只有少數幸運兒得以與家人重逢,許多寡婦和孤兒必須重新展開失去至親的生活。

對他們來說,逃離暴力又返回荒廢空城實在不易,博科聖地把整個社區消滅殆盡,無論是住屋、學校、醫院或教會,無一倖免。恐怖份子有系統的破壞供水唧筒,還把屍體丟進井裡汙染水源。農地因戰事廢耕,造成食物短缺、人民營養不良。孩童情況更為嚴重,救助醫療單位的協助一向供不應求,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表示幫助刻不容緩,成千上萬的人命在旦夕。

寡婦和孤兒情況更慘烈,多爾聶(Doregne)與兒女生活在阿瑪達瓦省的商業中心,幾年前她成了寡婦,生活在博科聖地攻擊威脅下,難以使一家溫飽。某日情況實在危急,她對孩子說:「媽媽已不知所措,我若能幫你們找到好人家收養,你們也許能得到較好的生活。」幸好食物救援及時趕到,多爾聶一家免於分崩離析的命運。

以撒也表示:「教會建築也遭到毀壞,有一名牧師告訴我,教會裡一本聖經都不剩,全被燒光了!」那名牧師說這是最令人心痛的一件事。

有一人的代號為SB,曾經歸順伊斯蘭教,後來成為基督徒,如今成為牧師,幫助那些失去家人、收入與財物的基督徒。他自己也曾因戰爭逃難,而且痛失一名近親。

這名牧師面臨眾人期待的壓力,要他重回伊斯蘭教。身為基督徒的他,仍與穆斯林家人和鄰居保有良好關係,只是他逐漸感受到這群人態度改變,博科聖地恐怖組織一到這地區,許多居民就受激進主義影響,還期待從這群暴徒建立的政治領土中分一杯羹。

除了博科聖地之外,基督徒還得面對其他族群的威脅,例如奈及利亞中部地帶的富拉尼遊牧部族(Fulani herdsmen),該族群大多為穆斯林,也涉及六月約瑟庫拉(Joseph Kurah)謀殺案,庫拉曾是奈及利亞基督徒協會的地區領袖。

以撒說:「當地基督徒並不奢求政府幫助,因為政府常將穆斯林的需要視為優先,這偏袒的情況已掀起年輕人之間的爭執。」

不過堅忍能夠戰勝絕望,這群基督徒拒絕讓挑戰阻撓他們奪回家園。他們利用玉米梗、木頭、青草和泥土來重建家園,雖然這與遭破壞的原先建材大相逕庭,但仍然是遮蔽、保護他們的屋頂。

每個人都傾力幫忙,甚至小小孩也加入行列,以撒說他永遠忘不了那些小孩子的身影,他們幫助父親把泥土牆圍在新的小屋周圍。

儘管教會建築所剩無幾,教會崇拜與活動依然運作,有些教會有幸能重建,但許多教會無力負擔修繕費用,於是在樹下或是在教會的廢墟中聚會,彼此安慰、造就。

有一間教會幾乎只剩骨架了,沒有屋頂或牆壁,會友帶了任何可以充當座位的東西來,如此一來,他們就不必坐在塵土中舉行崇拜。

儘管對偶發的攻擊餘悸猶存,當地市場仍重新開張,這也是復甦經濟很重要的一步。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