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巢期基督徒母親 如何看內疚感與身份認同

3839_空巢期基督徒母親_如何看內疚感與身份認同

【特約記者譚亞菁╱編譯】美國作家珍‧威爾金 (Jen Wilkin)是四個孩子的母親,她經常寫作、演講,教導婦女們更多地認識聖經。她最近為文從她個人經歷談起,提供基督徒母親寶貴的提醒來面對「空巢期」,內容如下:

三年內三個孩子離家讀大學
學校開學不僅對孩子是辛苦的轉換期,對母親來說也是如此。我在喜悅與難過兩種情緒之間拉鋸,且難過之情甚於喜悅。這是三年內第三次,孩子離家讀大學。我的心懸在孩子身上,原本有四個孩子一起生活的家庭,如今只剩下一個孩子,而且這最後一個孩子也即將離家,不久之後,這個家庭就完全進入所謂的「空巢期」。

開學一週以來,我的腦海重複播放著:「孩子們,我好想好想你們」。甚至開始想像,當最後一個孩子也離家之後的生活情景,結果腦中一片空白,發現自己不知道接下來要做什麼。我的內在傷痛越來越深,讓我無法專注,使我必須面對最終讓基督徒母親感到內疚的問題:「我是否愛孩子愛過頭了嗎?」

除了夫妻之愛,這種母親對孩子的愛,可說是我所經歷過最強烈的人類情感。我對孩子的愛包含一種本能,想要去養育和保護他們脆弱的生命。然而身為一位基督徒母親,很容易陷入另一個更有罪咎感的問題:「我愛耶穌像愛我的孩子一樣多嗎?」更準確地說:「我難道不該愛耶穌勝過愛我的孩子嗎?」

我們常聽到給基督徒媽媽這樣的告誡:不要在母職角色裡尋找妳的身份認同,而是要在基督耶穌裡找到自我身份。雖然這個告誡本身有其必要性,但我卻發現我們經常誤用這原則。

基督徒母親的罪咎感,常會導致我們將這兩種愛:對孩子的愛與對神的愛這兩者之間相互競爭。好像我們一共只有這些愛可以付出,我們會將多少愛分給家人,多少愛分給耶穌呢?這就好比我們的愛就像一大批心型餅乾要分享出去,若分給別人的餅乾多過分給耶穌的,似乎就代表我們的身份認同有錯置的問題。

但是,難道沒有辦法可以給耶穌所有的餅乾,同時又不剝奪要給家人的呢?

身份認同的關鍵在於「動機」
重點是,身份認同的關鍵是我們的「動機」。如果一位母親愛孩子的動機是在於培育有成就、完美的孩子,為了獲得身為母親的價值感,那麼其身份認同就出現了問題。這種情況讓「母職角色 」成為其身份認同感的救星,這並非顯示出她對孩子的愛有多麼深,反而凸顯她的愛是多麼不足。

相對地,一位將身份認同感根植於基督的母親,她明白她無須為了更多愛耶穌而去少愛孩子一些,因為她對孩子的愛正表露出她對耶穌的愛。這兩種愛並非處在相互競爭的對立,而是緊密相連,彼此激發出更深更廣的愛。她愛孩子的動機就是她對基督的愛。

耶穌教導我們:為無家可歸者提供住處、給飢餓者所需要的食物、給赤身露體者衣服穿,這些都是神聖的行動。這些也是母職的特徵,當我們用正確的動機為孩子和家人奉獻,這就好比我們是做在主耶穌身上(馬太福音廿五章31-45節)。換句話說,我們不用在耶穌和孩子之間劃分餅乾。我們拿著一大盤耶穌賜給我們的餅乾,並將這些餅乾給我們的孩子。這些給孩子的餅乾,最終都將回歸給耶穌。我們愛,因為神先愛我們。

基督徒母親並非以愛耶穌來取代對孩子的愛,而是以愛孩子來顯明她對耶穌的愛。神對祂兒女慈愛的照顧和極致的保護關愛,多次用母職特性來作隱喻說明(何西阿書十一章3-4節;申命記卅二章11-12節;以賽亞書四十九章15節、六十六章13節;詩篇一三一篇2節;馬太福音廿三章37節)。

當我們做任何工作,都像是為主而做,在神賦予我們該任務的那段時節中,我們就會被該職份所定義,母職角色也不例外。身為一位即將面對「空巢期」的母親,當此時節結束之際,我預期我會感到悲傷,但我不會因這種悲傷而覺得羞愧。如果毫無痛苦、無須費力就度過這段空巢期,反而貶低了我過去這廿年來擔任這神聖職務的重要性。我打算為這時節的結束而悲傷,因為它配得我如此做,即便我深信下個時節將是一個結果纍纍的季節。(資料來源:The Gospel Coalition)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