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我思》也談「上帝的國度已經降臨?」

Chenas with vineyard, Beaujolais, Rhone-Alpes, France

◎莊東傑(台灣信義會神學教育中心教師及三民教會主任牧師)

論壇報3835期(2016/8/24-26)言論版,華神周學信教授分享〈上帝的國度已經降臨?〉一文,指出「三個與國度有關的運動(簡稱華夏回家、大衛帳幕、天國文化)其主要教導是『現在國度』之已實現的末世論,且各種靈恩派基督徒皆追隨這種國度觀」。筆者周邊的牧者有人拍手叫好,認為這篇文章給了很好的提醒;也有人不以為然,認為作者恐怕誤解了這些運動,因此筆者覺得有必要就這主題及相關內容提出回應與分享。

壹、上帝國度的「已然降臨」與「未然降臨」
從耶穌第一次來之後到耶穌再來之前,基督徒都活在「已然降臨」與「未然降臨」的雙重事實裡面,這是所有福音派基督徒的共識。大部分的靈恩派也有這共識,從某個角度講,靈恩派是福音派的一支,或可稱之為「激進的福音派」。

周教授前文提到:「未來國度的現在層面在過去多半被視為『屬靈的』祝福,但是『現在國度』日益受到重視,結果就產生了一些靈恩派的信仰……」。大體上希望提醒靈恩派及相關三個運動的神學觀點,是否過度偏重上帝國度「已然降臨」的角度,而忽略了「未然降臨」的角度。然而就筆者所知,靈恩派與傳統福音派的不同,其實不在「已然」與「未然」,而在於「已然」的部分到底有哪些內涵。

傳統福音派注重屬靈的祝福;靈恩派除了注重屬靈的祝福外,還注重醫病趕鬼與外在的興盛等。對兩派人士而言,內在祝福與外在祝福分別都是上帝國度「已然降臨」的證明,但他們也都相信「未然」的層面,並等候未來有上帝國度的全然降臨。

傳統福音派等候耶穌再來,靈恩派也同樣等候,甚至更熱切等候。靈恩派相信瘸子起來行走的神蹟今日也可能發生,但他們並沒有認為得醫治之後將來不會死。許多靈恩派的先鋒者都死了,也可能死於癌症,跟一般人的機率差不多,這些事實並不會影響靈恩派的發展,因為他們並沒有用「已然」取代「未然」,他們同樣盼望基督再來以後,可以不必再經歷死亡。

耶穌說:「我若靠著上帝的靈趕鬼,這就是上帝的國臨到你們了。」(馬太福音十二章28節)這是「已然降臨」的典型經文,是真理的一部分。但這事比較不像傳統福音派所說的「屬靈祝福」,乃比較像靈恩派所強調的「醫病趕鬼」。耶穌復活後對門徒說:「父憑著自己的權柄所定的時候、日期,不是你們可以知道的。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並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使徒行傳一章7-8節)這是「未然降臨」的典型經文,但這經文裡特別提到聖靈的能力,符合希伯來書的作者後來所見證的:「神又按自己的旨意,用神蹟、奇事和百般的異能,並聖靈的恩賜,同他們作見證。」(希伯來書二章4節)

靈恩派按著聖經的真理,強調聖靈能力及神蹟、異能,若因此被認為是忽略「未然降臨」的人,這其實很矛盾,因為使徒行傳的作者與希伯來書的作者都是完全明白上帝國度「未然降臨」的人,但也都是強烈見證聖靈能力、神蹟奇事的人。

貳、三個與國度有關的運動
周教授約略介紹華夏回家、大衛帳幕、天國文化等三個運動,並把他們歸類為靈恩派及上帝國度已降臨的神學立場。筆者算是典型福音派出身者,每週甚至每日都使用解經式講道來餵養羊群,也沒有醫病趕鬼的恩賜或熱情,然而筆者與這三個運動都有過走在一起的經驗,在此從自身對這些運動第一手的觀察與對話,分享回應:

一、華夏回家
首先講到「華夏回家」,這個運動更貼切的說法是「家人同行」。所帶出來的影響是「兒女的心轉向父親,父親的心轉向兒女」。許多傳道人原本孤軍奮戰,在「家人同行」裡面找到「屬靈父親」,不再作孤兒。許多參加者嘗試與自己的父母建立或恢復愛的關係,有不少感人的見證。

這個運動2015年(戰後70年)分別在日本、新加坡、韓國、德國有聚集,在日本及德國的聚集主要是列國向日本、德國表達接納、饒恕。在新加坡、韓國的聚集,比較是破除大教會的某種驕傲心態,更多去與小教會走在一起。

這個運動比較少用「合一」這個詞,也沒有任何「外表合一」或「普世眾教會合一」的這種目標。在台灣所做的「原(住民)漢(人)同行」,主要是有幾位城市教會的牧者去到各個原住民部落,傾聽他們過去所受的委屈,然後一起禱告,從此以後,大家就比較像一家人,能真誠彼此關心、互助。

這個運動的主旨是「神的兒女能切實彼此相愛,上帝會有最大的喜樂」,而在家人同行的聚會中,雖然有很長的敬拜及舞蹈,但基本上沒有靈恩派特色的醫病、趕鬼,典型的氛圍是愛、接納、喜樂、平安。

在這個運動中,上帝的國降臨了嗎?當然有,因為耶穌說,你們同心合意奉我的名聚集,我就在你們當中。這些人有等待上帝的國未來降臨嗎?當然有。因為他們只是盡己所能遵行耶穌的命令彼此相愛,至於上帝的國全然降臨,那當然要等候耶穌再來。這群人其實非常標準地活在「已然」及「未然」當中。

二、大衛帳幕
這個運動的最大特色是建立每天廿四小時的敬拜禱告,且進行方式強調採用啟示錄五章「琴與爐」的模式,也就是歌唱(琴聲)與禱告同步進行,又稱之為可享受的禱告。台北的TOD是這個運動的一支,他們同時強調使用猶太曆及恢復猶太節期。

筆者認為,有人願意成為城市與國家廿四小時的禱告守望者,這是好事,也是重要的。不管這個運動的整個神學內涵是否完全正確,筆者完全看不出來,他們用「已然」取代了「未然」。他們反而可能是最期待耶穌趕快再來,以便能經歷上帝國度全然降臨的一群人。

三、天國文化
這個運動同時強調父子關係的恢復及神蹟醫治的經歷。父子關係的恢復當然沒有問題,是這世代非常需要的一種天國文化。至於神蹟醫治,筆者聽過比爾強生牧師講到自己的一個傷痛,就是他所愛的一位親人生病禱告未得醫治去世了,而這個病在他們教會有很多得醫治的見證。他最後的體會是,上帝藉著醫治某些人來顯明祂的同在,但上帝不必藉著醫治所有人來證明祂的同在。關於神蹟醫治,我們比較擔心的是「人人都必定能得醫治」的神學思想或信念。依據比爾強生自己的見證,顯然他知道不是人人都必然得醫治。

比爾強生在他的書中或聚會中所分享的信息是否平衡,筆者沒有完全的研究,不予置評。但根據他自己的見證,可以確認他也知道自己是同時活在「已然」與「未然」當中的人。

結語
周教授提到,神學家山姆‧史東(Sam Storms)牧師提醒:「靈恩派的傳統可能因為相信『過度實現的末世論』(overrealized eschatology)」,結果導致天真的成功主義、妄求,以及那些還不是上帝計畫將給予的有關屬靈和身體祝福不切實際的期待。」筆者認為這是對極端靈恩派很好的提醒,但這不是說,整體靈恩派都在「過度實現的末世論」裡面,或說都忘記了「未然降臨」的真理。

史東牧師也說:「大多數的主流福音派卻陷在『尚未實現的末世論』(under-realized eschatology)中,傾向用失敗主義或是被動地默許來看待現狀,因而欠缺了經歷我們已經在基督裡擁有的能力和特權所帶來的喜樂。」筆者覺得,這可能是主流福音派教會很需要被提醒的部分,而目前某些與國度相關的運動或許能正面提供這份動力。

我們一方面要避免過度天真的妄求,一方面也不要遺漏聖經已經給我們的各種應許。我們既要有真理的知識,也要有聖靈的能力,在神的道與神的靈裡面過一個豐盛的基督徒生活。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