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同性戀群體走出埃及 厲真妮與神同行蛻變之路

3846_伴同性戀群體走出埃及_厲真妮與神同行蛻變之路
厲真妮傳道(左五)與走出埃及同工同心禱告(圖/走出埃及輔導協會提供)

孩子,妳可以起來,妳要為我作見證!

【記者蔡明憲台北報導】服務宗旨為「堅信以聖經原則,一男一女、一夫一妻、一生一世的婚姻制度為立場,幫助不快樂的同性戀困擾者,勇於做上帝賜與的性別角色,並在基督裡享受豐盛的生命。」的台灣走出埃及輔導協會,於1996年十月2日在禱告小組中,開始這一條陪伴同性戀朋友遇見神的服事道路,本月正式走過20個年頭。

為了這項重要卻不容易的事工,神很早就預備屬祂的工人—協會秘書長「厲姐」厲真妮傳道,一位有同性戀傾向、而已離開同性戀生活模式的「後同性戀者」,在神學院撰寫關於服事同性戀者的論文時,生命被神破碎、褓抱、蛻變、淬鍊,而能承擔起這項事工。厲姐受訪分享當年神的呼召,也再次體會神對同性戀者事工的美好心意與帶領。

第一次聽到「耶穌基督」
1976年,15歲的厲真妮開始發展同性戀情,當時大環境不談這個議題,她就像只能躲在濕濕冷冷的角落裡,沒有人知道,家人也不知道。21歲,人生走到憂鬱的狀態,無助的她也常算命,甚至想自殺。因為同性戀,她沒辦法表達自己的感受,說不出口,整個人是「縮」起來的。

沒想到,那時一位基督徒同學寫信給她,跟她傳福音,讓佛教背景的厲真妮覺得很特別,這封信成為她接觸基督信仰的伏筆,也是厲真妮人生第一次聽到「耶穌基督」的時刻。同時間,另一位同學借住她家,這位同學想去教會作禮拜,厲真妮就很阿莎力地帶同學去。1982年六月2日,她第一次走進教會—懷恩堂,當天是周聯華牧師證道。因為被教會祥和的氛圍吸引,厲真妮告訴自己,「這就是我一生想要的,我找到了!」

到教會後,她沒有談、不能談也不敢談自己同性戀的事情。厲真妮回想,曾想過要不要說出來,但有人能懂嗎?若能懂,又怎麼接受我?引導我呢?她評估當時教會,最後選擇不說,而隱藏在教會裡。厲真妮很感謝教會及輔導將中性打扮的她,當成一般姊妹來建造成為耶穌的門徒,兩個月後的八月2日,厲真妮受浸成為基督徒,繼續委身在信仰與教會裡。

大二那年,厲真妮在第三屆青宣大會中蒙召未來要全時間服事神。畢業後在職場當了一年的編輯後,厲真妮獻身報考浸信會神學院。她坦言,當時仍有女生喜歡她,但她終究跟對方說「NO」,因為不想再過那樣的日子。

對厲真妮來說,在神學院是生命被神淬鍊的關鍵時刻,首先,神感動她論文寫作要以同性戀為主題。「神好像要我未來就是服事這個族群,我跟神說:『不,我沒有辦法,我好不容易切斷過去所有的人脈,好不容易走出來了,我不想再淌這個渾水。』」厲真妮心中很害怕,「我真的很怕我再度跌倒,那是很恐怖的。」

2015年前往馬來西亞參與PLUC機構舉辦之「出黑暗如光明:尊嚴得贖」國際研習會

2015年前往馬來西亞參與PLUC機構舉辦之「出黑暗如光明:尊嚴得贖」國際研習會

神感動論文寫同性戀
她跟神要印證,沒想到神很快地回應了4個印證:1.神的話;2.屬靈長輩的認同;3.有代禱者;4.再能碰到同性戀者,並且可以協助陪伴他們,也有果效。

當時在懷寧街浸信會實習的厲真妮,有個禮拜天晚上與教會在二二八公園進行人人佈道,她陪談一位男性,一聽分享直覺就是同性戀,厲真妮與他分享自己的故事(她很少跟外人講),對方眼淚流下來,馬上被同理,甚至跟著她作決志禱告。

當時學校有異象禱告小組,苗栗禱告山的同工邵姊前來,厲真妮大膽跟邵姊分享自己同性戀的過去以及神對自己的呼召。有一天邵姊對她說:「真妮,神要妳做這事,我會為妳禱告!」那段時間,她讀到很多神的話語,體會神對服事同性戀群體的心意;也看到社會上很多關於同性戀的事件,心想怎麼這一切都突然冒出來。「有種逃也逃不掉的感覺,因為神的印證都來了,就只能阿們!順服。」

奇妙的是,厲真妮脫離同性戀關係這麼久,她看到女性已經沒有同性情愫,「跟神的關係是轉變的關鍵」厲真妮說。

論文願意寫同性戀關懷,是厲真妮生命另一個挑戰的開始。當她愈深投入研究,過往生命的舊傷口開始排山倒海的浮現,「當回應神要寫論文,心裡就有預備。這份論文可說是自己嘔心瀝血之作,因為我是用『生命』寫出來的。」

用生命所寫的論文
厲真妮說,真正開始寫論文,首先馬上反應的是生命裡的痛,「發現以前所謂走出來,只是『脫離』,可是還沒有被神真正『醫治』,究竟我成為同性戀的那個根源是什麼?」她寫論文看資料,每看一個就是一次撞擊生命,痛的經常一直哭一直哭,沒來由的哭。厲真妮回想自己曾有十幾段感情,但多半是沒有終了,甚至分手都沒能告別,她發現自己害怕被拒絕、曾被侵犯…等過往的傷痛。「那時在教會,需要講道,但生命痛到幾乎無法站講台,卻又一定要站」,厲真妮在極度高壓下慢慢被神調整、破碎、熬煉,「我曾痛苦到把桌上的書推倒,生命灰色雜七雜八的東西全盤托出,又沒法講出來,只能自己哭在神的面前,靠神面對屬靈爭戰!」

後來,她甚至論文已經寫不下去,「論文卡住,其實是生命卡住」。這時,代禱者邵姊剛好來浸神讀書,鼓勵她上禱告山,那次厲真妮整個禁食五天,其中一場聚會中經歷神很大工作,她痛到大聲哭泣,在地上打滾,「我還要服事這個族群嗎?為什麼還要呢?」

當下她看到兩個異象,一個是同性戀族群所面對的黑暗光景,另一個是已經蛻變後的光景。神讓她看見同性戀群體有機會回轉,並給她四個字:「任重道遠」,讓厲真妮哭到不行。直到會場齊唱《奇異恩典》,有一個聲音跟她說:「孩子,妳可以起來了,妳要開始為我作見證!」

聚會見證時刻,厲真妮主動第一個上去作見證,也是第一次正式在眾人面前公開自己的生命經歷。

2013年應泰北伯特利聖道學院之邀前往泰北教授「認識、關顧同性戀」課程

2013年應泰北伯特利聖道學院之邀前往泰北教授「認識、關顧同性戀」課程

上帝愛同性戀群體的心腸
回去後,厲真妮像黑馬般趕完論文進度,讓老師跟同學都非常驚訝。而且最後不只論文寫完,她的生命被神醫治,異象也再確認,厲真妮再次降伏、回應神,但她也知道接下來是一條很不容易的路。

禱告山公開作見證後,開始有牧者、同工轉介認識的同性戀朋友來找厲真妮,她知道是神自己將人帶來。畢業時,厲真妮已經固定陪伴同性戀群體,那時她白天在教會牧會,晚上就去陪伴這群人,開始走出埃及最早的雛形。

厲真妮說,陪伴過程中,她從他們身上看到自己以前還沒信主時的樣子。後來有些人也跟著她到教會,每次聚會後她就以淺白的方式將牧師的講道重新講一次給他們聽。神再次感動她:「牧會的人多,能做這樣事工的人少」,聖靈的火在厲真妮心裡燃燒著,知道自己要出來全時間投入同性戀服事的時候到了,感謝教會牧者也很成全她。

厲真妮知道台灣沒有相關資源,於是規劃去美國國際出埃及短期學習,原本有彭安美傳道要陪她去,沒想到厲真妮竟然簽證四次都沒過,她大哭:「主,要怎麼裝備我?」當下不明白為什麼簽證沒過,就請彭傳道從美國帶資料、卡帶回來學習。

(走出埃及協會為台灣本土設立的福音機構,並非美國出埃及所成立,美國出埃及後來選擇關閉,但不影響亞洲地區服事同性戀群體的福音工作。台灣走出埃及更位處華人界前瞻位置,已進到中國及華人世界幫助當地同性戀群體。)

後來,厲真妮人不舒服,檢查發現得了腎臟病,療程長達兩年,她才明白為什麼神沒讓她去美國。1996年她去紐西蘭養病,重新盤點自己,神也讓她看到台灣社會與教會正面對的同性戀議題爭戰。

回台後,經過尋求,厲真妮開始組織代禱小組,一開始願意禱告有四個人,就於1996年十月2日開始「走出埃及禱告事奉中心」,這天也訂為協會成立的日子。起先每週禮拜二晚上聚集,陸續有同性戀者、家屬、助人者、牧者傳道也來,人數慢慢增多。

厲真妮也開始發出代禱信,那時還沒有電腦,她從最早的300封代禱信,就成為現在每期7000份走出埃及季刊的最原始版本。「從開始有小組,上帝開了一條路,20年後變成今天協會的工作,要感謝教會的遮蓋,也深深領受了上帝愛這個族群的心腸!」

一道潛流 少數持守見證
20年來,「厲姐」可說是同運團體的眼中釘,甚至有同運成員稱她為「頭號敵人」。有次厲真妮在教會分享,就有同運團體來鬧場;不過後來帶團的人也回轉到神面前,就曾與厲真妮一起同台作見證。厲真妮也與同運團體一些成員喝下午茶,互動中傾聽他們的生命歷程,就有人後來寫下「我沒想到竟然跟頭號敵人一起喝下午茶,更一起禱告。」

厲真妮說,走出埃及會成為同運團體的眼中釘,「是因為我們改變了,他們就沒有立足點,推翻天生論,原本天生論就不用談改變,但同性戀可以甦醒蛻變的確是事實!」

她指出,這次20週年主題訂為「一道潛流」,意思就是走出埃及這群人在同性戀群體中是很少數的一群人。「但當同運訴求他們是少數時,我們更是少數,我們這群人是在同性戀不快樂的光景中,至終要選擇走一條不一樣的路。所以同運要談人權的話,為什麼不能選擇走一條新的路、改變的路?要談人權,也請尊重我們。」

回首這20年,厲真妮說:「上帝給我的呼召,不可能不做,但心境上這是又大又難的事,這個應許太大。但我也更深經歷上帝如何愛我,經歷那十架救贖的愛,不然我是走不下去的!」

厲傳道邀請眾教會參與走出埃及20週年聚會,一起學習陪伴同性戀者,也再次領受神對同性戀群體的美好心意。


何謂後同性戀者(簡稱後同)

  • 1. 一群有同性戀傾向,而想離開同性戀生活模式的人士
  • 2. 部分「後同」仍然被同性吸引,但不想繼續在同性戀的路上徘徊,也不以性傾向界定自己的身分
  • 3. 他們最關注和渴望的,不是性傾向有沒有改變,而是全人生命的更新和轉化

3846_伴同性戀群體走出埃及_厲真妮與神同行蛻變之路4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