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若沒有愛 比喪屍更可怕─從電影《屍速列車》看失速的韓國社會

3846-屍速列車-1
圖片提供/車庫娛樂

◎李志偉

「到底是活屍可怕,還是活人更可怕?」韓國導演延尚昊以刻劃人性角度來重新詮釋喪屍片,重點從刺激的人屍追逐,轉為親情面的探討,將喪屍電影提昇到另一個層次。

證券基金經理人碩宇忙於工作導致婚姻岌岌可危,也疏於照顧女兒秀安,讓備感寂寞的秀安只想去釜山找媽媽,碩宇不得已才帶女兒搭上從首爾往釜山的KTX高速列車。碩宇才和女兒上車,喪屍就侵襲了車站也溜進高速列車裡。喪屍病毒很快地在列車上擴散,頃刻間車廂成為一節節的人間煉獄,從首爾到釜山的442公里,成為逃命的失速列車。

列車是韓國社會縮影
首爾,是韓國強而有力的心臟,不斷地跳動引領韓國擠上世界之列,但高速發展之下社會,卻面臨高壓、疏離、功利、孤獨、貧窮、霸凌等社會問題,導演延尚昊巧妙地將韓國社會的縮影投入在《屍速列車》中,藉以諷刺當今日益嚴重的失衡社會。

《屍速列車》裡的每一個角色都象徵著社會上的一種人。證券基金經理人碩宇,是勝利成功組的代表,在公司擔任管理職,住豪宅開名車,但過分投入工作的結果,造成妻子不和與女兒的疏離,功利主義的氛圍下,更是形成一種對人的冷漠。另一位自私的乘客容錫,當喪屍大軍來襲時,罔顧別人死活,踩著別人屍體往上爬,非常冷酷無情。從他告誡秀安,要好好努力學習,不然就會像某位流浪漢大叔一樣時,就可以看出他對於弱小、貧窮的厭惡,也投射了韓國社會因高壓高速發展之下,對於功利的追求,以及激烈的職場卡位戰。

喪屍固然可怕,但恐慌後的人心,似乎更加險惡。片中的其他乘客,如同真實社會上的閱聽大眾,極其容易受到鼓動,在人心私利的情況下,很容易呈現排擠效應。而列車上,不時播放著政府掩蓋事實的假消息,也大大諷刺韓國政府,是否藏匿著什麼?
3846-屍速列車-2

病毒肆虐是人心問題
馬太福音十八章3節:「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回轉,變成小孩子的樣式,斷不得進天國。」列車上唯一的小孩就是秀安,她還沒經歷社會化的洗禮,對於事物充滿好奇,也保有對人性的善良與愛。她的純真更凸顯其他乘客的險惡,在世俗的潛移默化下,是否早已喪失了當初原有的愛心與包容?

勇猛的暖男大叔尹相華,為了即將臨盆的心愛妻子,奮不顧身地與活屍搏鬥,也盡可能地拯救其他乘客,哥林多前書十三章3節提到:「我若將所有的賙濟窮人,又捨己身叫人焚燒,卻沒有愛,仍然與我無益。」他愛他的妻子也付出對人的愛,後來也是為了愛而犧牲自己,然而若這一切沒有愛,那麼這些犧牲也算不得什麼。

喪屍病毒的肆虐,設定從韓國的首都往四周傳開,似乎諷刺著這些人心的問題,是從國家的根本開始腐壞。韓國在韓戰期間,透過基督的愛,降低肉體的痛苦,提昇心靈的層次,也讓基督教在韓國蓬勃發展,引領著韓國朝各方面發展,現今已是亞洲基督徒最高比例的國家,也是世界上第二大派傳教士海外宣教的國家。

但隨著國家高速發展、經濟傲視全球,全方面都進入到一個新的階段時,韓國卻成為「自殺王國」,各種疏離、霸凌問題等充斥在社會上,高壓更讓人喘不過氣來。各種誘惑、性、娛樂等,讓曾經是基督教大國的韓國,似乎在近年出現一些隱憂,年輕人的信仰逐漸流失,不愛上教堂的比例也逐漸攀高。
3846-屍速列車-3

唯有耶穌能讓心富足
哥林多前書十三章2節:「我若有先知講道之能,也明白各樣的奧祕、各樣的知識,而且有全備的信叫我能夠移山,卻沒有愛,我就算不得什麼。」傳道書一章2節:「傳道者說:虛空的虛空,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
如果沒有信仰和主的愛帶領著我們,或許我們就像《屍速列車》裡的喪屍,沒有愛、沒有方向,只剩下求生的本能,以及對人的盲目追逐。在富足的社會裡,我們有許多追尋,很多人花了大半輩子,得到任何他所要的東西,但仍深感空虛,覺得飢渴,唯有耶穌能夠讓我們內心富足。

約翰福音四章14節:「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裡頭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屍速列車》暗諭逐漸失速的韓國,但片中最後生還者,孕婦與小孩,卻也隱喻新的希望,在失速的社會裡,唯有靠主的愛才能走得更為長遠。

屍速列車 Train to Busan
上映日期:2016-09-02
級  別:輔15級
導  演:延尚昊
演  員:孔劉、馬東石、鄭裕美、崔宇植、AN Sohee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