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之下無新事》讓球留在桌上

讓球留在桌上

◎佘日新(逢甲大學講座教授、中衛發展中心董事長)

很久沒當學生了,雖不習慣、卻收穫良多!最近當了八天學生,其中一堂課是聽一個25歲年輕小夥子分享成功與失敗,心想,時代真的是屬於未來一代了!

身高一八九公分的中國大男孩,臉上還帶著稚嫩的害羞,但講起專業來卻一點也不含糊,更厲害的是他的敘事能力!一條故事線是,在他卓越的中國大陸高中成績鋪路下,並未成為通往赴英留學的康莊大道,所有申請失利後,轉向加拿大與美國,最後成為畢業於常春藤名校的學霸。另一條軸線是他與父親間的桌球之旅,父親為了培養大男孩的體育技能,選擇了堪稱中國國球的乒乓,在家中架設了球桌與兒子對打,甚至請了國家級的教練來訓練,讓大男孩練就了一身乒乓絕技。

當致勝不是唯一目標時
大男孩這一身絕技在矽谷實習時,發揚國粹並揚威國際。被來自巴西的同事以「乒乓外交」為由邀約對賽,對方欲展現其極度自信、卻不怎麼樣的球技,大男孩打著、打著,幾次下來就無聊了,因為對方完全不是對手。為了在自己必勝的球局中找到意義與樂趣,大男孩轉念一想,「讓球留在桌上」成為每一手攻防的目標。

當贏球不再限制大男孩的球賽時,乒乓再度成為充滿激情的對打與享受的樂趣。顛覆運動賽事的動機與目標,也顛覆了對事物的視角、意義與價值。許久之後,大男孩回到中國展開自己的教育事業,今年利用十一長假回杭州的家裡,老爸已把塵封的球桌攤開,父子開打新一輪的乒乓賽局。

「乒乓隱喻」給了我三重傳承的啟發:第一,父親對兒子的傳承,一個運動的選擇表達民族的驕傲,這個驕傲由父及子傳承榮耀,最美好的時刻出現在今年的十月一日,兒子邀請老爸再戰,完成了一個傳承的循環;第二,當運動的規則改變時,在小白球的一來一往中,可持續的價值超越了致勝的價值,成全他人的利他行動凌駕在唯我獨尊的個人主義之上,也在過程中建立了團隊與提升了領導力;最後,即便競爭對手的目標設定為「致勝」,當自己的目標設定為「讓球留在桌上」時,乒乓賽事就由技術較高卻利他的一方主導,打一局意義非凡的球賽,其意義與價值遠遠超越1971~1972年開啟中國與美國建交之旅的「乒乓外交」。

學習愛的傳承與分配
如果乒乓球賽的分數是資源的限制條件,一方得分意味著另一方失分,若在夫妻之間、兩代之間、主雇之間、同事之間或廠商之間,直接進行分配就會造成競逐資源的緊張關係。資本主義在廿一世紀之初已現強弩之末,競爭的硬分配已不適用於新世紀的發展規律,也不適合於傳承的過程中以「計較」的視角所進行的觀察、分析與決策。在賽局分數固定的前提下(無法以創意將餅做大再進行分配,亦即,創造更大的可分配資源再行超額分配),「讓球留在桌上」對於內在價值的昇華、人際關係的潤滑與落實傳承的順暢,都具有深刻的啟發。

大男孩在十月一日寄來一張照片與我分享,相片中央是正要發球的老爸。我看了十分感動,我相信大男孩的老爸也很欣慰。我的兒子今年也是廿五歲,我們雖不打乒乓球,但我們在生活中各種形式的一來一往中,學習彼此成全、彼此相愛。改寫此次一位老師不斷重複的話:「家族傳承是愛的傳承,資產分配是愛的分配。」讓球留在桌上是愛的球技,愛使資產超越理性地實現卓越的重分配。

後記:大男孩知道我本週專欄以他的故事為題,特別託我分享一段話給所有家長:您真的在乎「打贏」孩子嗎?可是為什麼屢屢將球擊飛,讓溝通無法繼續呢?將想傳達的東西放到對方的桌前就這麼難嗎?為何每次都被那張薄薄的網給擋住呢?

期待跟家長們一起思考這個問題。大男孩名為鄭作,是上海光華啟迪國際教育的品牌總監。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