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雲書簡即將問世 揭露不為人知的生命掙扎

3848_盧雲書簡即將問世_揭露不為人知的生命掙扎
盧雲神父。(照片來源:Jim Forest / flickr / cc)

【特約記者羅怡婷/編譯】天主教神父盧雲(Henri Nouwen)可謂20世紀最重要的靈修神學作家之一,他雖在64歲那年即因心臟病歸回天家,但聲勢卻在他離世後益加不墜,前後陸續有至少5本自傳出版。盧雲神父著作等身,其中對信仰、孤獨、脆弱、愛、禱告、社會正義甚至性的反思無不深深擄獲讀者的心。

坦承生命的破碎與虧欠
在他逝世20週年之際,一本集結他生前書信的選集即將出版,收錄他生前所寫書信中的其中204封,並以《愛與亨利:靈命書簡》(暫譯,原書名為Love, Henri: Letters on Spiritual Life)為題,而這一篇篇情深意摯的魚雁往返,深刻而動人地描摹出一幅不為人知的盧雲肖像。

終其一生,盧雲共書寫了1萬6千封餘信件,予人忠告、牧養建議、書單、友誼的確據等所在多有,涉獵極廣。他的書寫對象包括友人、同僚、公眾人物、在絕望中寫信給他的陌生人等,凡有求於他者,他幾乎一一題筆回覆。

在一封回覆給當時陷入廉政調查風暴的前共和黨參議員哈特斐(Mark Hatfield)的信中,盧雲寫道:「我的個人生命極其破碎不堪,沾滿罪惡與各種飄忽不定的模稜兩可,以至於虧欠了相當必要的清晰洞見」,「只盼望閣下願意收下這些雜感,當作來自一位對您只有敬重、關愛,迫切希望在艱難時刻給予支持與友誼的朋友。」

總不中斷與每一顆靈魂交流
這些信件可溯及盧雲在哈佛大學與耶魯大學神學院任教時期、在秘魯首都利馬服事貧民時期、在紐約修道院經歷烘烤麵包、付出勞力、長時間默禱的修士生活時期、在離奇車禍後的病榻上,以至於在加拿大多倫多「黎明之家方舟團體」(L’Arche Daybreak)的期間,無論何時,他總不中斷與一顆顆靈魂的交流。

盧雲在黎明之家期間聲譽日隆,但他將生命的最後10年全數奉獻給照料那些重度障礙患者,為他們餵水餵飯,沐浴更衣。

爾恩蕭(Gabrielle Earnshaw)在盧雲文物館負責檔案管理長達16年,也是負責編輯、收錄本次選集的主要編輯。她說道:「對我而言,這些書信最令我訝異之處在於其驚人數量──包括書寫對象的人數與範圍──以及盧雲慷慨回覆的一貫作風。」她留意到盧雲的通信者通常身處人生絕境,但幾十年來盧雲卻對這群最形形色色的來信者一視同仁,將他的慷慨發揮到淋漓盡致。

拉扯盧雲一生的生命課題
《愛與亨利:靈命書簡》收錄的第一封信寫於1973年,當時盧雲在荷蘭,擔任神父已有16年之久。在那之前他曾投身參與過1965年由金恩博士發起的民權運動塞爾瑪遊行(Selma),也早就飽受自己的同性傾向所苦。同性傾向是拉扯盧雲一生的生命課題,也曾為此陷入精神崩潰。他雖未曾公開承認同性戀身分,但一般相信他持守了獨身禁慾的誓言。

盧雲的屬靈忠告經常發自己身經驗,尤其經常談到自我的虧欠與情感的渴慕。他曾在一封鼓舞友人的信中談到「對神委與單純的心智與眼目才是最重要的」,「吾人無力藉著分析思辨來戰勝魔鬼,唯有在上帝毫無保留的愛中才能將魔鬼徹底遺忘。上帝乃是單純無暇,然魔鬼卻是無比複雜。魔鬼喜歡被人分析,好佔據人們的心思。但上帝不同,祂只需要被愛。」

除了個人經驗,盧雲也在信中反覆談到放棄世俗榮華與攻克己身所帶來的全然自由。詩人多瑪斯‧牟敦(Thomas Merton)透過修道院的經歷找到身為人的喜悅,同樣地,盧雲後來也體悟到缺陷不僅是人性的一部份,更重要的是如此的人性早就獲得寬恕,他也因此找到真正的自由。

在方舟團體服事期間,盧雲曾與年齡只有他一半的助理波爾(Nathan Ball)建立深厚關係,並對非同志的波爾生出情愫。盧雲對他的關注過於濃烈,致使波爾斬斷與盧雲的關係,從此避不聯絡。這起事件對盧雲造成重大打擊,之後在神職人員的治療中心休養長達7個月之久。在身心康復後,盧雲將這段對波爾的情感歸類為迷戀,兩人的關係終於獲得修復,盧雲的創作力也在此時達到巔峰。

爾恩蕭表示,選集中的最後一封信寫於1996年8月,也是盧雲離世前的6週左右,而這一篇篇橫跨半生的書簡,為盧雲刻畫了一幅美麗絕倫的畢生寫照。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