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記憶力不到15分鐘 盧建彰看世界不再一樣

3848_母親記憶力不到15分鐘_盧建彰看世界不再一樣
盧建彰與女兒及失智的母親合影,看見生命的兩個端點如何彼此對望。(盧建彰提供)

【記者夏俊明採訪報導】在廣告導演盧建彰就讀高三時,母親經歷一場車禍,造成腦傷,急救後挽回生命,本被判定會成為植物人,但盧媽媽奇蹟似的恢復行動力與意識,就在家人們歡喜之際,卻發現母親可能罹患失智。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記憶力只剩15分鐘。盧家人陪伴著盧媽媽的失智年歲,開始從未想過的第二段人生。

「花時間照顧母親的人,其實是我爸,甚至我爸得跟公司溝通要帶著媽媽去上班。我在外地讀書、當兵、就業直到現在,常常一接到電話就知道要請假趕回家。我已經接過不知道幾張病危通知書了…」20多年過去,他知道自己已在那場車禍裡失去從小照顧他長大的那位母親。同時,他嘗試用更多積極正面的觀點來面對失智的母親。因著與眾不同的生命經驗,讓他自己也有著加倍的生命體會,得以用不同的眼光看這世界,就會發現其實困難的事情其實沒那麼困難,而找到生命的答案才是面對生命難題唯一的路。

熟悉的媽媽不在了
「這幾年媽媽已經慢慢退化,不太溝通甚至不太講話,到現在媽媽不知道我工作做什麼、我結婚了沒」、「媽媽有一次不回家,是因為媽媽跑回去小時候住的老家,而那裏的景物根本就不一樣了…」細數著母親失智後的變化,隨記憶回到20多年前,當還是學生時期的盧建彰理解知道母親失智後,從驚訝走到接納,花了一番工夫。

盧建彰說,母親失智後連生活習慣都不同,從吃辣到不吃辣,從不苟言笑到不時會因為沒有煩惱而笑咪咪的;同時,情緒的波動也很大,因此一直以來對於母親的景況仍會難免感到沮喪與不捨。他會告訴自己,終究熟悉的母親已經離開,因此除了讓自己適時抽離,也導致他現在會習慣性避免衝突性的場面,以免勾起從前母親性情異動時帶來的衝突場面。

「想像一個人整天考了100個考試,但全部都答錯;或是我們找不到失智家人時的恐慌還可以因為最後找到了而紓解,但失智家人是永遠找不到自己…」盧建彰會嘗試體會母親的感受,試著把這化為體諒,如此能讓自己理性上可以過得去,但情感上是無法避免的。

「與疾病不同,失智症是不會痊癒的,唯一終點是生命的結束,但這條路對負責照顧的家屬來說是不知道要走多久的…」盧建彰說,失智症患者的家屬在照顧過程經歷常人難以想像的苦,除了看著家人失智會感到難受,同時自己對失智家人的相處也因為陌生而恐慌。並且,失智家人對於家屬的體貼是根本感受不到也無法回應的。

他讓自己不去記住家人在失智後的不好表現,反倒多去注意因為失智而可能出現的有趣場面,例如他曾經自我調侃母親不記得結婚的事情,他就把妻子和孩子再介紹一遍,並想為有趣的事情。「你可以認為這是苦中作樂,但人生不也都是這樣,但若這樣可以從中找到讓自己成長的養分,何不就去感受這樣的生命能量」。

當經歷母親與父親的生死關頭,盧建彰進入學校絕不會有的人生課程,對社會價值觀造成的恐懼制約也能更看得透徹,從中讓自己擁有不同的眼光與看見。同時也找到,原來聖經真理可以傳講千年,是因為生命的意義與困境是週而復始的,只是人們以為自己進步了,以為賺得錢財就能勝過世界,卻不知仍然躲不過死亡的招喚。

進入學校沒有的人生課程
從中來看,他認為失智的發生或許是上帝讓人去思考生命的其中一種安排。人用自己的醫學延長壽命,神就讓失智發生而減緩生命。

當社會資源越來越多,人變得不僅是軟弱,而成為脆弱,以至於想不開的人越來越多。但在照顧母親的父親身上,卻看到了生命的韌性,憑藉著盧爸爸微薄的薪水,也就這樣拉拔著兩個孩子一路到大學。「從我爸媽的人生,我會問自己,到底還會有什麼比這個更困難嗎?有什麼挑戰無法越過嗎?」因而,他的人生有更多生活體驗與生命體悟,也讓盧建彰對社會與生命的態度與眾不同,「當有人說我的作品是有溫度的,我會相信,那是因著我爸媽讓我擁有不同於一般孩子的人生」。

盧建彰也鼓勵,或許一般人會覺得長輩失智離自己太遠,但為何不多付出關心在身旁已有失智長輩的親友身上?從中,當我們多付出一些關懷,也因此多一些對失智的認知,雖然仍無法避免遇到同樣的景況,但至少可以越過部分的挑戰,而更快找到生活與生命的步調和態度吧。

盧建彰導演

母親記憶力不到15分鐘,盧建彰看世界不再一樣

加論壇報Line好友 好友人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